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技术行业一直在寻找新的优秀人才,而以色列等国即将面临技术工人短缺的困境,美国创业公司Toptal为雇主们找到了另一种更为灵活的方法:该公司将雇主与最合适的人才进行按需远程匹配,不论两者距离有多远,从而免除了人才搬迁或出国的麻烦。

企业家塔索•杜•瓦勒(Taso Du Val)于2010年成立Toptal公司,他曾被《福布斯》评为2015年“企业技术”类的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之一。Toptal建立的网络将认可的全球顶级人才与全球技术公司按需联系在一起。Toptal称其年收入超过1亿美元,拥有上千家客户,包括J.P.摩根和辉瑞等《财富》世界500强企业以及Airbnb和Zendesk等创业公司,并且与约400家以色列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

杜•瓦勒现年31岁,在今年初首次抵达以色列期间接受采访时表示:“从本质上说,我们几乎打造了一个云端硅谷,高素质人才、包括以色列人才都是硅谷的一部分,只不过它是虚拟的。”

杜•瓦勒称,目前最优秀的工程师来自俄罗斯和阿根廷,这些国家自己就急需工程师,但那些住在周边小城市的工程师在大公司求职时往往需要搬家。不过,Toptal可以让这些工程师在家就能拿到大项目。

杜•瓦勒表示:“或许在哥伦比亚或阿根廷的某个偏远山区就住着一个天才或十分聪明的孩子。如果每个国家都有一个天才,那加起来已经不算少了。实际上,每个国家都有不止一个能干的人,我们能够将这些顶尖人才与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全球各国的企业进行匹配,为这些企业提供高素质的工程师。”

包括以色列在内的全球各国政府目前都致力于开展活动应对全球工程师短缺的问题,以便为互联度越来越高的世界提供支持。万宝盛华集团指出,全球雇主表示正在经历自2007年以来最严重的全球人才短缺。在接受调查的4.2万名雇主中,40%的雇主表示找不到合适的雇员。2016年10月发布的《人才短缺调查报告》显示,IT行业的人才短缺问题在过去几年一直很严重。

以色列高科技领域一直是该国经济的增长引擎,但由于学习计算机科学、数学和统计学的学生越来越少,这一领域极度缺乏工程师和程序员。

过去10年,以色列本土高科技企业数量几乎翻了一番,随着这一领域的活动呈现爆炸式增长,技术工人匮乏的问题日渐突显。由于人们大多愿意尝试自己开公司,而不愿意加入其他公司;且成功企业家纷纷回国开设创业公司,因此每年约有1000家高科技创业公司落户以色列。

申请加入Toptal的人员必须经过严格筛选,包括语言和个性测试。该公司官网显示:“申请人必须具有极好的英语读写说能力。此外,我们还会深入考查申请人的个性品质,希望寻找富有激情、有闯劲、有实践经验且完全投入自己工作的人。”

随后,申请人员还会接受技术知识和解决问题能力测试,只有获得“极其优异成绩”的申请人才会入选。然后,他们还会接受各自领域专家的面试。最后,会给他们分配一个测试项目。

Toptal表示,仅3%的申请人可以通过这个筛选过程。

随后,Toptal通过程序自动化的软件对客户和人才进行完美匹配,省去了耗时的简历筛选和面试。

自2012年来,Toptal已与约400位以色列客户合作,这些客户都需要人才和技术工人,而这正是Toptal擅长为其客户开发的资源。

杜•瓦勒表示:“今年,我们单单与以色列企业的合作就很可能创收几百万。我们每年在以色列的同比增长率高达百分之好几百,而且我们的网络中有许多活跃的以色列人才。”

杜•瓦勒是Toptal的联合创始人兼CEO,他以前在经营一家小型工程咨询公司时意识到自己许多海外的同事和他在谷歌及脸书的朋友以及同事一样优秀,随后萌生了成立Toptal的想法。但他也意识到企业与海外人才对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随着硅谷和美国其他市场以及欧洲对高级工程师需求的猛增,Toptal为雇主们提供了一种全新且富有创意的解决方案。

他表示:“总体上说,我们的模式和优步很像——如果你需要人才并且与他们成功合作,我们会从中抽成,这就是我们的盈利模式。”

总部位于纽约的数据公司CB Insights指出,全球对灵活工作安排的需求与日俱增,而需要合同工的企业数量也在上升。该公司在2016年12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表示:“上百万工人选择将自己的劳动通过兼职、临时工、季节工或租赁劳动,而不是全职的方式承包出去。”

这份报告指出,为灵活劳动力招募和管理提供解决方案的公司还有SnagAJob和ShiftGig,前者是一家为零售业、酒店业和医疗保健业提供按需临时工的在线平台,后者是一家为娱乐业、酒店业和零售业提供按需工人的在线平台。

杜•瓦勒表示:“我在网上编码时,会和其他人,比如以色列程序员沟通。我们会写软件和交易小贴士以及写软件及做其他事情的小窍门。以色列程序员的水平很高,我可以向他们学到很多东西。以色列在软件、编程和工程方面的教育非常先进。在写代码和从事工程工作时,他们非常勤奋,也很聪明。我很钦佩这一点,我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我当然期望未来与更多以色列工程师合作。”

杜•瓦勒表示,Toptal每年的收入超过1亿美元。他表示,在最近与投资者的会谈中,该公司的估值“已经达到10位数,超过10亿美元。”

杜•瓦勒称,Toptal已经收到两家领先的技术公司的收购要约,但都予以了拒绝。

他表示:“即便是今年,我们也有足够的收入到纳斯达克或其他地方上市。但我们目前没必要做这个,就像我们没必要融资一样。幸运的是,我们都很年轻,Toptal的创始团队成员都只有20多岁或30岁刚出头。所以,我们不像其他人有那么多责任或要求,生活中不需要花太多资金。坦白说,我们很轻松,目前不缺钱。”

如果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正式颁发移民新政,美国技术企业就更难为员工申请到签证。但Toptal的业务或许会因此更上一层楼。

杜•瓦勒称:“我并不认为特朗普的移民政策会对我们的业务有很大影响。因为除开政策因素,我们的人才其实并不多,因为我们的标准很高。但如果果真如目前讨论的那样,停止发H-1B签证,那么我们的业务肯定会上升,因为这一政策会对许多企业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