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五月的一天,8岁的以色列女孩哈蕾尔·哈勒维(Hallel Halevy)在从幼儿园接妹妹放学回家的路上捡到了一个小东西——一枚极其罕见的2000年前0.5谢克尔钱币。

当天,哈蕾尔回到位于哈拉米什定居点(Halamish)的家里后就用谷歌搜索了“古钱币”一词,并且找到了与所拾钱币相符的图片。然后,她把这枚钱币放在了自己的小盒子里,与她珍爱的小镜子和最喜欢的项链一起收藏。“(这都是)小孩子的宝贝。”即将升入四年级的哈蕾尔本周四笑着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

这枚硬币一直静静地躺在盒子里,直到一周前。当时哈蕾尔11岁的姐姐看到了这件宝贝,并建议她应该拿给爸爸看一下。

“我意识到这可能是一枚真正的古钱币。” 担任律师的哈蕾尔爸爸——西蒙说道。但因自己没有受过专业的鉴定培训,西蒙便用手机拍下了钱币的照片,发给了巴伊兰大学教授佐哈尔·阿马尔(Zohar Amar)的太太。

阿马尔是一位专门研究古代以色列动植物的历史学家,曾写过考古遗址Chubalta地区榨酒机遗迹的文章,而此次的这枚硬币也是在那附近被发现的。阿马尔第一眼便被照片所吸引,并让西蒙将硬币带到他家,好让他与同样通晓考古知识的太太塔玛尔(Tamar)一起研究。

哈蕾尔发现的半谢克尔硬币近照。(图片来源:供图)

哈蕾尔发现的半谢克尔硬币近照。(图片来源:供图)

阿马尔夫妇第一眼见到钱币时认为这是一枚一谢克尔的硬币。

阿马尔夫妇将其与数枚硬币样本进行了比对,但最终决定通过称重来验证其真伪。令人失望的是,称重的结果不是他们所期待的14克,而仅有7克整。他们意识到这是一枚为圣殿祭祀所用的0.5谢克尔硬币。

阿马尔认为这枚硬币铸造于公元66-70年犹太人反抗罗马统治者的大起义期间,彼时第二圣殿尚未被摧毁。然而要精确地判定其年代却比较困难,因为这枚硬币只有一面是清晰可辨的。这可能是因为另一面本来就未经铸造,也可能是因为硬币随着时间流逝而被磨损。可看清的那一面上刻有呈三枝分叉的石榴图,四周的环绕文字是用第一圣殿时期希伯来文写成的“圣城耶路撒冷”(Holy Jerusalem)。

有趣的是,以第一圣殿时期的文字书写意在激起人们对早期犹太君主制的怀旧情绪。第二圣殿时期的人们也了解这种文字,但并不典型。除硬币外,在库姆兰地区发现的《圣经》死海古卷中有小部分内容也以这种文字书写而成,近期考古学家亦发现死海古卷中的一卷非《圣经》内容也是这种书写形式。

死海古卷中的十诫部分。(图片来源:美联社/Dan Balilty)

死海古卷中的十诫部分。(图片来源:美联社/Dan Balilty)

圣殿山考古学家扎奇·迪维拉(Zachi Dvira)表示:“这些0.5谢克尔的硬币主要用于支付犹太战争时期圣殿税,且它们代替了之前使用的提尔谢克尔(Tyrian shekel)。同时,这些硬币似乎是圣殿山上的宗教机构自己铸造的。”

“《出埃及记》(30:13–15)中也提到过,每位男性每年需向圣殿交纳0.5谢克尔。”迪维拉说道。这种捐赠方式不仅能充实圣殿金库,也在第二圣殿时期被用于开展人口普查。每位犹太男性在每年犹太历阿达尔月第一天都要纳税一次。(据《新约》的《马太福音》记载,生活于公元前4年至公元33年的耶稣相传在捕获的鱼嘴里奇迹般地发现了硬币,并以此交纳了自己的圣殿税。)

犹太人反抗罗马起义首年时所使用的银币已拍出100万美元高价。(图片来源:Ancient Art, Flickr)

犹太人反抗罗马起义首年时所使用的银币已拍出100万美元高价。(图片来源:Ancient Art, Flickr)

阿马尔告诉以色列国家新闻网道:“犹太人因反对使用提尔人的硬币而铸造了自己的硬币,目的是强化象征主义和民族主义;且他们在圣殿中只使用这种硬币,因为其含有的银品质非常高。”这也是犹太人首次以银铸币。

第二圣殿于公元70年被毁,但这种捐赠习惯却保留了下来。如今在普林节之前,犹太人还是习惯性地捐赠0.5谢克尔。

阿马尔表示,尽管此类硬币在以色列其他地方也有发现,“但(在哈拉米什的)发现引起了(学者)极大兴趣,因为出土区域曾是非常大的中心(地带),且此类硬币也为犹太人参与起义的说法提供了证据。”

2017年8月,哈蕾尔在发现硬币的遗址附近。(图片来源:供图)

2017年8月,哈蕾尔在发现硬币的遗址附近。(图片来源:供图)

现代哈拉米什(亦名为Neve Tsuf)定居点建立于40年前,坐落于撒玛利亚地区西南部,曾为罗马帝国在以色列地区的中心交叉地带,是人们往来于凯撒利亚和耶路撒冷之间的通道。该考古遗址距哈蕾尔发现硬币的地方有数百米远,那里有证据表明,犹太人曾于罗马统治时期(包括犹太人起义)至伊斯兰时代早期在此居住。

“这里是朝圣者前往耶路撒冷的必经之地。罗马人知道,如果要攻克耶路撒冷,他们必须首先镇压从这里前往耶路撒冷的犹太人。”阿马尔告诉以色列国家新闻网的记者道。

以色列法律规定,所有考古发现都必须上交政府。因此这枚硬币已于本周三被移交至以色列政府领土活动协调处(COGAT,监管着以色列在西岸的政府活动)。作为奖励,哈蕾尔获得了一张证书。

2017年8月23日,哈蕾尔手持证书与考古学家合影。(图片来源:供图)

2017年8月23日,哈蕾尔手持证书与考古学家合影。(图片来源:供图)

哈蕾尔称,刚开始知道自己要把硬币交出来的时候有点伤心,但随后就克服了这种情绪。在被问到保存具有如此历史意义的文物有何感觉时,哈蕾尔表示:“我觉得太棒了!上面写着‘圣城耶路撒冷’,太令人兴奋了。”

————————

相关阅读:

加利利地区出土两千年前石器加工遗迹

大卫城附近发现第一圣殿时期巴比伦人入侵遗迹

南内盖夫地区发现1600年前酒榨装置

以色列罗什艾因地区发现2700年前供水系统遗址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