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内政部官员和维权团体称,因数十年前的一些政府工作失误,以色列南部的数百名贝都因人被剥夺了以色列国籍,另有数千名贝都因人正面临相似命运。

Adalah为以色列境内一家维护阿拉伯少数民族权利的法律中心。该中心在反对内政部措施的上诉中称,数十年前,部分贝都因人被错误地给予了以色列公民身份。而因政府尝试纠正这一错误,其子辈或孙辈约数百人自2010年起便先后被剥夺了国籍。

以色列《国土报》上周五报道称,住在以色列南部内盖夫沙漠中的贝都因人在前往内政部办理更换护照等日常业务时,基层政府职员突然将他们的公民身份转为了永久居民身份,这就意味着他们未经任何正式程序便失去了国籍。受波及的人来自各年龄段,也包括退伍士兵及其子女,其中一些人已成为以色列公民达40年之久。

处理Adalah案件的律师萨乌桑·沙赫尔(Sawsan Saher)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内盖夫的贝都因人已经害怕进入任何内政部办公室,唯恐失去国籍。

南以色列的贝都因村庄Hura。(图片来源:Romayan, Wikimedia Commons)

南以色列的贝都因村庄Hura。(图片来源:Romayan, Wikimedia Commons)

内政部部长阿里耶·德里(Aryeh Deri)则表示,以色列并非剥夺其国籍,因为这些居民从来不是合法公民。相反,几十年前这些人不知为何错误地获得了国籍,因此如今内政部正在借机纠正过去的错误。

目前尚无人解释这一错误当初是如何出现的。

失去国籍的以色列居民无法在全国大选中投票,交纳的国家医疗保险费用会更高,也不能申请护照出国。而地方政府也不会收到无国籍居民缴纳的市政费用。

2015年12月,以色列议会内政委员会曾就此问题进行讨论。Adalah提交给内政部的上诉书中写道,在这次讨论中,内政部官员批准让办事员核对贝都因人的父辈或祖父辈是否在1948至1952年间登记成为公民。

八个月后,内政部公民身份部门负责人罗恩·耶鲁沙尔米(Ronen Yerushalmi)向内政委员会提交了一封信,信内称约2600名贝都因人在当时误被给予国籍。同时他补充道,这一数字并不准确,还需展开更细致的调查。

在内政部2016年10月的一次正式回复中,部长德里表示,2010年新政策实施以来已有60名贝都因人失去国籍,其中18人已申请重获国籍,结果为:12人被拒绝,其余6人的申请则已通过。

内政部回复称,申请人被拒绝的原因包括:无法证明其生活重心在以色列(需提交年账单、银行及疫苗接种记录等大量证明材料)、有犯罪记录或希伯来语不够好。

以色列阿拉伯议员艾达·图马-斯里曼。(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以色列阿拉伯议员艾达·图马-斯里曼。(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德里还表示,失去国籍的贝都因人如今地位并无下降,因为从法律意义上讲,他们的父辈就不是以色列公民,他们也不是。

联合阿拉伯名单党议员艾达·图马-斯里曼(Aida Touma-Sliman)和沙赫尔说,德里给出的数字非常不准确。她们还指出,在过去一年半里,她们已面见了近几年被剥夺国籍的数百名贝都因人。

图马-斯里曼坚信自己揭露的“只是冰山一角”。她承诺要开展“一项大规模调查”,以确定有多少人已经或可能受此影响。

在上诉中,沙赫尔要求恢复所有因此政策而失去国籍的人,取消该政策并制定明确的规范,以防此类情况再度发生。图马-斯里曼则表示,若内政部不同意这些要求,她将递交提案至最高法院。

基层办事员取代最高法院

 

2015年12月以色列议会委员会讨论此问题时,委员会法律顾问吉拉德·克伦(Gilad Keren)明确表示此政策不合法。

“基于错误信息而获得公民身份的情况下,法律仅在该人获得公民身份三年后才允许内政部长废除其国籍。”她说道。

2017年5月24日,以色列内政部部长阿里耶·德里。(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2017年5月24日,以色列内政部部长阿里耶·德里。(图片来源:Hadas Parush/Flash90)

她补充道:“三年后,即使公民提供错误信息,也需要法庭来取消其国籍。因此我不明白,国家犯错且一个人已成为公民达20年时,怎么就能改变他们的身份呢?”

沙赫尔在向内政部及总检察长办公室的上诉中称,此政策是不合法的,因为它歧视了贝都因人,且此前并无犹太人因父辈或祖父辈身份问题而被剥夺公民资格。她还称该政策违反了国际法,因为国际法禁止政府让人民陷入无国籍境地。

错误如何发生?无人知晓

图马-斯里曼说,没有人向她解释为何出现了公民登记错误。

“他们只是说出现了错误,正在让一切回归正轨。”她说道。

沙赫尔表示她试着找出错误源头,但一无所获。不过她强调了一个事实:以色列内政部所重新核查的1948年至1952年间,阿拉伯裔以色列人正处于军事统治之下。

19世纪后期巴勒斯坦地区的贝都因人。(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 via Library of Congress)

19世纪后期巴勒斯坦地区的贝都因人。(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 via Library of Congress)

因此,当早期以色列政府要求阿拉伯居民登记公民身份时,那些内盖夫地区的贝都因人可能并不知情,或并不被军方允许离开划定的区域。

总检察长:“我们认为不需要介入”

以色列总检察长办公室2017年8月16日向Adalah致信道,他们“没有理由介入”内政部当前的政策。

《以色列时报》记者曾阅读这封信。信上解释道,内政部正复审数千个相关案件,且自2016年起,内政部已经单独召见案件当事人直接处理问题,而非突然改变他们的身份。

内政部告知被召集的人称,只要没有犯罪记录等法律障碍,内政部也为他们开启了一条重获国籍的快速通道。

信上还补充道,自2016年新政策颁布后,国籍申请人并没有再次遭到拒绝。因此,既然“程序有其正当性”,总检察长办公室也就没有理由介入了。

然而,信中并未写明新政策实施以来有多少人得以重新入籍。

————————

相关阅读:

担忧人口减少 反贝都因一夫多妻计划遭阿拉伯女权主义者抵制

挣脱传统束缚 贝都因女性闯出独立天地(上)

挣脱传统束缚 贝都因女性闯出独立天地(下)

组图:贝都因人的游牧生活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