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在大卫城的最新发现证实,《圣经》中关于第一圣殿时期耶路撒冷被巴比伦人征服和占领的记载的确属实。

以色列文物局考古学家兼现大卫城发掘联合负责人乔·乌薛(Joe Uziel)博士称,这一在耶路撒冷东侧山坡上的发现有助于人们了解巴比伦人的破坏行径及此前的耶路撒冷光景,其中包括淹没在层层肉眼可见的灰烬中的一排2600年前的房屋及内设。

以色列文物局联合主任奥塔·卡拉夫(Ortal Chalaf)表示,人们在这些倒塌的房屋中发现了各种奇珍异品,包括外观像埃及人的裸女象牙雕像,以及装饰着第一圣殿最后十年内皇室所用的破碎玫瑰印章陶罐。

“这些玫瑰印章具有第一圣殿末期的特点,曾被用于犹大王国最后时期的行政工作。此次发现的不同物品为当时管理、监管、收集、销售和储存农作物提供了便利,而这种玫瑰图案实际上也取代了此前行政体系使用的‘For the King’(意为为了国王)印章。”卡拉夫说道。

大卫塔内发现的第一圣殿时期破碎陶罐。(图片来源:Eliyahu Yanai/大卫塔档案馆)

大卫塔内发现的第一圣殿时期破碎陶罐。(图片来源:Eliyahu Yanai/大卫塔档案馆)

此外,发掘出的木头、葡萄籽、鱼鳞及鱼骨将由以色列文物局考古学家和魏茨曼科学院学者进行碳素测定。魏玆曼科学院博士后伊莉莎贝塔·博阿雷托(Elisabetta Boaretto)及其同事乔安娜·雷格夫(Johanna Regev)均有所参与,后者亦曾去过发掘现场。

《圣经》中记载,公元前586年,古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Nebuchadnezzar)征服了犹大王国的末代君王西底家(Zedekiah),并将后者统治的以色列国首都耶路撒冷夷为平地。巴比伦王国护卫长尼布撒拉旦(Nebuzaradan)也因此被派遣到耶路撒冷,正如《耶利米书》中所写:“用火焚烧了耶和华的殿和王宫,又焚烧耶路撒冷的房屋,就是各大户家的房屋。”

发掘现场的原迹被熊熊烈火破坏地面目全非。物品烧焦后的碳灰保护了原来的房屋和家具,赤裸裸地展示了大火的猛烈程度。

这并不是大卫城内首次发现被巴比伦人摧毁的第一圣殿遗迹。如今的发掘场所坐落于曾经的耶路撒冷城边界之上,其有趣之处在于:并非所有发掘到的第一圣殿时期建筑都有严重的毁坏迹象。

2017年,在大卫塔区域内发现的女性象牙制品。(图片来源:Clara Amit/以色列文物局)

2017年,在大卫塔区域内发现的女性象牙制品。(图片来源:Clara Amit/以色列文物局)

“所有的建筑似乎不是在同一事件中被毁坏的。其中一些看起来受到了破坏,其他则被(人们)遗弃和遗留下来的。”乌薛在以色列文物局的视频中表示。

乌薛还称,这些新发现与英国考古学家凯瑟琳·凯尼恩(Kathleen Kenyon)展示的耶路撒冷考古文物有关。凯尼恩曾于20世纪60年代在彼时由约旦管辖的耶路撒冷进行了七次考古发掘,并在此发现了第一圣殿建筑。

考古学家依盖尔·施洛(Yigal Shiloh)继凯尼恩之后发掘了大卫城的部分地带,并于第一次考古发掘后的1979年在《圣经考古学评论》(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发表文章称,凯尼恩的考古文物中最重要的推论之一是:“青铜和铁器时期(迦南和以色列统治的耶路撒冷地区)东边山坡上堡垒外墙线的位置远远在此前研究人员的预计之外。”

以色列文物局考古学家团队称,耶路撒冷随后进行了无数城墙的建设,且城市此后范围也有所大,这些均证明了一点:耶路撒冷在整个铁器时代一直在发展。

“此前在耶路撒冷犹太区开展的考古发掘表明,公元前八世纪末耶路撒冷市人口有所增加,导致了耶路撒冷与其西侧区域合并。我们可能会在目前的发掘工作中提议,随着耶路撒冷城向西扩建,耶路撒冷东侧城墙外也可能修建了相应建筑。”以色列文物局表示。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多光谱成像新设备再现第一圣殿时期“隐形”文字

考古发现最早以希伯来语记录耶路撒冷的文物

耶路撒冷圣殿山首次出土第一圣殿时期艺术品文物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