以色列的孩子们光明节期间会参观位于耶路撒冷的以色列博物馆,且均有机会带一枚“古代”钱币回家,这一习惯已延续了20多年。这种钱币是孩子们在博物馆内的“Youth Wing”活动中心制作的,虽然只铸造了一面,却极为逼真。

不过它们可能有点过于逼真了。

包括《以色列时报》在内的国际媒体上周纷纷报道称,居住在哈拉米什(Halamish)定居点的犹太女孩儿哈蕾尔·哈勒维(Hallel Halevy)发现了一枚极其罕见的2000年前0.5谢克尔钱币。然而相关人士认为,这枚硬币根本不是古币,也没有考古价值,而只是以色列博物馆所铸造的数万枚单面纪念币中的一枚。

周日上午,以色列博物馆考古与古钱币业务的馆长哈伊姆·吉特勒(Haim Gitler)博士告诉《以色列时报》,此前专家对这枚硬币的看法是错误的。

“这枚硬币肯定不是真的古币,甚至称其为“硬币”都有点夸张。”吉特勒说道。他表示自己很确定哈勒维所发现的硬币是近几年光明节时在以色列博物馆制做的,因为硬币上所有的标记都和博物馆中的模具图案100%相符。

以色列博物馆内的纪念币。(图片来源:以色列博物馆供图)

以色列博物馆内的纪念币。(图片来源:以色列博物馆供图)

“至于它到底是2016年还是2015年制作的,这又是另一个问题。”吉特勒称博物馆认为这枚硬币是一枚纪念品而非“赝品”。“你不能称它为赝品,因为它不是有意被制作而冒充真币的。”同时他说道,这种纪念币的制作目的原本就是为教育所用,且故意留下了一面空白,以防混淆。

吉特勒解释道,以色列博物馆每年光明节期间都会举行各种活动,其中一项就是让孩子们自己用铅合金铸造“古钱币”。铅合金是一种柔软的“白色金属”材料,孩子们用一把小锤子击打博物馆提供的小铸模便可以轻松地为钱币塑形。铅老化后颜色会变黑,经抛光后又会发亮。

哈蕾尔·哈勒维在接妹妹从幼儿园回家的路上发现了这枚硬币。整个夏天,这枚硬币都静静地躺在她的“财宝箱”里。直到有一天哈勒维的姐姐看见了,并建议她拿给当律师的爸爸西蒙看看。

钱币可看清的那一面上装饰着呈三枝分叉的石榴图,还有用第一圣殿时期文字写成的“圣城耶路撒冷”(Holy Jerusalem)。硬币看起来又黑又脏,哈勒维一擦就变得很亮,看上去的确很像一枚古钱币。为了了解更多信息,爸爸西蒙向邻居——巴伊兰大学教授佐哈尔·阿马尔(Zohar Amar)求助。他是古代以色列自然历史和日常生活的专家,并且于2004年5月到2009年担任巴伊兰大学以色列研究与考古系主任。

以色列博物馆内的纪念币(左)与哈蕾尔捡到的硬币。(图片来源:供图)

以色列博物馆内的纪念币(左)与哈蕾尔捡到的硬币。(图片来源:供图)

阿马尔对这枚硬币进行了初步的鉴定。他参照自己收藏的考古书籍检查了上面的印刷文字并为其称重,怀疑它是一枚罕见的0.5谢克尔钱币,大约在公元66-70年犹太人反抗罗马统治者的起义期间铸造。

阿马尔对首先报道此事的以色列国家新闻网及随后进行跟进的《以色列时报》记者强调称,他们仍需对这枚硬币进行更加细致的鉴定。他上周日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道:“肉眼看来,这枚硬币很像真的,但是只有经过实验室鉴定才能辨其真伪。”

“吉特勒很可能是对的,但在实验室鉴定结果出来之前,我们谁都不能确定。”他说道。

因哈拉米什为西岸定居点,因而以色列法律规定公民须上交所有考古发现。该法律由以色列政府领土活动协调处(COGAT)监督实施,而上周三这枚硬币被移交给COGAT的一位考古学家。阿马尔称,这位考古学家也认为该硬币是古钱币,并给八岁的哈勒维颁发了一张奖励证书。

《以色列时报》记者询问COGAT考古学家是否认为这枚硬币是古钱币,部门发言人回应称:“一枚第二圣殿时期的钱币上周在哈拉米什被发现。今天(8月27日)这枚硬币已被移交给COGAT考古办公室负责人。在经过必要的检查后,我们将能够提供更多详情。”

然而在以色列博物馆的吉特勒看来,结果并没有什么悬念。

“即便(让我)保守地评价,我也百万分地确信它不是一枚古钱币。” 他说道。

————————

相关阅读:

八岁以色列女孩发现2000年前“半谢克尔”古币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