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日晚,数千名女性在耶路撒冷游行,要求重启巴以和谈,并呼吁巴勒斯坦解放组织(PLO)反对控制加沙地带的哈马斯。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下属的对以社会交流委员会(Committee for Interaction with Israeli Society)由巴勒斯坦民族权利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Mahmoud Abbas)建立,该组织此次邀请了女性和平组织Women Wage Peace(WWP)参与游行,亦因此招致一些巴勒斯坦团体的批评。

这场穿越以色列与约旦河西岸的游行共持续了两周,在周日的耶路撒冷达到高潮。游行队伍从以色列高等法院外开始,至独立公园结束,集会与发言者中同时包括犹太与以色列阿拉伯成员。组织者称,约三万人参加了耶路撒冷的游行,然而目击者称游行人数仅有数千人。

2017年10月8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女性在死海附近参加Women Wage Peace和平游行。(图片来源:美联社/Sebastian Scheiner)

2017年10月8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女性在死海附近参加Women Wage Peace和平游行。(图片来源:美联社/Sebastian Scheiner)

“寻求共同之处”

对以社会交流委员会的齐亚德·达尔维什(Ziad Darwish)博士表示,妇女和平游行得到了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以及巴勒斯坦当局的全面支持。他在上周日下午的电话采访中表示,共20多辆承载了巴勒斯坦妇女的巴士前往了约旦河西岸参加游行。

“我们正在参与。” 他说道。

此次游行与集会遭到了哈马斯的强烈反对。哈马斯官方声明称,对以社会交流委员会的此次邀请“背离了国民共识并冒犯了民族历史”。近日,哈马斯目前正与法塔赫就联合内阁组阁一事进行谈判。

哈马斯也进一步呼吁巴勒斯坦人“对抗”该游行,并“孤立游行的组织者”。

2017年10月8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女性在死海附近参加Women Wage Peace和平游行。(图片来源:美联社/Sebastian Scheiner)

2017年10月8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女性在死海附近参加Women Wage Peace和平游行。(图片来源:美联社/Sebastian Scheiner)

与此同时,阿巴斯给游行者以个人名义致信,呼吁建立一个与以色列和平相处的巴勒斯坦国。

然而,游行受到了国际BDS运动(即“抵制、撤资、制裁”,意在反对以色列占领巴勒斯坦领土)巴勒斯坦全国委员会的谴责。委员会在阿拉伯语声明中谴责这场“女权主义正常化游行”,并呼吁对该行动进行抵制和“和平破坏”。此前,“正常化”一词常被巴勒斯坦人用于形容以色列在约旦河西岸的所有军事合法化行为。

达尔维什反对该控告并表示:“拉马拉与加沙的持续和解努力将不会影响巴勒斯坦解放组织与以色列社会的联系。”

周日上午,8000名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在约旦河西岸的死海北部地区进行了游行。游行参与者中多数为女性,她们聚集在“和解帐篷”中,立起一条由以色列艺术家与活动人士阿迪·耶库铁力(Adi Yekutieli)于2007年所创作的裙状装饰品,高为60米,为有史以来最大裙状艺术品。

许多以色列游行者也参与了晚上的游行,来自以色列各地的巴士因此汇聚在了耶路撒冷。

2017年10月8日,由以色列艺术家与活动人士阿迪·耶库铁力创作的全球最大裙饰。(图片来源:供图)

2017年10月8日,由以色列艺术家与活动人士阿迪·耶库铁力创作的全球最大裙饰。(图片来源:供图)

游行组织者阿娜特·内盖夫(Anat Negev)与堂娜·克什鲍姆(Donna Kirshbaum)表示,WWP不主张特定的和平计划,但强调营造团结以色列人与巴勒斯坦人开启新和谈的共同紧迫感。

“我们在寻求共同之处。” 内盖夫表示,“每个人都想为自己以及子孙谋求安全的未来。”

内盖夫与克什鲍姆均表示,此次游行意在向以色列与约旦河西岸的当权者传达巴以双方强烈渴望和平的愿望。

克什鲍姆在邮件中表示,此次游行也是女性主义的平台,“要求妇女能够在谈判决策的各方面得到平等的对待,正如联合国安理会1325号决议所规定的那样”。以色列是该决议的第一批签约国之一。

2017年10月8日,数千名女性参加Women Wage Peace的耶路撒冷游行。(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2017年10月8日,数千名女性参加Women Wage Peace的耶路撒冷游行。(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此计划的支持者多数为以色列的世俗派人士,所处政治派别亦十分多元化。

犹太定居点者米甲·弗罗曼(Michal Froman)于2016年1月怀孕时被一名巴勒斯坦人刺伤,上周她向法新社表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争取和平。”

“作为一名宗教女性,我认为不相信和平就是不相信上帝。”弗罗曼说道。

游行组织者胡达·阿布亚库布(Huda Abuarquob)为巴勒斯坦人,她的家乡希伯伦是约旦河西岸冲突最为严重的地区。

“此次游行不仅仅是另一种抗议,也是表达我们渴望和平的方式。团结起来,我们就能获得和平。”她表示,“我们必须团结起来,才能获得我们所渴望的和平。”

2017年10月8日,Women Wage Peace组织的女性成员在约旦河附近进行和平游行。(图片来源:Flash90)

2017年10月8日,Women Wage Peace组织的女性成员在约旦河附近进行和平游行。(图片来源:Flash90)

耶路撒冷集会的演讲者中包括宗教与世俗犹太人,亦有定居者及阿拉伯群体成员。其中一位演讲者为前议员沙基卜·尚南(Shakib Shannan),他的儿子于今年7月14日在圣殿山袭击中被枪杀。

41岁的雅法居民、开放大学的阿拉伯语讲师、4个孩子的母亲阿迈勒·里汉(Amal Rihan)表示:“我们阿拉伯以色列人感到非常绝望。”

“70年来我们一直在谈论和平,但至今未取得任何进展。” 她说道。

42岁的Zemer居民阿米拉·泽丹(Amira Ziedan)则在高科技部门工作。

作为WWP成员的她表示:“我相信和平。”

“巴以妇女团结起来后将变得强大。我们要告诉我们的领导人:要停止战争,要共同达成政治协议。”她表示。

各通讯社与《以色列时报》工作人员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医疗促和平:巴勒斯坦官员向海法Rambam医院儿童捐赠善款

拉宾遇刺至今 巴以和平前路在何方?

和平从青少年谈起:Roots项目增进巴以年轻一代互相了解

巴以续签协议 合作维护约旦河西岸水供应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