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的萨里·塔哈(Sari Taha)曾经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城市拉马拉的比尔泽特大学(Birzeit University)攻读机械工程学位。他当时隐隐明白,这意味着毕业后他要前往沙特阿拉伯或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求职。

塔哈在海湾地区求职失败,转而在当地一家建筑公司工作了一段时间,之后在尼日利亚工作了六个月。后来,他回到家乡从事餐馆管理工作,最后决定回校充电,到以色列理工学院学习商科。

希望进军高新技术市场的巴勒斯坦年轻人面临着比他人更加严峻的挑战,萨里的问题不过是其中之一。

2014年Paltrade报告的数据显示,巴勒斯坦地区的大学每年约有2000名毕业生。该报告还表示,约旦河西岸地区的就业机会满足不了他们的需求,这些毕业生掌握的技术也不足以让他们在当地的巴勒斯坦IT市场就业。结果,大多数毕业生需要到海湾地区求职,而那里的竞争依然十分激烈。

四年后,塔哈卖掉了他在与别人联合创办的技术类初创企业内所持股份,正忙着组建巴勒斯坦首个高科技园区。他希望将其发展成为约旦河西岸地区的硅谷。巴勒斯坦首个被规划建设而成的城市拉瓦比一直被誉为未来的巴勒斯坦的成功先驱,因而将迎接这个这个科技园的落成。

来自东耶路撒冷的塔哈的命运因巴勒斯坦实习项目(the Palestinian Internship Program,简称PIP)而改变。这个成立已有三年的项目由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资助,遴选出优秀的巴勒斯坦IT毕业生送往跨国企业和以色列初创企业实习。

该计划旨在帮助这些实习生学习如何成功运营一个有竞争力的技术类初创企业,并将这些知识带回巴勒斯坦地区,帮助发展当地的高新技术产业。

根据世界银行的数据,自2013以来,巴勒斯坦GDP持续萎缩,主因在于外国援助减少。因此他们希望高新技术能在低迷的经济中发挥重要作用。

“在约旦河西岸不曾有的经历”

巴勒斯坦实习项目由移民到以色列的美国人亚丁·考夫曼(Yadin Kauffman)成立。他曾于2011年作为联合创始人成立了首个针对巴勒斯坦科技类初创企业的风投公司Sadara(意即“前沿”)。

PIP创始人、Sadara创投联合创始人Yadin Kauffman。(图片来源:供图)

PIP创始人、Sadara创投联合创始人Yadin Kauffman。(图片来源:供图)

Sadara 筹集了3000万美元的投资基金,获得了包括乔治·索罗斯(George Soros)、美国在线创始人史蒂夫·凯斯(Steve Case)、eBay前总裁杰夫•斯科尔(Jeff Skoll)等一流投资者及谷歌、思科和欧洲投资银行等机构的支持。目前该公司已向六个巴勒斯坦企业注资,其中三个为初创企业。

但考夫曼这项始于2014年夏天的计项目旨在为巴勒斯坦高科技领域提供另一种资本:经验。

“通过我在巴勒斯坦企业的投资工作,我看到大量有才能的巴勒斯坦年轻毕业生没有任何工作机会,也没有机会进入大型技术企业获取经验。”考夫曼在接受《以色列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些(经验)对年轻毕业生的职业发展非常重要。”

考夫曼在上世纪80-90年代以色列科技行业蓬勃发展时是一名风险投资者。他将这些学生在以色列的实习经历比作以色列人从硅谷带回国的宝贵经验。

巴勒斯坦实习项目为期三个月,企业将给实习生支付工资,并辅以工作坊、企业参观、社交活动和个人指导等活动。考夫曼承认,参与者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学到的东西是有限的。“但是,(这)至少能让他们了解到一个优秀的企业应该是什么样的。”他说道。

曾参加PIP项目的东耶路撒冷人纳丁·哈达尔(Nadine Handal)曾在英特尔实习,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她表示,该项目提供的是一种“在约旦河西岸地区所没有的独特经历”。

“PIP试图创造的环境可以使人接触到拥有丰富的行业经验和全球市场洞察力的专业人士。我想获取那种经验。” 她补充道。

实习结束后,她被以色列的英特尔聘用,在那里工作了几年后离职,目前正在美国学习数据分析。她曾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学习计算机工程。如今她的目标是成立自己的巴勒斯坦数据分析公司。

“我希望将这些新知识带回家乡和巴勒斯坦IT行业。这些知识能为许多寻找伯乐而富有才能的巴勒斯坦年轻人提供就业机会。他们将了解一个正在发展的新领域,并获取到全球技术进步的信息。”

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底,巴勒斯坦地区的失业率为27%(约旦河西岸地区为18%,加沙地区为42%),且增加的工作岗位无法满足增加的劳动力需求。

汉达尔表示,PIP的商业研讨会邀请了哈佛大学和布朗大学的顶级讲师来培养学生的创业精神,这对她最有帮助。

“我发现这些对我非常有用,尤其因为我只有技术背景,对商业和管理知之甚少。”她说道。

双赢的纯商业关系

在美国注册的巴勒斯坦实习项目获得美国国际开发署的资金,该计划只关乎商业,无关政治。

但该项目创始人认为,除了那些政治极端主义者,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都将对该计划抱欢迎态度。

“每个人都很清楚,巴勒斯坦经济的蓬勃发展和就业率提升对以色列大有裨益。(以色列的)大多数人,无论是左派还是右派,都明白失业或人才外流对我们没有好处。”考夫曼说道。

31岁的杰西·迪文(Jesse Divon)被考夫曼任命为项目运营负责人。

2016年11月14日,PIP项目协调负责人杰西·迪文在耶路撒冷向项目有意向申请项目的人进行宣讲。(图片来源:供图)

2016年11月14日,PIP项目协调负责人杰西·迪文在耶路撒冷向项目有意向申请项目的人进行宣讲。(图片来源:供图)

“巴勒斯坦实习项目为所有接受实习生的企业做好招聘、筛选、签证、公司附近住宿和签订协议等基础性工作,企业只需要面试我们推荐的候选人。如果合适,实习生就可以开始工作。”

迪文表示,尽管将巴勒斯坦人从约旦河西岸地区带到以色列的程序并不简单,但是负责巴勒斯坦民政事务的以色列军方机构——以色列民政管理局(Civil Administration)十分“配合”,向这些实习生发放一定时间的工作许可。

迪文表示,最终敲定的实习生经过精挑细选才被推荐至各公司,只有那些真正有潜能帮助实现巴勒斯坦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申请者才能入选。到目前为止,该计划已经有30名实习生。最新一轮实习始于2017年初,Divon估计将只有10-15%的申请人能够最终入选。

迪文表示,迄今超过三分之一的实习生在实习结束后留任各公司。鉴于留任手续特别繁琐,因此这一比例已经非常高了。

“对公司来说,人们常常惊讶于公司能从该项目中的收获竟然如此之大。实习生(的表现)往往远超预期,而公司也越来越意识到提高员工多样性和承担企业社会责任的重要性。”迪文说道。

巴勒斯坦高新技术产业的企业大都是外包企业,或是在模仿现有企业的同时针对阿拉伯语市场进行本地化。例如,声名卓著的巴勒斯坦初创企业Yamsafer完全就是阿拉伯语国家间的缤客(bookings.com)。

迄今还没有一家巴勒斯坦科技企业被更为大型的公司或跨国公司收购。考夫曼表示,如果未来有巴勒斯坦企业被收购,这将激励其他巴勒斯坦企业家尝试新的路线——建立初创企业,从而带来新的发展动力。

——————

相关阅读:

英国编程组织拿撒勒开课 培养阿拉伯高科技国际人才

以色列理工学院“新生训练营”提高阿拉伯大学生入学率

阿拉伯企业家携手以色列退役军人发展初创企业

花旗助以色列阿拉伯人创业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