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晚,以色列电视台播放了关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之子亚伊尔·内塔尼亚胡(Yair Netanyahu)光顾特拉维夫多家脱衣舞俱乐部的爆炸性录音。

在以色列电视台Hadashot新闻频道(原第二频道)播放的录音(希伯来语)中,能听到亚伊尔正与朋友们讨论道,他们当晚已经为专享的脱衣舞表演支付了数千谢克尔。可能已经喝醉了的亚伊尔还跟朋友开玩笑称,他可以让自己的女伴与朋友过夜,这样可以换回一点钱。

最后他们在一家脱衣舞俱乐部外等候时,亚伊尔要求某亿万富翁的儿子给自己一笔钱作为回报,因为后者的父亲从由总理内塔尼亚胡推动的天然气交易中获得了巨额收益。

显然,亚伊尔及其朋友也意识了这些玩笑话的爆炸性,因此他们随后警告那些由政府指派保护他们的安全人员称,后者如果将以上对话告诉别人,将会遭到“谋杀”。

罗曼·阿布拉莫夫。(图片来源:脸书)

这段录音显然录制于两年半之前,记录了彼时25岁的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天然气巨头科比·迈蒙(Koby Maimon)之子尼尔·迈蒙(Nir Maimon)和亚伊尔的朋友罗曼·阿布拉莫夫(Roman Abramov)之间的对话。罗曼·阿布拉莫夫近期已因卷入警方对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调查而被写进报道中,该调查涉及内塔尼亚胡与澳大利亚赌场大亨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的关系。

Hadashot新闻频道去年十一月曾报道称,警方正调查帕克向经验商业不足的阿布拉莫夫提供工作的原因。

在其中一项对总理内塔尼亚胡的调查(“1000号案”)中,警方发现内塔尼亚胡一家收受了帕克和好莱坞制片人阿诺恩·米尔坎(Arnon Milchan)的贵重礼品,并涉嫌为送礼人谋利。内塔尼亚胡一家则否认在该案中有任何不当行为。

在新披露的录音中,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和尼尔·迈蒙对总理和科比·迈蒙之间的关系开起了玩笑,并提及了科比·迈蒙从一桩金额达数十亿美元的私营企业与国家间天然气交易中获得巨额利润一事。

“哥们儿,你得帮帮我。我爸帮你爸完成了那么棒的交易,哥们儿。他在议会上多努力啊,哥们儿。” 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在录音中说道。

“你欠我们的,欠我们2.5万谢克尔(约合7255美元)。”阿布拉莫夫插嘴道。

亚伊尔·内塔尼亚胡继续说道:“哥们,我爸给你们促成了200亿美元的交易,你连400谢克尔(约合116美元)都不能帮我付一下吗?”

2015年12月,内塔尼亚胡成功地终止了长达一年的拖延,在议会和内阁中极力游说,批准了一桩极具争议的天然气交易。

2014年6月23日,塔玛尔气田钻探现场俯瞰图。(图片来源:Moshe Shai/Flash90)

批评人士称,这桩交易实际上造成了天然气市场的双头垄断局面,以色列消费者将面临更高的天然气价格。但该交易的支持者则表示有必要保护天然气公司,如此才能吸引相关企业耗资数十亿美元开发天然气田。

自2009年和2010年发现塔玛尔(Tamar)和利维坦(Leviathan)油气田后,以色列一直尝试着开采近海天然气。对塔玛气田的开采已经开始,但面积更大的利维坦气田却屡屡推迟动工。据估计,利维坦气田的藏气量约为5350亿立方米,另有3410万桶浓缩油。由诺布尔(Noble)和德雷克(Delek)公司控制的塔玛尔气田位于海法港以西80公里处,藏气量则约为2010亿立方米。

据称,科比·迈蒙通过与Isramco Negev 2合作而掌握了塔玛气田约29%的股份。Isramco Negev 2则为塔玛气田和德雷克公司的新合伙人。

在录音的其他部分中,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尼尔·迈蒙和阿布拉莫夫也不断提起当晚遇到的脱衣舞娘和妓女等女性。亚伊尔对尼尔·迈蒙开玩笑道:“我给她(指一名女服务员)发个短信,就能像外卖一样把她带走。”

“你知道我手机里有多少脱衣舞娘的电话吗?”阿布拉莫夫补充说,“一半都是。”

阿布拉莫夫嘲笑亚伊尔和尼尔·迈蒙就像“傻瓜”一样站在脱衣舞俱乐部外面:“如果你们被拍到了,你们知道自己看起来像什么样子吗?”阿布拉莫夫还表示,以色列知名的Pussycat脱衣舞俱乐部是他们当天的其中一站。

2017年10月3日,特拉维夫的Pussycat Dolls脱衣舞俱乐部。(图片来源:安德鲁·托宾)

随后,尼尔·迈蒙称自己当晚在脱衣舞娘身上花费了3000新谢克尔(约合870美元),阿布拉莫夫则称自己花费了约2000谢克尔(约合580美元),买到了“两次或三次”单独表演。

亚伊尔·内塔尼亚胡还谈到了一名被认为正与其交往的女性。亚伊尔说道:“如果你愿意,我可以帮你安排****”(部分言论因涉及冒犯隐私而未通过Hadashot审查)。亚伊尔还表示,他可以因为替她拉皮条而收取费用。

Hadashot新闻报道称,这些对话发生在由总理办公室提供的防弹车里,车上的司机也是国家公务人员。国家安全机构辛贝特(Shin Bet)的一名保镖整晚陪同在旁。

亚伊尔和阿布拉莫夫开玩笑称,如果这名保镖丢掉了工作,将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如果他被炒了。”阿布拉莫夫说,“我们得杀了他。”

“你离职的时候小心点。”他们对这名保镖说道,“你可能会死哦。”

报道称,当晚的最后,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和阿布拉莫夫在帕克的宅邸下了车。

2014年7月,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右)与时任辛贝特负责人约拉姆・科亨在特拉维夫的以色列国防军总部。(图片来源:Haim Zach/GPO/Flash90)

上周,辛贝特前任局长约拉姆・科亨(Yoram Cohen)指出,他曾经不支持向总理的两个儿子提供永久性公款保镖服务,但其建议并未被采纳。

之前,以色列总理办公室称对内塔尼亚胡之子的安保工作决策是由总理办公室的安保部门做出的,总理一家并未参与。

总理办公室在回应中驳斥了科亨的言论,称彼时正是科亨建议对亚伊尔及其弟弟阿弗纳・内塔尼亚胡(Avner Netanyahu)(两人均为20多岁)进行保护的。这也使二人成为了首批拥有私人保镖的以色列总理子女,且两人出国时还有汽车和司机随行。

Hadashot新闻报道称,内塔尼亚胡的律师约西・科恩(Yossi Cohen)在当晚节目播出前曾致信Hadashot,要求不要播放录音。尽管遭遇了来自总理办公室的阻力,Hadashot新闻频道当晚仍然进行了播放。

在致Hadashot新闻频道的声明中,内塔尼亚胡一家称该录音是意图打倒总理的“政治迫害”。

“你们的政治迫害达到了前所未有的低劣程度,竟然播放了两年半以前醉酒的年轻人之间的私密玩笑话。”声明中写道。

声明还称,总理并不知道亚伊尔和尼尔·迈蒙之间的友情,亦表示总理内塔尼亚胡并不认识科比·迈蒙。

2013年12月8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右)与妻子萨拉、儿子亚伊尔在总理官邸。(Haim Zach/GPO/Flash90)

在另一份声明中,总理办公室为内塔尼亚胡家庭成员的安保工作安排进行了辩护,称内塔尼亚胡一家并未参与安保决策的制定过程。

罕见的是,亚伊尔·内塔尼亚胡还对此发布了一份个人声明,称报道“具有偏见且可耻”,并宣称这些录音是以非法手段获取的。

“在那天深夜的对话中,在酒精的作用下,我说了一些关于女性的蠢话,以及其他一些不该说的蠢话。这些言论不能代表我的身份、我从小被培养的价值观和我所坚信的原则。”亚伊尔写道,“我为说过这些话感到后悔,并向任何可能被冒犯的人道歉。”

同时他也特别否认了科比·迈蒙从天然气交易中获利的暗示。

“我所说的关于尼尔·迈蒙的话仅仅是一个糟糕的玩笑而已,只是为了嘲笑他,任何有理智的人都能听懂。”亚伊尔强调称,“我对天然气交易从来就不感兴趣,也不了解任何细节。”

犹太复国主义联盟主席阿维·加贝(Avi Gabbay)对此表示,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和尼尔·迈蒙的友情可能暗示着总理和科比·迈蒙间存在更加深厚的联系,影响了关于天然气交易的谈判。

于2016年辞去了内阁部长职位的加贝亦表示:“我在政府里针对腐败的天然气交易进行斗争时说过,我很清楚还有更大的事瞒着我们。”

2015年12月2日,时任环保部长阿维・加贝在议会讨论极具争议的天然气交易。该交易近期获得了以色列政府批准。(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我可以告诉你们,内塔尼亚胡慷慨地把本属于我们的数百万美元拱手让给了塔玛尔气田的所有者,这让我感到很奇怪。我一直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和大众利益作对,去维护Teshuva、诺布尔和迈蒙。”加贝补充道。

其他的反对党成员称,录音内容揭示了内塔尼亚胡父子挥霍无度的生活。

梅雷兹(Meretz)党议员塔玛尔·赞德伯格(Tamar Zandberg)在录音播出后立即在推特上写道:“太龌龊了,这些‘朋友们’,享乐主义,洋洋得意,占据公款的样子,对女性的攻击和不尊重,还有买春的‘乐子’。真恶心!”

犹太复国主义联盟议员斯塔夫·沙皮尔(Stav Shapir)在推特上抨击内塔尼亚胡的回应声明道:“不,内塔尼亚胡。我所认识的每位家长都将对此感到羞愧,并扪心自问自己怎么会把子女教育得如此道德败坏。”

以色列前总理埃胡德·巴拉克(Ehud Barak)在推特上写道,亚伊尔·内塔尼亚胡是“一个在腐败的泥沼中长大的自恋狂。这种腐败是从亿万富翁那里获取利益、并牺牲大众利益而完成的一桩桩黑暗交易”。

近几个月来,亚伊尔·内塔尼亚胡因为私生活混乱、卷入总理贪腐调查以及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争议性言论而频频登上头条。

《以色列时报》对本文亦有贡献。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