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离解开耶路撒冷于公元70年被罗马人毁灭后状态的谜团仅一步之遥。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周一宣布,在过去两年里,他们已挖掘出一段有1700年历史的、八米深的哭墙墙体。

挖掘工作在紧邻哭墙男士祷告区的威尔逊拱门(Wilson’s Arch)之下悄无声息地进行。考古学家们意外地发现了一座小型罗马剧院。目前挖掘还未延伸至圣殿山

在两年的挖掘过程中,考古学家为了不干扰每日前来祈祷的信徒,又重新加固了地面。

挖掘工作将再持续6个月,考古学家们期待能够发现第一圣殿时期遗迹。挖掘结束后,相关遗址将向公众开放。

2017年10月16日,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乔·尤塞尔博士在哭墙隧道附近的罗马剧院遗址清理石缝。(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2017年10月16日,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乔·尤塞尔博士在哭墙隧道附近的罗马剧院遗址清理石缝。(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在周一于哭墙隧道区域举行的地下新闻发布会上,考古学家乔·尤塞尔(Joe Uziel)博士、特西拉·利伯曼(Tehillah Lieberman)以及阿维·所罗门(Avi Solomon)博士将新罗马剧院的发掘归置在威尔逊拱门之下进行研究,以作为窥视罗马占领下耶路撒冷民众日常生活的罕见窗口。

“这座剧院状结构的发现确实是戏剧性的。” 尤塞尔说道。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特西拉·利伯曼(左)和乔·尤塞尔博士在耶路撒冷老城的罗马剧院遗址内。(图片来源:Yaniv Berman/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供图)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特西拉·利伯曼(左)和乔·尤塞尔博士在耶路撒冷老城的罗马剧院遗址内。(图片来源:Yaniv Berman/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供图)

18世纪60年代时,英国测量师、考古学家查尔斯·威廉·威尔逊(Charles William Wilson)成为了来到哭墙附近寻找这座剧院的第一人。考古学家表示,约瑟夫·弗莱维斯(Josephus Flavius)及其它古籍中均曾提及这座可容纳200至300人的小型剧院,但相关建筑在150多年的发掘中却从未现身。此次成果则是耶路撒冷地区罗马公共建筑被重新发现的第一个案例。

公元70年,第二圣殿与耶路撒冷多数的犹太居民点都被彻底摧毁,原址上新建了罗马殖民城市爱利亚加比多连(Aelia Capitolina),并以罗马神话中的宙斯(Jupiter)以及皇帝哈德良(Hadrian,又称Aelius)命名,后者于公元130年重新修建了该城市。在公元132-136年的巴尔·科赫巴起义(Bar Kochba Revolt)后,犹太人被禁止在哀悼纪念圣殿被毁的禁食日(Tisha B’Av,又称圣殿被毁日)出入耶路撒冷。

考古学家们通过陶土代表法、硬币年代测定法以及新型碳14技术测定了该剧院的年代。碳14测试的最终结果几个月后才会公布,但尤塞尔表示,剧院的年代已“可以确定为罗马帝国后期”。

2017年10月16日,耶路撒冷老城罗马剧院遗址。(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2017年10月16日,耶路撒冷老城罗马剧院遗址。(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考古团队希望挖掘工作可以持续到明年春天。尤塞尔表示,尽管他不知道遗址下面还有什么,但他希望能够发掘出第一圣殿时期的遗迹。

耶路撒冷被毁后的物质与娱乐世界

这座剧院为罗马经典建筑风格,上方的威尔逊拱门充当了剧院的屋顶,且拱门也是圣殿山区域内唯一现存且可见的同时期建筑遗迹。在第二圣殿时期,该拱门被用作礼拜者进入圣殿山的通行桥梁。考古学家表示,威尔逊拱门下的人行桥空间当时则被用于修路、开商店以及排水。

如今,剧院上方8米处紧邻哭墙广场的区域亦被留给了祈祷者,在周一当天的新闻发布会期间,与会者还可以清晰地听见祷告者的声音。

耶路撒冷哭墙与哭墙隧道概览图。(图片来源:Yaniv Berman/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供图)

耶路撒冷哭墙与哭墙隧道概览图。(图片来源:Yaniv
Berman/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供图)

拱门下方的区域于公元360年的一次大地震中被损坏。耶路撒冷的居民因担心拱门会塌陷而有意以灰尘与杂物覆盖空旷区域,剧院遗址也因此被掩埋了约1650年之久。考古学家所罗门表示,此处所出土硬币的最晚使用时间为公元380年。

该剧院建筑的发掘使考古学家开始构想一座被罗马侵略后动荡不安的城市:修路石被用于建造长椅,考古学家认为可能被用来连接附近大卫城排水洞的排水管高度被降低,从而为背靠哭墙的剧院座位腾出空间。

耶路撒冷老城内对威尔逊拱门的初步发掘现场。(图片来源:Shai Halevi/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耶路撒冷老城内对威尔逊拱门的初步发掘现场。(图片来源:Shai Halevi/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尤塞尔表示,同样有趣的是,这座剧院似乎没有完工,因其楼梯还未完全雕凿好,标有指示记号的岩石也未完全雕刻好。他猜测,或许是巴尔·科赫巴起义打断了剧院的建造过程。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也表示,早前发掘的Eastern Cardo街道及哭墙广场都证明,这一时期的建筑并未完工。

持续使用圣殿山的线索

所罗门表示,这座剧院以及此前的发掘都暗示着圣殿山在第二圣殿衰落后的重要性。

15年前曾在附近发掘出一座罗马公共厕所的所罗门表示,许多被罗马侵略或建造的北非与欧洲(希腊、保加利亚、土耳其等)城市都有四种元素:厕所、公共浴池、剧院以及神庙。他表示,以色列也有此类案例,比如罗马城市贝特谢安内的公共浴池便临近寺庙,约旦的杰拉什亦是如此。

尽管目前还没有确凿证据表明圣殿山上有罗马神庙,但所罗门表示,已有越来越多证据显示,圣殿山上存在罗马时代的生活痕迹。

共同挖掘者尤塞尔表示:“第二圣殿被毁以及穆斯林时期之间的圣殿山究竟发生了什么,这是我们仍未解开的谜团之一。”他表示,尽管有人称圣殿山上有宙斯的神庙,但因圣殿山上仍未进行科学的发掘工作,目前暂无证据。

“我们已知的是,拱门尚存,并且发挥着桥梁的作用。” 尤塞尔表示,这些使得人们相信“还有需要挖掘的东西”。

沿铺石路追寻

考古学家们是在寻找著名的第二圣殿之路时发现这座剧院的。考古学家利伯曼站在剧院的碎石与石制座位之间表示,他们刚开始找到了扁平的石头,以为他们已经找到了第二圣殿之路。不过这些石头是经过了雕刻的。在意识到这并不是第二圣殿之路之后,她开玩笑道:“这是什么?环形交叉路口吗?”

在意识到团队发现了一座剧院后,利伯曼表示,考古学家对整座罗马城市的理解都改变了。

“现在我们看到,威尔逊拱门下有厕所和娱乐设施。” 利伯曼表示,并称之为“不可思议的”发现。

她说道,目前尚不清楚这座剧院曾充当小型音乐厅还是议事厅,亦或两者兼有。阶梯型座位紧邻哭墙,且利伯曼注意到,观众是背靠圣殿山的。这可能暗示此处对罗马观众来说无关紧要。

利伯曼表示,该遗址将作为哭墙遗址基金会(Western Wall Heritage Foundation)的哭墙隧道之旅对公众永久开放。

同时她说道,考古学家们希望排水系统可以通向游客所游览的大卫城,因为目前大卫城的游览区域恰好终止于哭墙南段的罗宾逊拱门处。

————————

相关阅读:

耶路撒冷四千年前迦南人墓穴中出土蟾蜍残骸

耶路撒冷2700年前或已接纳犹太难民

大卫城附近发现第一圣殿时期巴比伦人入侵遗迹

以色列多光谱成像新设备再现第一圣殿时期“隐形”文字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