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家审计长上周三发布报告称,随着无人机变得更加便宜、强大和流行,安全部门及监管部门并未适当地面对由此带来的公共安全问题。

以色列民用航空管理局表示,以色列人目前已共拥有约两万架无人机,被用于在婚礼上播放高空视频、协助救援人员找到被困于倒塌建筑中的幸存者等各个领域。

但这些无人机也更容易被图谋犯罪之人及恐怖分子利用,开展犯罪行为。

国家审计长约瑟夫·沙皮拉(Yosef Shapira)表示,尽管军队已花费一年多时间尝试解决这一问题,但他们还未找到解决威胁的全面方法。

此外,虽然以色列国防军明确表示要对抗被恐怖分子操纵的无人机,但它并未明确哪个安全服务部门应对此负责。一方面,军队将这看作是警察的职责,因为这是民事事件;但警察认为这是军队的责任,因为军队负责确保国家的领空安全。

“这就意味着职责范围及管理部门内存在真空领域,因而没有办法在国家层面上对以色列境内的无人机威胁做出充分回应,进而增加了危害国家安全的风险。”该报告称。

近几年,无人机频频飞到飞机起飞轨道上,事故数量从2014年的一起上升到2015年的14起,进而上升到了2016年的24起。

该报告指出,过去两年内已有许多无人机过于靠近本古里安国际机场及其他小型机场,威胁到了来港及离港飞机的安全。

前战斗机飞行员、菲舍尔研究所(Fisher Institute)航空专家伊兰·拉莫特(Eran Ramot)表示,飞机在起飞和降落时所面临的风险比在高空飞行时更大。

“无人机撞上大型客机可能会对后者的发动机及机身造成重大损坏,危及飞行安全。”

因此,至关重要的一点就是,政府应为民众制定清晰的指导方针,规定无人机可靠近机场的距离。

不过,将信息传递给民间操控者的部分问题在于,目前大部分无人机被用于非商业用途,而这一操作过程并没有相关的注册要求。审计长表示,以色列两万架无人机中约98.6%都未被监管部门知晓。

以色列SELFLY的自拍无人机手机壳。(图片来源:供图)

政府意识到了这些问题,相关内阁部长及官员也已要求立法解决,但其提议尚未被同意及付诸实践。审计长预计相关提议至少几个月后才会被审核,而他也希望找到一些临时解决方案。

该报告陈述的是容易被购买的小型无人机的使用现状。早自2016年9月起,审计部门便开始准备这一报告;2017年4月,报告被呈递至相关政府部门。

上周三,犹太复国主义者联盟成员、以色列议会国家控制委员会主席谢利·亚齐姆维奇(Shelly Yachimovich)要求国防问题小组委员会召开紧急会议,讨论相关问题。

“这篇报告站在对抗恐怖主义的角度展示出了民事和刑事领域令人担忧的情况——监管及执法真空、缺乏威慑、政府懒散以及安全部门职责分工意见不统一——在众多安全问题面前,我们无法容忍这些问题的继续发展。”亚齐姆维奇说道。

尚无全面解决方案

以色列空军2016年便已认为,无人机给国家安全带来的风险正在加剧。

“(无人机)在技术层面以及分布层面都处于快速发展中,并有望成为战场上的一部分。”以色列空军情报部门在对国家审计长的汇报中表示。

今年一月,议会国家安全委员会得出了相似的结论,称小型多旋翼无人机因其成本低、易用性高及利用范围广而造成了特定威胁。

该报告显示,这些评估的结果是,以色列国防军副参谋长亚伊尔·戈兰(Yair Golan)计划找到一个方法,“阻止(无人机)进入本国国土,保护战略地点,保卫以色列国防区的作业区”。

2017年10月,以色列边境官员截获的意图送入加沙地带的网购小型无人机。(图片来源:以色列国防部)

加沙地带及约旦河西岸的恐怖组织则继续操纵商用无人机来搜集情报。以色列国防部边境管理局定期拦截着运往加沙地带的无人机,但并没有真正的方法可以确切知道有多少无人机避开了检查员视线,或通过埃及的走私隧道进入了加沙。

以色列军方尤其是空军正开始认真为士兵制定无人机的处理协议,并已会见国防业务承包商,一同研究技术解决方案。

然而以色列国防军向审计长报告称,截至今年夏天,以色列国防军未能找到“全面的解决方案”,但“正加快对无人机所威胁的反应处理过程”。

该报告表示,以军正想办法解决这一问题,但“最重要的是,军队需要以最快速度完成工作”。

同时审计长表示,这是一个“发展中的、独特的、令人担忧的威胁”,且“这一风险正变得越来越大,敌方对无人机的应用将得不到适当的回应”。

在对该报告的回应中,军方在一次声明中表示,它将“集中资源找到解决无人机带来的威胁的方法”,但它还将应对其他安全挑战。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国防军称将继续使用大疆无人机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