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0年,以色列故土迎来2000年以来的首位犹太管理者——赫伯特·塞缪尔(Herbert Samuel)。彼时,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激动万分,许多人相信弥赛亚已经到来。因此,塞缪尔在担任高级专员的第一年时,他到胡瓦会堂(Hurva Synagogue)参加祈祷并背诵了《以赛亚书》的其中一段“你们的神说,你们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会众一时间泪流满面。

但犹太人并没有想到塞缪尔极度渴望证明自己是个公正的管理者:他限制犹太人移民到巴勒斯坦,并任命一个宣扬阿拉伯民族主义并且在二战期间与纳粹密切合作的人为耶路撒冷大穆夫提(伊斯兰宗教领袖)。

耶路撒冷赫伯特·塞缪尔酒店的金色大厅展出了这名巴勒斯坦高级专员的照片以及其他引人注目的历史性照片和文件。这家时尚的酒店位于耶路撒冷第三古老的街区Nahalat Shiva,它与另外三个全新的景点一起,如今已成为游客在耶路撒冷又一个游览之地。

当时许多人本打算于1869年搬入Nahalat Shiva,但由于该街区地处没有任何防护的荒野,居住在拥挤肮脏且疾病肆虐的老城的潜在移民对这里望而却步。等到终于搬进来之后,他们却被深深吸引了。这里的单层建筑共用一个院子,孩子们嬉戏玩耍,母亲们则闲话家常,交流烹饪心得。

Nahalat Shiva地区的Yoel Solomon街。(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Nahalat Shiva地区的Yoel Solomon街。(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然而,几十年之后,这个历史街区严重老化,有碍市容。因此上世纪70年代初期,市政府决定将其拆毁。不过耶路撒冷人奋起反抗,最终大部分街区得以修复。

一栋11层的高楼被赫伯特·塞缪尔酒店取而代之。这座高楼最后的租户是锡安酒店和工人银行。如今面向广场的银行得以保留不变,但大楼的其他部分则经过了全面整修,并在去年年中重新开放,这座富有情调的酒店也拔地而起。客人可在顶层一边享用早餐,一边饱览城市美景。

沿着Yoel Moshe Solomon大街走到旧街区中心,游客便来到Kikar HaMusica(音乐广场)。这里曾是一个热热闹闹的广场,后来沦为公厕。如今,经过大规模的清理和整修,广场上各色餐馆和咖啡店林立,食客和路人还可欣赏各种风格的室外现场音乐。

Nahalat Shiva街区的音乐广场。(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Nahalat Shiva街区的音乐广场。(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Kikar HaMusica是法国风险投资商劳伦特·利维(Laurent Levy)与音乐家伊利达·利维(Eldad Levy)携手打造的项目。两人并无血缘关系,但是都有同样的梦想:既然音乐具有治愈灵魂、触动心灵及团结人们的功效,耶路撒冷的市中心就应该有音乐。

利维还在广场周边入手房产,并计划建立一个音乐学校和音乐主题酒店。但广场另外一项大业——独一无二的希伯来音乐博物馆已于去年四月起开始启动并正持续运营。

几千年来,犹太人在世界各地流浪,他们接触到各式各样的乐器和这些乐器发出的乐声。希伯来音乐博物馆就展出了其中数百种乐器,有几个更是来自2500年前尼布甲尼撒二世的宫廷。不妨想象一下当时的情景:传令官大声宣布:“…… 你们一听见角、笛、琵琶、琴、瑟、笙,和各样乐器的声音,就当俯伏敬拜尼布甲尼撒王所立的金像。”(《旧约 但以理书》3:5)

希伯来音乐博物馆内收藏的是各时期流散的犹太人所使用的乐器。(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希伯来音乐博物馆内收藏的是各时期流散的犹太人所使用的乐器。(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游客可以选择跟团游,也可以戴上耳机和电子设备一个人四处参观。无论哪种方式,他们都能了解这一百多种乐器的历史、传统和发展,聆听那些最终演奏出犹太音乐和以色列音乐的声音。此外,游客还可以观看做工精良的多媒体展品并尝试令人着迷的游戏。

哪怕游客对音乐并无兴趣,博物馆的七个展厅也大多设计精美,依然值得一游。游客可以从中亚(当然,也包括巴比伦王国)开始,然后依次前往摩洛哥、伊拉克-叙利亚、巴尔干半岛、欧洲和非洲-也门展厅。

希伯来展厅是最后一站,这里展出了一座庙宇的模型,或者说是第一圣殿和第二圣殿构造的结合体。游客可以在里面进行虚拟旅行,穿越时空观看利未人(Levites)演奏音乐。

游客们在希伯来音乐博物馆的希伯来展厅里参观。(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游客们在希伯来音乐博物馆的希伯来展厅里参观。(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穿过所罗门大街,耶路撒冷首家素食餐厅生意正红红火火。该餐厅只提供纯素食,甚至连蜂蜜也被排除在食材外。这家餐厅的老板还拥有另外一家人气素食餐厅Village Green。

我们原以为素食主义者是“健康”的代名词,但顾客的健康只是餐馆老板巴里·斯布尔(Barry Sibul)的第二个考虑因素。他表示,经营这家餐厅是出于不愿残害动物的道德考虑。素食主义者已经发现了大量美味的肉类、鸡蛋和奶酪替代品,而这家餐厅的菜单也丰富多样,食物既可口又健康。餐厅坐落在该街区最早的一栋房子内,花园里还有一颗巨大的桉树。

Nahalat Shiva街区广受欢迎的素食餐厅Village Green。(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Nahalat Shiva街区广受欢迎的素食餐厅Village Green。(图片来源:师穆埃尔·巴尔-阿姆)

当疲惫的以色列人声称他们想移居他乡去任何别的地方时,我就会把他们带到Nahalat Shiva东南角的锡安之友博物馆(Friends of Zion Heritage Museum)。

该博物馆由迈克尔·埃文斯(Michael Evans)博士成立,他是一名多产的作家,同时又是来自德克萨斯的一名基督徒。该博物馆既鼓舞了那些深信犹太人有权在自己家园安全生活的其他宗教信徒,又向以色列人说明:尽管遭到联合国和BDS运动(即抵制、撤资、制裁以色列运动)的打击,以色列并不孤单。

许多以色列人远离这个博物馆,深怕它会开展传教活动。但是博物馆并没有什么“基督教”的内容。相反,这是奇妙的技术手段带来的一次学习经历。

锡安之友博物馆内的展厅。(图片来源:Oren Cohen供图)

锡安之友博物馆内的展厅。(图片来源:Oren Cohen供图)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24米的环绕屏幕,屏幕上显示的是壮观的迦南鸟瞰图,同时还播放着《出埃及记》主题的环绕立体声配乐。随后游客穿过照明奇特的房间和场景进入“时光电梯”,在一片光与声的混杂中进入一个大厅,在那里,奥德·温盖特(Orde Wingate)等英勇的非犹太人正讲述着他们的生活。

这些历史人物的事迹代代流传。尽管许多人物已经家喻户晓,但也有不少对我们来说非常陌生。游客发现:日本外交官杉原千亩(Chiune Sugihara)在大屠杀期间救下了3000多名犹太人,乔治·布什教授(两任美国总统的先人)在一本销量超过100万份的书中呼吁犹太人重返以色列家园;19世纪的一名瑞士商人约翰·亨利·杜兰特(John Henry Durant)致力于实现犹太人重返锡安的想法,他也是1897年少数的几名应邀陪同“犹太复国之父”西奥多·赫茨尔出席第一次犹太复国主义大会的非犹太教人士之一。

我本希望逗留更久,详细了解这些历史故事。尽管我的以色列朋友认为该博物馆对于犹太复国主义太过强调,但在我个人看来,这个博物馆发人深省,富有教育意义,同时又令人热血沸腾。我想你也会有同感。

———————

相关阅读:

马萨达遗址时隔11年后再迎来考古挖掘

美国学者:以色列国旗可溯源至1891年波士顿旗帜

雅法钟楼奥斯曼图章重现昔日光彩

以色列博物馆展出最古老《十诫》完整手稿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