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以色列贝特赛达挖掘项目(Bethsaida Excavations Project)成员在加利利湖北部发现了一片装饰华丽的小陶片,对陶片图案寓意的激烈争论便由此展开。

“有人看到一个人坐在座位上,座位旁还有一人。还有人看到一些性爱的东西。”该项目负责人、内布拉斯加大学奥马哈分校宗教与哲学教授拉米·阿拉夫(Rami Arav)博士笑着说道,“但我说,‘不,陶片图案不可能关于性爱。一定是别的东西’。”他本周在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回忆道。

以色列《国土报》最近报道称,在这片有2300年历史的陶片上,“别的东西”就是女神雅典娜从其父亲宙斯的头中诞生、女神狄俄捏和阿芙洛狄特在旁观看的画面。该陶片是一个罕见的复制品,所复制的是帕特农神庙(Parthenon)东部三角墙处的浮雕。帕特农神庙于公元前432年完工,是为供奉雅典娜而修建的大理石庙。

这并不是在e-Tell遗址(贝特赛达和古城基述城Geshur所在地)的第一个重要发现。自1987年以来,阿拉夫一直在贝特赛达挖掘项目的资助下在此地开展挖掘工作,该项目小组由来自18个国际机构的30名学者组成。该遗址最重要的发现之一是现在以色列博物馆内展出的一座公牛石碑。石碑于1996年被发现,彼时矗立在基述城入口处的祭坛顶端。2014年,该项目小组又发现了一枚罕见的罗马硬币,为亚基帕二世(Agrippa II)于公元85年发行的,硬币上刻有“Judea Capta”的字样,以纪念罗马打败犹太起义者和耶路撒冷圣殿的毁灭。

在贝特赛达发现的公元85年Judea Capta硬币,上印有罗马帝王图密善的头像。(图片来源:Hanan Shafir)

但是,这片7.5 厘米*3 厘米的“雅典娜” 陶片上展示的场景几乎与其描绘的神话一样具有传奇色彩。为了将图案拼凑在一起,挖掘摄影师哈南·沙菲尔(Hanan Shafir)利用了反射转换成像(RTI)技术。这也是当今考古学界越来越常用的一种方法。

贝特赛达挖掘项目联合负责人拉米·阿拉夫。(图片来源:供图)

RTI摄影技术基于2001年惠普实验室科学家汤姆·马奥兹本德(Tom Malzbender )和丹·盖尔布(Dan Gelb)过去几年内研发的一项技术而成。为了创建特殊的合成图像,光源会在被拍照物体的周围以同等距离移动,因此该物体在变化的光照条件下将被拍摄48次。

非营利组织Cultural Heritage Imagine表示,这项技术的主要原理为:“在每张照片中,光都是从不同的可知或不可知方向投射出来的。这一过程就产生了同一物体在不同焦点和阴影下的系列图像。”

“一个特殊的软件会将所有48张照片合成一个活动图像。”沙菲尔说道。摄影师可以选择黑白两色、对焦于形貌等不同模式下光源最佳的照片。“结果便是对模拟3D图像的照片进行的数字化改进。”尽管该技术在实验室条件下的效果最佳,但它亦可被用于挖掘现场。

2014年,沙菲尔向以色列博物馆的纸张保护负责人迈克尔·马根(Michael Maggen)学习了RTI摄影技术,之后在自己拉马特沙龙(Ramat Hasharon)实验室内的陶片上使用了该技术。为了更清楚地观察陶片,他消除了所有颜色并增强了照片的形貌感,并得出了一个“闪亮”但清晰的图像。海法大学博士后史蒂芬尼·佩鲁索(Stefany Peluso)对沙菲尔的研究结果进行了分析。

“今天,科技在多个方面帮助了考古学;它可以放大你看不到的东西,或帮助考古学家在电脑上搜索肉眼看不见的东西。”阿拉夫说道。

2013年加利利湖北部贝特赛达挖掘地出土的希腊风格油灯在RTI技术下的图案。(图片来源:Hanan Shafir/ 贝特赛达挖掘项目)

来自遥远国度的纪念品?

这片陶片是如何来到加利利湖地区的?这比陶片图案的内容更令人费解。《国土报》报道称,帕特农浮雕中唯一流传下来的另一件复制品是在雅典25千米以外的依洛西斯(Eleusis)被发现的。

阿拉夫表示,此次的这片黑色与浅棕色或红色相间的贝特赛达陶片可能追溯到公元前2世纪,可被看做“阿普利亚陶器”的当代复制品。阿普利亚(Apulian)陶器绘画风格源起于公元前7世纪的意大利南部,具有典型的“希腊骨灰瓮”特点。

希腊雅典的帕特农神庙。(图片来源:CC BY-SA Charles P., Flickr)

然而阿拉夫亦称,帕特农神庙的贝特赛达复制品很可能来自腓尼基海岸,正如今天的欧美奢侈品可能生产于亚洲一样。

阿拉夫称,我们可以从这片陶片中了解许多贝特赛达居住者的情况。“尽管当时的人远离雅典、罗马等全球文化中心,尽管没有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等如今我们认为与世界相连接的各种设施,但通过陶片我了解到,他们仍然紧密相连。”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