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坦患有严重的自闭症,他在父母的陪同下在耶路撒冷的一家医院接受研究员的大麻提取物治疗。医院神经小儿科主任阿迪•阿然博士表示,该项目将在120名自闭儿童与年轻成人身上测试大麻成分的药效,是世界上同类研究中的首创。这项研究益于以色列先进的大麻研究,引起了科学界与自闭症儿童家人的兴趣。

阿然表示:“我们的等候名单已满,许多来自以色列各地的家庭都想要参与这项研究。他们希望这种疗法就如朋友与其它家庭所说的会有成效。”

自闭症是一种神经发育障碍,其症状包括沟通与社交能力受损、强迫症与重复性行为。这种疾病通常发生在婴儿期或幼儿期,并且会逐渐恶化。比如,埃坦就完全不能讲话了。自闭症的病因很难找到,也没有现成的疗法。阿然表示,全世界与以色列自闭症的发病率已近1%。

大多数自闭症儿童现在在接受抗精神病药物治疗,这种疗效并不好,还会产生有害的副作用。埃坦的父亲阿维夫表示,埃坦在接受了之前的治疗后不停地吃东西,变得过度肥胖。阿维夫表示,有的疗法使埃坦的病情恶化,还导致他乱发脾气。

开展目前研究的动力来自之前对癫痫的研究以及阿然用大麻提取物来治疗约70名自闭症患者取得了一定的成效。研究发现,大麻提取物用于治疗癫痫是安全有效的,约有20%的自闭症儿童患有癫痫。在研究大麻提取物治疗癫痫的药效中,研究人员认识到这种药物也能治疗自闭症的一些症状。

尽管患者家人与医疗界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但目前仍缺乏大麻产品治疗安全性与有效性的证据,这也使得该研究难以持续开展。

阿然表示:“许多家庭要求采取大麻疗法,他们在网上看到知道是有效的,但医生们无法拿出证据来支持这种疗法。不是只有我们才面对这种困境,世界上有许多医生也是如此。”

为该研究提供大麻提取物的Breath of Life制药公司CEO塔米尔•吉多(Tamir Gedo)博士表示,卫生部对医用大麻采取了先进、科学的方法,鼓励开展进一步的研究。

吉多表示:“以色列卫生部集中了大量精力来研究大麻疗法的证据,也很乐意采用这种疗法。世界上其它国家的卫生部则犹豫不决。”

阿然表示,获得卫生部的批准比预料中要容易得多。

吉多表示,以色列有大量熟悉医用大麻并对其持开放态度的科学家与临床医生、强大的生物技术行业,以及支持这项研究的领先医药机构与大学的研究人员。

Breath of Life能够分解大麻植物,从中提取大麻素,用于研究以及医疗。大约有140种大麻素,最有名的是四氢大麻酚或称THC,即大麻的主要精神刺激成分。

吉多表示,世界上能够进行大麻提取的设备太少,大部分都只能小规模进行。

吉多谈到公司时表示:“我们能提取所有的大麻素,并分离和增强它们。它不是大麻设备,而是意外生产出大麻素的药物设备。”

吉多表示,世界上有上万种大麻,以色列就有超过100种,同一批的大麻素的差别就非常巨大。这就使得提取过程要精准可靠。临床医生与研究员可以测试哪种特定成分或哪些比例的成分是最为有效的,监管者只需批准化学分析一致的药物即可。如果研究结果证明大麻疗法是有效的,吉多希望能够在一年或一年半内获得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的官方许可。

耶路撒冷Shaare Zedek医疗中心的研究员最常派发的是一种名为大麻二酚或CBD的大麻素,这是除了THC以外大麻植物中最主要的两种成分之一。CBD没有神经刺激性,并且有抗THC性。医用大麻中的CBD水平相对较高,然而外面所售的毒品中THC的水平则更高。Shaare Zedek的参与者将服用CBD与THC以20:1的比例溶解在橄榄油中的混合药物,这一水平被认为对儿童是安全的。吉多表示,少量的THC将增强CBD的药性。

尚未清楚CBD与其它大麻素将如何治疗自闭症与其它疾病患者。阿然表示,CBD能够通过影响大脑中的5-羟色胺受体来减少焦虑与抑郁。与THC搭配使用效果可能会更好,因为这两种成分作用于类似的神经末梢,当CBD对抗THC时,就能延长药物作用于神经突触的时间。

大麻素的副作用较温和,取决于所用的特定成分以及比例,包括困倦、睡眠增多与腹泻。

参与者将服用纯大麻素进行治疗,换句话说,是从其它多种大麻素或完整的大麻提取物中提取出的以20:1的比例混合的THC与CBD。完整的大麻提取物还包括CBD与THC以外的低浓度大麻素,由于“随行效应”中化学成分的协同作用,疗效可能更好。

吉多表示:“现在没人知道哪种大麻素或活性成分对其它成分有增强作用。现在有很多种理论,但这还是未知的问题。”

参与者将连续12周服用一到两种混合物或安慰剂,之后4周停药,再连续12周服用第二种混合物或安慰剂。安慰剂中只有调味后的橄榄油。参与研究的患者年龄在5到29岁,患有中度乃至重度自闭症。有的患者已出现自残行为,当前治疗无效的患者占到约40%。他们在参与研究之前、经过第一个治疗期、第一个清除期、第二个治疗期后都会被评估。看护人与老师们也将报告患者的行为。这是一项双盲研究,意味着参与者与研究员都不知道研究期间他们正在服用的是哪种混合药物。迄今,已有13名参与者开始了治疗。

研究人员希望最终能确定哪种成分、哪种比例的药物是最为有效的,以及疗效最好的患者。

家有自闭症儿童的以色列家庭对于该疗法抱有很大期望。埃坦在医院接受评估,将在第二天开始服用其中一种药物或安慰剂。他的父亲阿维夫在看了电视上对类似疗法的报道后很感兴趣。该疗法尚未合法,参与研究的患者和家属没有露脸以免泄露身份。阿维夫通过在线搜索来跟进治疗。

阿维夫表示:“我们从电视与新闻中获取了大量信息,接受该疗法的患者都能讲话了,只有没有疗效或效果显著两种情况,没人提到病情会恶化。”

他们是被一名精神病医生推荐参加这项Shaare Zedek研究的。埃坦的母亲瓦尔达表示,精神病医生给埃坦开了各种各样的抗精神病药,但毫无效果,还产生了副作用。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大麻合法化或将推动医用大麻研究

特拉维夫大学:大麻可促进骨折愈合

本古里安大学:自闭症基因研究有新发现

中以合作自闭儿童行为干预中心在无锡成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