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本周三表示已准备支付加沙地带的所有电力费用,结束对加沙地带六个多月的供电限制。

这一举措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与哈马斯和解的过程中做出。哈马斯在过去十年间一直控制着加沙地带,恢复电力支付也是哈马斯的主要诉求之一。

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此前大幅减少了向以色列支付的电费,大大削减了对加沙地区的电力供应,以迫使哈马斯放松对加沙地带的控制。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民政部门负责人侯赛因·沙伊赫(Hussein al-Sheikh)在致其官方新闻机构Wafa的声明中表示,如今巴方正请求以色列向加沙地带再提供50兆瓦的电力供应,将后者的供电量恢复至2017年6月之前的水平。

这意味着加沙人民每天的用电时间将达六至八小时,远长于电力限制时期的二至四小时。不过在电力短缺的过去半年里,部分加沙人在埃及的燃料供应下每天可用电四个多小时。

2017年9月11日,加沙城内的巴勒斯坦儿童在烛光下做作业。(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电力短缺严重阻碍了加沙地带的水处理、医疗保健等基本服务。

去年六月之前,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每月支付4000万谢克尔(约合1110万美元)的电费,为加沙提供125兆瓦的电量。六月起,巴勒斯坦将支付给以色列的电费削减了35%,以色列于是将加沙地带的供电量从125兆瓦逐渐减为75兆瓦。

10月初,阿巴斯和哈马斯在埃及的斡旋下达成协议,将12月1日定为最终期限,要求哈马斯须将加沙地带的控制权完全归还由阿巴斯所在的法塔赫党(Fatah)领导的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尽管最后期限已被推迟至12月10日,但该目标仍未实现。

作为和解措施的一部分,哈马斯要求阿巴斯解除对加沙地带的所有制裁。

2017年4月20日,加沙城内的一名商贩因停电而在街上等待顾客。(图片来源:法新社/Mohammed Abed)

阿巴斯的制裁措施亦包括削减加沙数千名政府员工的工资及削减医疗援助。最近几周,民族权力机构已开始恢复对加沙的医疗援助。

尽管阿巴斯正慢慢解除对加沙的制裁,但法塔赫和哈马斯都不断表示和解过程即将失败,一个重要议题便是哈马斯的武装问题。

“明眼人都能看到和解正在崩溃。”哈马斯加沙地带负责人叶海亚·森沃尔(Yahya Sinwar)于12月表示。

“一些人希望按以色列和美国的条件达成和解,这意味着放弃武器、隧道和火箭能力。”森沃尔补充说。

2017年10月12日,哈马斯新任副负责人Salah al-Arouri(座左)与法塔赫代表阿扎姆·阿玛德在埃及首都开罗签署和解协议。(图片来源:法新社/Khaled Desouki)

哈马斯去年12月声称已经交出了对所有政府部门的控制权,但法塔赫首席谈判代表阿扎姆·阿玛德(Azzam al-Ahmad)后来表示,“障碍”依然存在。

自和解过程开始以来,对哈马斯2.5万人军事力量的处理一直是棘手难题。哈马斯和法塔赫此前也曾尝试进行和解,但均以失败告终。

阿巴斯希望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完全控制加沙地带所有的武器和安全局势,但哈马斯拒绝放弃其装备。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