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一,三名美国科学家凭借对日常生理节律的发现荣获诺贝尔生理医学奖。其中,来自布兰迪斯大学的迈克尔·罗斯巴什(Michael Rosbash)为犹太人后裔。

另外两位诺贝尔奖得主分别为缅因大学的杰弗里·C·霍尔(Jeffrey C. Hall)以及洛克菲勒大学的迈克尔·W·扬(Michal W. Young)。三人成功分离出了果蝇体内的一种可控制日常生物节律的基因,因而获得了诺奖荣誉及900万克朗(约合110万美元)奖金。

现年73岁的罗斯巴什有德国犹太血统。他的父亲为犹太人,1938年携家人从纳粹德国逃至美国,并曾担任马萨诸塞州布鲁克莱恩市一座改革派犹太会堂的诵经人。

罗斯巴什2013年曾获邵逸夫奖,彼时在其自传中便提到了父母移民之事。

“我的父母从纳粹德国逃离出来,并在美国开始了新的生活。”他写道,“一句话总结就是,经过多年的困难和大量辛苦劳动后,我的父母让自己和两个孩子过上了即便不算舒服、却也令人满意的生活。”

罗斯巴什于1974年来到布兰迪斯大学,并在犹太人创办的非宗教学校中担任神经科学与生物学教授。

2017年10月2日,三位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奖者的介绍出现在颁奖现场。(图片来源:法新社/Jonathan NACKSTRAND)

2017年10月2日,三位诺贝尔生理医学奖获奖者的介绍出现在颁奖现场。(图片来源:法新社/Jonathan NACKSTRAND)

诺贝尔奖大会总结三人的贡献称:“他们的研究发现解释了动植物与人类是如何调节自身生物节律、与地球进化同步的。”

大会表示,72岁的霍尔、73岁的罗斯巴什以及68岁的扬“能够窥视我们的生物钟并阐明其内在运作规律”。

地球上的生物能够适应地球的运转规律。多年前科学家们已经发现,人类与其它生物都有一种内在的生物钟,以帮助自身预测并适应昼夜节律。

生物钟影响着荷尔蒙水平、睡眠、体温以及新陈代谢等生物功能。当时区发生改变、但人体内的生物钟与外界环境不同步时,人们就会产生时差反应。

不过,此次获奖的三人则进一步发展了这一成果,成功分离出了果蝇体内的一种控制日常生物节律的基因。

“他们发现,这种基因内含一种蛋白质,其浓度在夜间会累积,在白天又会被分解。” 诺贝尔奖团队表示,“随后他们发现了更多的蛋白质成分,揭示了细胞内生物钟的运行机制。”

诺贝尔大会的朱利恩·兹耶拉丝(Juleen Zierath)表示,三名诺贝尔奖得主提高了人们对“适当睡眠重要性的意识”。

“今天早上意想不到的消息肯定影响了我的昼夜节律。”罗斯巴赫当天在布兰迪斯大学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我很高兴与杰弗里和迈克尔一同获此殊荣。”

————————

相关阅读:

以色列诺贝尔化学奖得主阿龙•切哈诺沃在线谈创新

美国犹太经济学家凭契约理论贡献获诺贝尔奖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