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银行行长卡尼特·弗拉格(Karnit Flug)近日呼吁以色列政府将税收中的超额收益用于改善社会服务,而非削减税收。

“我们的社会服务以及公共便民服务还有改善的空间,我希望有更多资金投入到该领域。”弗拉格周日在耶路撒冷新闻俱乐部上对记者表示,“我们目前并不需要额外的短期刺激措施推动经济发展。”

以色列财政部部长摩西·卡隆(Moshe Kahlon)在1月底曾表示,如果税收增长持续超过预期,他将考虑今年再次削减税收。弗拉格此次表态则在卡隆宣布这一想法之后。

由于以色列的经济发展稳健,“就业率近100%”, 弗拉格表示希望溢出的税收可以被用于“推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

以色列2016年经济增长率为3.8%,超过了全球大部分国家,也超过了预期水平。弗拉格称,2016年底,以色列的失业率以3.8%创新低,就业率已攀升至80%,创历史新高。

然而以色列在医疗和教育等方面的民用开支在发达国家中处于较低水平。2015年,以色列的民用公共开支在GDP中的占比仅为29.8%,低于经合组织(OECD)41.8%的平均水平。

弗拉格称:“以色列的整体公共开支比大部分发达国家都要低得多,但国防开支和历史债务利率却很高。”

弗拉格表示,这在教育体系中也有所反映,以色列“教育水平并不高”。此外,以色列医疗体系也“过分拥挤”,福利体系“处于十分紧缩的状态,甚至很‘吝啬’” 。而在某些情况下,社会开支过低“对经济增长是致命的”。“为保持竞争优势,以色列非常依赖高科技和人力资本。所以,以色列应该改善教育体系,推动基础设施建设。”她说道。

弗拉格表示,以色列政府在决定削减税收前应确保额外的税收将用于改善社会服务。她还暗示,以色列银行在必要时仍将干预市场,通过购买美元的方式稳住谢克尔。

“过去2、3年,我们的货币增值很快。” 弗拉格说道,“我们并没有试图抵消影响货币的重要经济力量,然而我们的一些贸易伙伴采取了负利率和量化宽松等极度扩张的政策。很明显,我们在制定政策时需要将这些因素考虑进来,这正是我们的使命。”

上周,以色列银行前市场运营总监、曾帮助设计以色列银行外汇干预计划的巴瑞·托普夫(Barry Topf)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表示,购买美元最初曾帮助以色列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但现在或因扭曲价格而将损害经济发展。由于以色列的外汇储备在不到10年里增长了两倍,托普夫建议以色列银行大幅减小外汇干预计划所发挥的作用。

彭博社称,以色列银行过去曾通过购买美元抑制谢克尔,使该国外汇储备持续走高,从2008年的不足300亿美元增长到了2016年的近1000亿美元。自2008年来,谢克尔兑美元的汇率上升了39%。

——————

相关阅读:

以色列央行公布新版20与100谢克尔纸币图案

以色列外汇储备创新高

以色列将降低增值税促进经济发展

以色列拟出台减税计划留住大型高科技企业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