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马斯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对加沙地带唯一供电站燃料费用由谁支付这一问题的争端由来已久,而双方长期争执不下已严重影响了电力供应。在这个寒冷刺骨的冬天,加沙人每天仅能用电3小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要求我们用其姓氏首字母Y代替的)加沙城市民告诉《以色列时报》:“昨天只供电3小时15分。没错,其他时间都处于停电状态。”

“两三个月前,我们每天还有8小时的供电时间。” Y还表示,“而现在加沙地带每天的供电时长也就3小时多一点。大冬天没有电真得很可怕。”

于是,加沙城市民开始在家生火取暖,点蜡烛照明,但这已经导致了好几场火灾,造成了伤亡。

这次加沙地带的供电危机由来已久:民族权力机构哈马斯一直未能就加沙地带供电站燃料的消费税由谁支付这一问题达成统一。这个供电站是(除一小部分以色列和埃及供给的电之外)加沙地带主要的供电渠道。

2017年1月4日,加沙Al-Shati难民营的儿童在停电时做作业。(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2017年1月4日,加沙Al-Shati难民营的儿童在停电时做作业。(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民族权力机构此前一直从以色列购买燃气(且支付了包括消费税在内的所有费用),再运往加沙地带。然而巴民族权力机构于2015年宣布不再支付全部消费税,并告知哈马斯需负担一部分购买供电站柴油的费用。

尽管民族权力机构是加沙地带名义上尤其是与以色列处理官方事宜时的管理者,但哈马斯早就在2007年一次驱逐该武装力量的行动中掌握了实权。双方曾举行过几轮和解谈判,但均以失败告终,于是出现了类似于加沙地带的灰色管理责任区。

而作为呼吁摧毁以色列的组织,哈马斯拒绝向以色列支付任何费用。起初,民族权力机构仍在继续支付燃料的全部费用,但这一争端却一直未得到解决。

所以,加沙地带的供电量一直不稳定。每当民族权力机构拒绝支付消费税时,加沙地带的这家供电公司就只能减少燃料采购量,供电量也因此下降。而这一次,由于输电线出了技术故障,埃及供给的电量也减少了,所以情况似乎格外严峻。

这次事故已引起加沙地带人民的严重不满。上周六在加沙沿海地区就发生了数起抗议活动,其中一起发生在努赛赖特难民营(Nuseirat),即供电站所在地。

加沙地带各政治派别代表和供电公司代表于上周日举行了一次会面,试图解决此次供电危机。

但对于Y来说,希望仍很渺茫。

Y称:“他们一会儿告诉我们(供电站)由哈马斯负责,一会又说由民族权力机构负责。还有,埃及的输电线又出了问题,我们和以色列也有矛盾。你看,他们现在都在幸灾乐祸。”

——————

相关阅读:

战争与贫穷:加沙童工的生活重担

加沙墙上的战争文字

加沙200对新人举行集体婚礼

可口可乐在加沙建厂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