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60年前对藏有死海古卷的库姆兰地区进行首次挖掘后,希伯来大学的研究人员本周三表示,他们在库姆兰附近发现了第12个古卷洞穴,然而洞穴中却没有古卷。

考古学家认为洞穴中原本藏有死海古卷,但在20世纪中叶已被洗劫一空。

此次挖掘由希伯来大学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AA)在以色列国防军民事管理部门的赞助下共同展开。

虽然这次挖掘活动并没有发现新的古卷,但考古学家在一个罐子中发现了一小张羊皮纸和另外至少7个储物罐,这些储物罐和考古学家在库姆兰其他洞穴中发现的一模一样。

此次考古活动领队、考古学家奥伦·古特费尔德(Oren Gutfeld)告诉《以色列时报》称,这些都表明“我们又毫无疑问地发现了一个新的古卷洞穴。”

“只是古卷不在了。”

在新洞穴中发现的古卷残余。(图片来源:Casey L. Olson与奥伦·古特费尔德/希伯来大学)

在新洞穴中发现的古卷残余。(图片来源:Casey L. Olson与奥伦·古特费尔德/希伯来大学)

这一小张羊皮纸和其他有机体遗迹可以追溯至公元1世纪的第二圣殿时期末期,彼时库姆兰地区的群落十分活跃。

考古学家还发现了20世纪40年代的鹤嘴锄,这确凿地证明当年贝都因人曾挖掘过该洞穴,盗走了文物。

此次考古活动在(位于约旦河西岸“绿线”上的)库姆兰西侧峭壁上展开,由希伯来大学奥伦·古特费尔德和阿哈德·奥瓦迪亚(Ahiad Ovadia)与兰达尔·普莱斯(Randall Price)及弗吉尼亚利伯缇大学的几名学生共同完成。

新洞穴中发现的罐子残片,考古学家认为罐子中曾藏有死海古卷。(图片来源:Casey L. Olson与奥伦·古特费尔德/希伯来大学)

新洞穴中发现的罐子残片,考古学家认为罐子中曾藏有死海古卷。(图片来源:Casey L. Olson与奥伦·古特费尔德/希伯来大学)

“这是60年来我们离发现新死海古卷最近的一次挖掘,我们很兴奋。”古特费尔德表示,“到目前为止,人们普遍认为死海古卷只存在于库姆兰的11个洞穴中。但现在毋庸置疑的是,第12个洞穴中也有古卷。”

同时古特费尔德也表示,该洞穴与死海古卷的关联意味着“我们现在无法完全确定此前在黑市上收回的死海古卷全部来自原有的(第1至11号)洞穴。”

从死海附近洞穴中被盗走的首批古卷由以色列学者于1947年在黑市上购得。随后几年,在对当时约旦人控制的约旦河西岸进行挖掘后,更多文稿纷纷浮出水面,并被人们在黑市上进行交易。1967年以色列控制约旦河西岸后,许多被藏于东耶路撒冷洛克菲勒考古博物馆的古卷被转移到以色列博物馆

2013年3月,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左一)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右一)在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的死海古卷展厅参观。(图片来源:Amos Ben Gershom/GPO/Flash90)

2013年3月,美国前总统巴拉克·奥巴马(左一)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右一)在耶路撒冷以色列博物馆的死海古卷展厅参观。(图片来源:Amos Ben Gershom/GPO/Flash90)

这些总数近1000份的古犹太文稿可以追溯到第二圣殿时期,其中包括大量已成为目前所知最早《圣经》复本的史料和宗教文件。

约1/4的手稿内容为《希伯来圣经》,另外1/4的内容则为库姆兰群落的独有哲学。

2011年9月26日,在以色列博物馆中展出的死海古卷原本。(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2011年9月26日,在以色列博物馆中展出的死海古卷原本。(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考古学家通过洞穴找到各种古卷和古卷碎片,且认为这些古卷在洞穴中已被掩藏了数个世纪。但这一新洞穴的发现却颠覆了这一观点。

古特费尔德表示:“我们怎么能确定只有这11个洞穴藏有古卷呢?可以肯定的是,现在有这一数字有12个,或许还有更多。”

希伯来大学在一份声明中宣布,该洞穴目前名为“Q12”(代表死海古卷洞穴群中的一个),且考古学家还在其中发现了一条用于捆绑古卷的皮带子和一块用于包裹古卷的布。此外,他们还发现了燧石刀片、箭头以及一枚玛瑙印章。所有这一切表明,早在铜器时代和新石器时代就已经有人在洞穴中居住了。

2017年,在库姆兰附近的洞穴中被发掘的玛瑙图章。(图片来源:Casey L. Olson与奥伦·古特费尔德/希伯来大学)

2017年,在库姆兰附近的洞穴中被发掘的玛瑙图章。(图片来源:Casey L. Olson与奥伦·古特费尔德/希伯来大学)

耶路撒冷死海古卷实验室的专家指出,此次在罐子里发现的羊皮纸上并没有文字,但他们正计划运用多光谱成像技术看看羊皮纸上是否有肉眼无法看见的墨水字迹。

IAA此前计划对可能藏有古卷的朱迪雅沙漠洞穴进行系统挖掘,以打击文物盗窃。此次对Q12的研究就是该计划的一部分。

IAA于去年11月宣布推出大型计划,寻找沙漠中尚未被发现的死海古卷。去年夏天,在文物监管部门当场抓到文物盗窃者后,IAA的一支团队对位于Zeelim山谷的“Cave of the Skulls”(意为“颅骨之洞”)进行了挖掘。

古特费尔德表示,他和团队“一定会”在未来几个月继续对库姆兰地区进行勘察,看看是否还有其他有待挖掘的洞穴。

——————

相关阅读:

考古发现最早以希伯来语记录耶路撒冷的文物

马萨达遗址时隔11年后再迎来考古挖掘

耶路撒冷圣殿山首次出土第一圣殿时期文物

考古学家发现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前激战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