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电视台周一晚报道,美国当选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过渡团队已着手探讨将美国大使馆从特拉维夫迁走的后勤问题,并考察新的选址地点。此前,特朗普竞选团队经理已表示,搬迁美国驻以大使馆将是特朗普上任后优先考虑的议题。

以色列电视台第2频道报道,以色列外交部已参与新使馆的选址工作,派出官员考察大使馆的搬迁时间,并考察包括外交官酒店(Diplomat Hotel)在内的耶路撒冷特比昂(Talpiot)周围地区作为新使馆选址。

报道称,特朗普团队在推进大使馆搬迁一事上未与美国国务院进行协调,国务院官员表示“非常不赞成这种做法”。以色列的安全与外交官员则担心美国大使馆直接从特拉维夫迁走后会引发阿拉伯国家及东耶路撒冷方面的剧烈反应。

外交官酒店毗邻美国领事馆所在的特比昂地区,因此也成为大使馆搬迁的候选地点,但这将不是唯一的候选地点。

2016年6月14日,位于特拉维夫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图片来源:Flash 90)

2016年6月14日,位于特拉维夫的美国驻以色列大使馆。(图片来源:Flash 90)

本周一下午,特朗普的高级顾问凯利安·康威(Kellyanne Conway)表示,迁移大使馆是“当选总统特朗普的优先事项”。康威曾在一次谈及特朗普过渡期的采访中向电台主播休·休伊特(Hugh Hewitt)表示:“特朗普在竞选时就对搬迁使馆有过清晰表态,现在他成为当选总统,私下里我也听他多次提起这一事情。”

在竞选总统时,特朗普承诺将终结美国政府长期的推延,同意1995年国会所作出的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将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决定。

康威表示:“将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是我们的中东好朋友以色列所赞赏的,也是许多犹太裔美国人所期盼的。这是一次伟大之举,基于特朗普在选举辩论与原声摘要中所提到的理由,使馆搬迁势在必行。”

康威表示,特朗普对以色列的承诺将与国内议题都一同成为其执政政策的一部分:“特朗普的执政政策不仅包括婚姻、堕胎和宗教自由,还包括强硬的中东政策以及对以色列的保护。新教派基督徒将始终把以色列放在首位。”

特朗普竞选团队高级顾问凯利安·康威。(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特朗普竞选团队高级顾问凯利安·康威。(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十多天前,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淡化了对美国大使馆搬迁的关注。他在萨班论坛(Saban Forum)的会议上表示:“这一问题固然重要,但我们还要综合考虑其它的议题。”他补充道:“每次总统大选都有类似的承诺,我们会继续观望。对我们而言真正关键的是与新的执政团队探讨所有的政策,而非只关注迁移使馆这一个议题。这一问题固然很重要,但我们还要综合考虑其它的议题。”

以色列联合政府成员称赞特朗普的当选看到了美国大使馆迁至耶路撒冷的希望,也释放出承认耶路撒冷是以色列首都的信号。

今年12月初,美国总统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续签了一份总统豁免书,将美国驻以使馆搬迁的时间又延迟了6个月。自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以来,每位美国总统每6个月都以国家安全之名签署总统豁免书,以延迟美国大使馆的搬迁时间。对此最经常提及的观点是,此举应该在达成巴以和平协议之后再进行。外交观点认为,耶路撒冷的地位取决于双边的协商,如果在达成最终协议之前就贸然搬迁大使馆,只会激怒巴勒斯坦方面及周边的阿拉伯国家,让本就停滞不前的和平协议进程雪上加霜。

不过,在竞选中就表示要特立独行的特朗普或许真的会终止美国政府长期的拖延。

在3月美以公共事务委员会(AIPAC)的讲话中,特朗普表示打算“将美国大使馆迁到以色列人民的永恒首都——耶路撒冷”,并在之后的电视采访中保证将很快落实此事。然而,11月8日特朗普胜选后不久,他的一位外交政策顾问瓦利德·法勒斯(Walid Phares)似乎表现出要收回搬迁大使馆的承诺,此举曾引发一系列讨论。

——————

相关阅读:

民调:以色列民众视特朗普为亲以总统

特朗普:以色列是无数人民的“希望灯塔”

特朗普圆梦白宫 以色列何去何从

美国总统候选人特朗普向哭墙递送心愿纸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