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要求下,以色列于周一开始减少向加沙地带的电力输送量。此前以色列曾被警告称将此举将加剧人道主义危机甚至引发暴力冲突。

巴勒斯坦能源与自然资源管理局(PENRA)在其网站上发布声明称,以色列向加沙输送的电量已减少了8兆瓦时。

在过去两个多月里,这片被哈马斯统治的区域日供电时间仅为四至六小时。而以色列周一前一直向加沙提供着125兆瓦时的电力,成为了当地的主要电力来源。

PENRA在其声明中称以色列此举是“逐步”地执行巴勒斯坦方面要求、大幅减少对加沙供电的“起始一步”。

2017年6月11日,一名巴勒斯坦街头商贩在停电时站在自己位于海边的摊位旁。(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2017年6月11日,一名巴勒斯坦街头商贩在停电时站在自己位于海边的摊位旁。(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哈马斯发言人萨米·阿布·祖里(Sami Abu Zuhri)在声明中称,以色列将会“为削减电量的举措承担责任”。同时他表示,这一举措可能“对加沙地带的电力状况产生危险的影响”。

PENRA发言人穆罕默德·塔贝特(Mohammad Thabbet)周一告诉加沙新闻网站al-Raiy称,在以色列结束电力削减之时,加沙地带每天供电将仅有两至三个小时。塔贝特还告诉巴勒斯坦新闻机构Safa道,一旦电力削减,加沙的电力公司将不无法维持目前四小时的供电计划,并随后陷入12小时停电状态。

以色列国防部负责监督加沙供电问题的部门并未立即对该问题做出回应。

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四月份向以色列表示,他们将开始把向加沙支付的电力金额从4000万新谢克尔(约合1100万美元)削减至2500万新谢克尔(约合700万美元)。彼时以色列向加沙提供的电力为125兆瓦时,约占加沙每天全天所需供电量的30%。

2017年6月11日,加沙儿童从公共水龙头中取水。(图片来源:法新社/SAID KHATIB)

2017年6月11日,加沙儿童从公共水龙头中取水。(图片来源:法新社/SAID KHATIB)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均指责称,哈马斯如果没有将大量资源用于军备和准备对以色列开展,将有资金供应加沙的电力需求。

加沙局势略显阴暗的前景使人们担心暴力事件将再掀高潮。 自2008年以来,以色列和哈马斯间已经进行三次战争。不过此次以色列和哈马斯都表示,他们对第四轮冲突不感兴趣。

自上个月以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采取了断电、削减其向加沙人支付的薪资、大规模减少对该地区的医疗救助等系列措施,旨在迫使哈马斯放弃对加沙地带的控制,或使哈马斯自付电费。这一做法也正值哈马斯从民族权力机构手中控制加沙地带10周年之际。

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与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此前均认为,以色列并非巴勒斯坦内部争端的相关方。利伯曼上周四表示,如果巴勒斯坦方面此前选择支付电费,那么以色列只是“电力供应国”。 “这是巴勒斯坦(内部)的一场危机;那些需要支付电费的人是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或哈马斯领导人——我们不是相关方。”他说道。

上周哈马斯警告称,以色列减少对加沙已微不足道的电力供应将产生“灾难性和危险性”的结果,并可能引发暴力事件。

上星期三,联合国及16个以色列与国际非政府组织要求以方不要减少对加沙的电力供应,警告称此举可能导致该地区基本服务的“全面崩溃”。联合国驻巴勒斯坦人道主义协调员罗伯特·派佩(Robert Piper)表示,加沙的医院、供水,废水处理和卫生等服务自4月中旬以来大大削减,几乎完全依赖联合国的应急燃料运行。

派珀在声明中表示:“停电时间进一步延长可能导致卫生、饮水和卫生领域等关键基本服务的全面崩溃……加沙人民不应该因为这一长期的巴勒斯坦内部争端而被挟持。”大赦国际则表示,减少加沙供电量“将对加沙饱受摧残的基础设施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并引发公共卫生灾难”,危及慢性病患者、重症监护病人,以及需要生命支持的婴儿的生命。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周二表示,这是“对加沙的人道主义局势表示关心”,但将问题归咎于为哈马斯危及的恶化。在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发言人希瑟·纳伊尔特(Heather Nauert)称:“没有人应该忽视这一事实。哈马斯对加沙目前的局势负有最大的责任。”

《以色列时报》工作人员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加沙唯一发电厂因燃料用尽暂停供电

哈马斯与民族权力机构争端致加沙供电短缺

战争与贫穷:加沙童工的生活重担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