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陶布政策研究中心(Taub Center)本周三发布的年终报告称,以色列的生活成本在发达国家中居最高之列。

这份《2017年国情报告》显示,尽管以色列过去12个月的就业机会有所增加,薪资水平亦上涨,但“以色列的价格水平仍为经合组织中最高的”。

报告发现,以色列的物价指数比美国、法国、德国、卢森堡等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高出23%。

数据显示,仅瑞士、冰岛、挪威、丹麦、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价格指数亦较高。

以色列高昂的生活成本、失控的房地产价格已成为该国数年来的主要问题,由此引发了一系列大规模抗议活动,政府也承诺将进行改革,降低住房成本。

2015年3月2日,罗斯柴尔德大街上的示威人群支起帐篷。(图片来源:美拉妮·利德曼/以色列时报)

报告发现:“房价上涨的速度继续高于租金上涨速度,拥有房屋的收益程度正继续下降。”

平均工资的增加导致了“消费量的大幅增加”,人们的生活水平也有所提高。不过,大部分的劳动力市场仍然经受着低生产率和低工资现状。

报告警告称,从长期来看,以色列经济增长的速度将放缓,其原因为劳动年龄人口比例较低,低就业人口数量增加,且劳动力缺乏现代市场必要的技能。

超正统犹太群体的就业率正持续上升。从2008年到2013年,超正统犹太人的工作人数比例已上升了百分之九,拥有工作的女性人口在该群体女性总人口中占73%,男性中的这一数字仅为36%。

2014年10月26日,希伯来大学校内的一名阿拉伯学生。(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报告还发现,以色列阿拉伯人的寿命居阿拉伯-穆斯林世界最高,平均为79岁。但这一数字仍落后于以色列犹太人(82.7岁)和经合组织(OECD)的平均值(81.6岁)。

以色列穆斯林的婴儿死亡率也比犹太人更高,每千名新生儿的死亡率为7.5人。这一数字在以色列犹太人中为2.7人,在以色列基督徒中为3.0人,以色列德鲁兹人中则为3.4人。

“人口总体寿命尤其是婴儿死亡率与人口的社会经济状况有关。以此衡量,以色列阿拉伯人较其他阿拉伯-穆斯林国家的阿拉伯人更富有。”报告写道。

报告亦指出,以色列政府对医疗保健的投入较OECD平均水平低15%,致居民在私人保险计划上的私人健康支出增加。

————————

相关阅读:

经合组织:以色列生活成本高贫富差距严重

经济学家:在以色列获得成功靠拼爹

有房为富:以色列高生活成本下的社会困境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