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ITA——从Avivim到Rosh Hanikra, 一名54岁的景观建筑师正在与黎巴嫩的边界上靠斩断悬崖、提高护坡高度、清理灌木丛等方法重塑地势,以阻挡恐怖分子,保护该地区的以色列居民。

这位建筑师是以色列国防军第300区域旅的首席工程师埃利亚胡·加巴伊(Eliyahu Gabay)少校,守卫着黎以边境西段的安全。(第769区域旅保护着东段。)

加巴伊将土耳其咖啡放在新建成的护堤上,视线穿过以色列安全围栏,穿过以明亮蓝罐标记的联合国边界,抵达黎巴嫩。那里,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恐怖组织——真主党变得更强大、更加训练有素。他们威胁称将在未来的冲突中派特工跨越边界,抓捕另一边的小型以色列群体,并对其进行屠杀,或使他们成为人质。

来自黎巴嫩的危险早于真主党控制时期。例如,在1974年的马阿勒(Ma’alot)大屠杀中, 包括22名小学生在内的31名以色列人被三名从黎巴嫩进入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恐怖分子杀害。随着真主党获得更好的训练条件和资源,从他们与俄罗斯和叙利亚军队协同参与叙利亚内战时,跨境袭击的危险就已只增不减了。

2017年3月22日,Hanita基布兹附近的黎以边境。(图片来源:朱达·格罗斯/以色列时报)

2017年3月22日,Hanita基布兹附近的黎以边境。(图片来源:朱达·格罗斯/以色列时报)

“现在情况不同,不是一个人潜进幼儿园,而是20至30个士兵进入一个基布兹。”他说道。

加巴伊称,如今以色列的主要关切是地面阻断方面。以色列国防军不相信真主党有如哈马斯在加沙地带挖掘的跨境隧道。真主党在黎巴嫩确实有隧道和掩体等地下基础设施,但这些并不是他们关心的边界障碍因素。

去年,以色列北方指挥部的一名高级官员称以色列的边防措施“不充足”。

因此,以军在战斗工程部队(Combat Engineering Corps)项目下设置了新项目“Organization of the Region for War”(意为“战区组织”),以这个用简单名字命名的举措来加固防护屏障。这一项目的内容则包括构筑物理障碍和开展训练。

“我们需要一个重要(有效)的屏障,以防止有人渗透和侵入我们的社会和领土。”一名官员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说道。

2016年4月20日,以色列国防军在黎以边境附近的基布兹Misgav Am观察情况。(图片来源: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视频截图)

2016年4月20日,以色列国防军在黎以边境附近的基布兹Misgav Am观察情况。(图片来源:以色列电视台第二频道视频截图)

加巴伊有一系列可供使用的工具来巩固边界。他可以切断山丘的一边形成一个悬崖,可以挖一个沟槽,可以堆积泥土建成土方护堤;如果其他一切措施都失败,他还可以放置混凝土障碍物。由于预算限制和安全考虑,军队同时与士兵和民间承包商合作来完成工作。

“根据对地面分析情况和可用预算,我们在每一块土地上都建立了一个我们认为合适的障碍。”他说道。

在将这种情况与城市建筑做比较时,加巴伊称:“他们曾(在以色列)建造三层建筑,现在我们则建70层高的楼。这是在现在的情形下利用现有资源的做法。“

这些防御措施也必须适应具体的威胁:一个区域可能更容易被渗透,需要预防性障碍;而另一个区域可能适合狙击,就需要其它的解决方案。”

在军队对这些威胁的评估发生变化时,防御手段也必须随之改变。因此加巴伊称,第300区域旅已经在所负责的不到50公里边界范围内开展了“数千公里”的工作。

“而且明年这些工作会看上去完全不一样。”他补充道。

不战而屈人之兵

54岁的加巴伊比其他少校年龄大,共在以色列国防军中工作了二十年。“我正有幸做着自己最擅长的和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他说道。身为空手道练习者,加巴伊还似乎喜欢对他的工作进行禅宗描述。

2017年3月22日,少校埃利亚胡·加巴伊站在基布兹Hanita旁的防护坡上。(图片来源:朱达·格罗斯/以色列时报)

2017年3月22日,少校埃利亚胡·加巴伊站在基布兹Hanita旁的防护坡上。(图片来源:朱达·格罗斯/以色列时报)

“不战而屈人之兵。”他引用中国古代军事军事家孙子的名言道。

加巴伊曾于1982年和2006年两度抗击真主党,并认为以色列还能以这种方式与真主党对抗更长时间。

“我希望我不会(必须打击真主党)。但如果事与愿违,我的孩子肯定会加入战斗。这是我们的战争。”他说道。不过,他坚称自己不会对真主党抱有个人层面的仇视。

“我没有敌人,”他表示,“地球是我的敌人,我知道如何与她说话,我们相处得很好。”

去年,加巴伊与Hanita基布兹外的山丘进行了“对话”。他将Hanita与黎巴嫩边界之间一座山丘的一部分削成一座10英尺(约3米)高的悬崖,这样任何想要攻入基布兹的人都必须先攀登上来。

2017年3月22日,基布兹Hanita附近的黎以边境。(图片来源:朱达·格罗斯/以色列时报)

2017年3月22日,基布兹Hanita附近的黎以边境。(图片来源:朱达·格罗斯/以色列时报)

“进攻的人需要花费一段时间才能攀过障碍,能给我们更多的时间做出反应。”他说道。此外,他还通过将灌木丛生的山体变成修整一齐的岩石面的方法来提高边界附近地区的可见度。

“我们可以看到那里发生了什么,现在我不需要其它设备。”加巴伊说道。他所指的设备便是以色列国防军中可以探测边境的秘密高科技设备。

真主党也正密切地观察着加巴伊与地面的“对话”。他表示,真主党总是监视他的加固措施。

“这很正常、很常规,是常见方法。”加巴伊解释称,“尤其现在,真主党已经是黎巴嫩军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加巴伊住在北部城市纳哈里亚,这里在黎巴嫩的导弹射程范围内。不过他尽管能最先知道真主党带来的威胁,却表示边界现在很安静,记者无需穿戴特殊防护设备也可前往该地区。

黎巴嫩军在黎以沿线修建的观测塔。(图片来源:Ynet截图)

黎巴嫩军在黎以沿线修建的观测塔。(图片来源:Ynet截图)

“是我们创造出了这些(冲突),我们必须停止这样做。如果人们不宣扬真主党,事情就不会那么大;人们不宣扬哈马斯,事情就不会那么大;如果媒体控制自己,没有让他们变得如此强大,那么我们的环境就会更好。”他说道。

本月初,真主党下属媒体Al-Manar播放了一份特别报告,展示了以色列国防军为准备与真主党在未来开战而进行的边境防护工程进展,镜头中以色列各种防护堤与混凝土防护装置展露无遗。真主党称,尽管以色列在边界上建造了“虚幻的防护”,但其势力依然可以渗入这个犹太国家。

加巴伊并没有因为他和他的团队正被监视而特别沮丧,还认为这是以色列和真主党正在玩的“猫和老鼠”游戏的一部分。

“正如我调整自己的计划一样,他们也正在调整自己的位置。那是比赛的规则。”他说道。

然而加巴伊补充道:“真主党,或任何想要跨越边境的人,都会惊喜地被绊倒。”

——————

相关阅读:

真主党黑客称已侵入以色列安全监控系统

女兵开坦克:以军装甲兵团首次培训女兵

以色列空袭叙利亚军事力量及真主党武器车队

伊斯兰国对以色列的威胁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