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ifaz基布兹(犹太通讯社)——人人都说,埃隆·布迪(Eilon Bdil)本人对大麻毫无兴趣。

不过作为Elifaz基布兹的业务经理,布迪深信这种药草有其好处。他认为医用大麻是振兴这一偏远内盖夫社区的难得机会。

“这次的大麻淘金潮必须为我们带来成功。”他说道,“我们实在别无他选。我们需要头脑灵活的年轻人来到这里,而医用大麻正是吸引他们的关键。”

Elifaz只是众多寻求加入以色列新兴医用大麻行业的基布兹和数百家当地公司中的一个。这些组织在经历了数十年的经济低迷后正做出“豪赌”,认为这一行业可复苏当地经济,甚至改善人们的生活方式。

以色列政府今年二月对允许出口医用大麻的法律给予了鼎力支持,此后该国的“大麻热”便如雨后春笋般涌现。预计以色列议会将在今年夏天使该举措合法化,一些业内人士则认为这一进度最快会在本月内实现。如果一切如此,以色列的企业或将有机会进入这一发展迅猛、价值数万亿美元的全球行业中,可谓突如其来的大好时机。

出口是使以色列成为世界医用大麻领导者的宏大政府计划中的一部分。以色列医用大麻组织(Israeli Medical Cannabis Agency)负责人尤瓦尔·兰斯切夫(Yuval Landschaft)表示,远不止700余家公司已申请了种植、生产、分销和销售医用大麻的官方许可。他还称,该机构今年底或将能向首批医用大麻新农场或生产工厂发布正式许可。

“我们真的即将进入圣地的医疗化时代。”兰斯切夫表示,“《妥拉》曾从以色列传扬出去。如今医用大麻也将如此。”

2017年8月9日,埃隆·布迪在Elifaz基布兹的高处。(图片来源:安德鲁·托宾)

2017年8月9日,埃隆·布迪在Elifaz基布兹的高处。(图片来源:安德鲁·托宾)

以色列的基布兹在该国的建立与建设过程中扮演了举足轻重的作用,却在20世纪80年代的国家经济危机期间陷入了社会和经济窘境,许多年轻人也纷纷从基布兹搬去了城市里。基布兹随后也进行了大范围改革,改变了其社会主义的根基,允许成员享受不同的薪资待遇,因而现有的约250个基布兹也普遍得到了稳定发展。

坐落在以色列南部阿拉瓦(Arava)沙漠谷地的Elifaz是目前唯一一个已种植医用大麻的基布兹,也是以色列政府2010年批准种植医用大麻的八家农场之一。(吸食娱乐用途的大麻如今在以色列仍属违法行为,不过最近已大幅被合法化)。

迄今为止医用大麻交易对Elifaz的100余名成员和儿童而言获利并不算太多,其绝大部分收入仍来源于椰枣和柚子种植及旅游业。

出生在Elifaz的布迪回到了这里养家糊口,现年42岁。他表示希望过去几年的种植经验会在药用大麻开始出口时为Elifaz带来成功,同时也可从与其他基布兹的紧密关系中获益。他还表示, Elifaz有一天或许会像生产椰枣蜜和椰枣酒一样,生产大麻提取物、大麻霜和大麻润滑油等加工产品。

37岁的Elifaz秘书尼尔·诺贝(Nir Lobel)称,Elifaz已就医用大麻买卖一事进行了投票,部分原因在于,这种做法似乎是升级传统基布兹精神的自然之道,同时他们也希望能借此吸引新一代群体。

“我们是先驱者,这(医用大麻种植)也是个新征途。我们都是农民,而这就是农业。我们关注价值,这也是帮助遭受痛苦之人的方式。”诺贝表示。

以色列八大大麻种植者之一、医用大麻企业BOL Pharma所有者哈盖·希勒曼(Hagai Hillman)则表示,多数涌入该行业的基布兹和企业都表现得过度乐观。

“对那些没有资金的基布兹而言,医用大麻将不会是解决办法。为了在市场中生存下来,你需要有大量的资金;而若没有垂直整合,你就会亏损。”希勒曼说道。同时他还建议盈利企业需控制从农场到药店的医用大麻供应链。

“许多农民认为这就像是种植甜瓜一样(简单)。但这个行业的未来趋势将会是医疗化。”

没有几个基布兹能比Ruhama更好地体现出这一趋势的精神。Ruhama在以色列建国前的1943年便成立于加沙边境附近,目前其主营业务为毛刷厂KR Hamivreshet,却正挣扎在亏损边缘。基布兹约200名成员中多数都是退休年龄的老人。

Ruhama秘书拉恩·费德曼(Ran Ferdman)是40岁的第三代基布兹人。他表示Ruhama内部以压倒性优势的投票支持与研究人员合作进入医用大麻行业,且大多数人都希望能借此赚回他们在Ruhama债务危机期间花光的退休金。

“他们认为Ruhama将永远存在,年轻一代可以照顾老年人。”费德曼表示,“不过如今人人都必须照顾自己。”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大麻合法化或将推动医用大麻研究

以色列研究发现:大麻可治疗创伤性脑损伤

希伯来大学成立大麻研究多学科中心

以色列Kanabo 公司为医用大麻使用者提供雾化配方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