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周四傍晚起,成千上万名以色列游客将前往加利利湖附近庆祝又一个犹太节日——住棚节。而就在几天前,以色列水务管理局警告称,加利利湖正处于危险的低水位,且有可能下降到“有记录以来的最低值”。

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发言人乌里·肖尔(Uri Schor)本周一宣布,由于以色列北部正经历百年以来最严重的干旱,因而以色列的地下水位与非干旱年相比减少了25亿立方米,相当于100万个奥林匹克标准游泳池的水量。

以色列溪流和地下水通常流往加利利湖等地。因此,游客届时将看到现代以色列历史上面积最小的加利利湖。

肖尔表示,今年冬季,以色列北部将必须至少获得冬季平均降水量的85%,否则包括戈兰高地巴尼亚斯河(Banias River)在内的以色列主要溪流和水源可能会干涸,而这一情况在本地区100多年内的气象记录中从未出现过。去年,以色列北部只获得了冬季平均降水量的10%。

2016年4月26日,在加利利湖内玩水的以色列人。(图片来源:Yaakov Lederman/Flash90)

2016年4月26日,在加利利湖内玩水的以色列人。(图片来源:Yaakov Lederman/Flash90)

“我们正经历气候变化的持久影响。”以色列水务管理局加利利湖部门主任多伦·马克尔(Doron Markel)说道,“这并不是‘先旱季,后雨季’的时期。这不像法老时代,可以先经历七年干旱,再迎来七年丰润。”

加利利湖目前海拔为负214.13米,低于水位红线1.10米。

加利利湖的水位2001年曾更低,为负214.87米,因而这一水位被命名为湖水“黑线”。黑线为危险的低水位,可以引起湖水盐度增加与赤潮增加等不可逆转的生态问题,进而给水质和动植物造成持久危害。

犹太复国主义联盟议员雅埃尔·科恩-帕朗(Yael Cohen-Paran)本周一警告称,政府需要采取“有效的、战略性的措施,而非临时解决方案”。他表示,北部农民应该从为自然灾害受害者专设的基金中得到赔偿,这样他们可以更新使用更吸水的农具,并改种更合适的农作物。“干旱是气象灾害的一种,我们必须明白,我们应责无旁贷地使水政策适应当前环境。”她说道。

以色列人密切关注着加利利湖的状况,每小时的天气更新中也总会包含最新水位信息。然而马克尔提醒称,以色列人应该意识到,水位并不意味着全部。

2001年和2008年的加利利湖水位与如今相似,但以色列人仍以饮用及农用为目的从湖中抽取了三亿立方米的水。多亏了以色列地中海沿岸的五家海水淡化工厂,以色列两年前得以停止直接从加利利湖中抽水。尽管如今北部人仍从湖北部抽取着1.5亿立方米水饮用,但这一数量自过去40年来一直保持到现在,且目前已无人从湖中直接取水了。

如今,湖水的水位和多年前相同,不过,数十万人再也不会打开水龙头饮用加利利湖水。

哈代拉市附近海水淡化工厂内的参观者正排队接取饮用水。(图片来源:Shay Levy/Flash90)

哈代拉市附近海水淡化工厂内的参观者正排队接取饮用水。(图片来源:Shay Levy/Flash90)

面临如此严峻的情况,专家正考虑向加利利湖注入淡化水的可能性。但这一设想并不容易实现,因为全部六亿立方米的淡化水正在消耗中。不过,以色列的海水淡化能力正不断提高,阿卡(Akko)和纳哈里亚(Nahariya)之间也正在建造第六家海水淡化工厂,生产的淡化海水将首先被注入加利利湖北地区。如此一来,当地居民和农民将不用再从湖北河流中取水。如果这样还不能解决问题,马克尔表示并不排除铺设管道、直接向湖中排放淡水的可能性。

“如果气候持续如此,我们面临的问题又果真成为了长久问题,那我们就只能从外部取水了。”他说道。

马克尔强调,加利利湖不仅有不可估量的生态重要性,亦对以色列具有重要的安全价值。“加利利湖是(以色列)唯一的自然水源,按下一个按钮便可以向以色列大部分地区供水。海水淡化工厂的任何失败都可能给城市带来非饮用水供应的重大事故。”他表示。

“最坏的情况是,我们的降水量也变得更少;而此前降水量已经在急剧减少了。”他说道,“我们正面临前所未有的气候变化和干旱水位。”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海洋生态环境存在哪些挑战?

多国游泳者横渡死海 呼吁停止过度开发

铸剑为犁——水资源能否帮助构建以巴约命运共同体?

以色列五大技术帮助世界对抗水资源短缺

以色列淡化水饮用比例全球最高 专家:可能引发居民碘缺乏症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