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三,数千名来自厄立特里亚和苏丹的庇护寻求者在位于赫兹利亚的卢旺达驻以使馆外抗议卢旺达与以色列达成协议、接受被以色列驱逐的非洲难民的行为。

组织者称,此次抗议为卢旺达全球驻外机构的系列抗议活动之一。

抗议组织者陶格德·奥马尔(Togod Omer)来自苏丹, 他在集会上发表讲话说:“这是一场关于难民的国际危机。”

他控诉道,以色列“非但不保护他们”,反倒将遣返他们。

以色列政府计划遣返在以停留的3.8万名非洲庇护寻求者和移民,其中大部分来自厄立特里亚和苏丹。以政府告知称,他们须在60天内离境并前往某个非洲国家,而媒体报道称该国很可能为卢旺达。同意离境者将获得3500美元和免费离境机票,而4月1日前未离境者将面临无限期监禁。

抗议者敦促卢旺达及其总统保罗·卡加梅(Paul Kagame)拒绝以色列的提议。他们高举标语,上写道 “我们不会陷入绝望,我们将叫停遣返计划”、“承认难民是种道德义务”、“我们不相信种族主义者”以及“卡加梅——移民不是商品”等。

2018年2月7日。非洲寻求庇护者和人权活动人士在赫兹利亚的卢旺达大使馆前抗议遣返计划。(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一些抗议者将脸涂成白色,手里的标牌上写着“只因我是黑人就要被遣返并面临死亡”和“如果我是白人还会被遣返吗”的横幅。

以色列官员坚称相关人员为非法滞留以色列,多数为寻求就业机会而非避难,因而在非法入境后应当离开以色列。同时以色列政府反对了人们对其开展种族歧视的指控,并指出,2017年时,约4000名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白人也曾因身份问题被遣返。

抗议活动支持者坚称,以色列并未遵循1951年的《难民公约》(Refugee Convention), 未采取最基本的措施确定移民是否符合难民标准。目前仅有约6500名寻求庇护者完成了以色列内政部的难民身份认定程序,其中只有11人符合条件,比例为0.16%,而这一比例在大多数欧洲国家中都超过了两位数。

2008年便来到了以色列的阿瓦提·阿什巴(Awat Ashbar)原本来自厄立特里亚,37岁的他在抗议活动中表示,他已经“申请了难民庇护”。“但(我)仍未得到答复。如果我的朋友都被遣返了,我很害怕那很快就会轮到我。”

2018年2月7日。非洲寻求庇护者和人权活动人士在赫兹利亚的卢旺达大使馆前抗议遣返计划。(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在接受Ynet新闻网站采访时, 他表示,自己宁愿在以色列坐牢也不愿被遣返。“如果以色列把我扔进监狱, 那我别无选择只能坐牢。我能改变什么呢?我寻求的是庇护,而不是监狱。但如果政府要你进监狱,你别无选择。”

周三的抗议者中有几十人是支持寻求庇护者的以色列人。26岁的吉迪·艾森(Gidi Eisen)在接受Ynet的采访时表示:“这代表着以色列的形象, 我很难过政府如此对待难民。难民来到以色列这个犹太国家是希望得到保护的,我们却将他们遣返到面临绑架、谋杀或有伊斯兰国恐怖分子的地方。”

艾森说:“我不接受政府冠冕堂皇的谎言。每个难民的经历都充斥着暴力。一个由大屠杀幸存者建立的国家却毫无怜悯, 这是让人无法忍受的。”

《以色列基本法:人类尊严和自由》一书作者、前议员阿姆农·鲁宾斯坦(Amnon Rubinstein)也批评了政府的遣返计划。

鲁宾斯坦于本周三表示:“既然以色列在难民公约上签了字,就需要做到以下两件事。第一是审核每一份难民申请,但目前以色列仅审核了极少数;第二,不能将难民遣返到危险的地方。我们有义务、也做得到以上两点。”

“对以色列而言,四万难民不是一个难以承受的经济负担。问题在与他们聚集在南特拉维夫,我也可以理解附近社区居民的不满。但在对他们进行专业的技术培训后,他们可以分散在以色列各地工作 。”他补充道。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