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的住棚节期间,当无人机在拉基士(Lachish)的一个军事训练地中心区域上方盘旋时,它们获得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发现。装载了摄像头的无人机发现了一座罕见的以土买(Idumea)宫殿或神殿,该宫殿具有2200年历史,类似的建筑在以色列国内只有几座。

挖掘中发现的罕见焚香祭坛:一侧是公牛浮雕,另一侧是另一种动物,可能是马(图片来源:克拉拉·阿密特/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无人机的调查范围从北部的贝特•古夫林(Beit Guvrin)和马沙(Maresha)一直到南部的莫夏夫•阿马特兹亚(Moshav Amatzia)。从航拍图像看,这里可能是希腊化时代(Hellenistic period)的建筑遗址,特别是发现了一座装饰有公牛浮雕的祭坛。

在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一份新闻稿中,霍瓦特•阿姆达(Horvat ‘Amuda)发掘负责人——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的奥伦•古特费尔德(Oren Gutfeld)博士、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帕布洛·贝策(Pablo Betzer)和迈克尔·哈伯(Michal Haber)表示,“无人机技术帮助我们决定挖掘的核心地点,而且我们很快意识到,这的确是一个不同寻常的发现。”

和古代以色列人一样,以东人在历史上的多个时期内都定居于圣地(Holy Land)。公元前6世纪,以东人的王国被巴比伦人毁灭。到波斯时期,他们在朱迪亚(Judea)的南部山区定居。而到了希腊化时代,被亚历山大大帝征服后,他们被希腊人称为“以土买人”。最后他们逐渐被同化,成为了犹太人。

考古学家称,“如果这里确实是以土买的宫殿或神殿,那么将是令人激动的罕见发现,因为在以色列国内,类似的建筑用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

挖掘中发现的罕见焚香祭坛:一侧是公牛浮雕,另一侧是另一种动物,可能是马(图片来源:克拉拉·阿密特/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在遗址的其中一个房间里,发现了两座石砌的焚香祭坛。考古学家表示,其中一座祭坛上的公牛装饰“可能象征着以土买人的某种神性崇拜。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称,这只公牛站在“明显是装饰有华丽柱子的神殿正面。”

这座祭坛被考古学家称作是“装饰方面独特又罕见的发现。”此外考古学家还发现了用陶土精心制作的漆碗、带柄壶和油灯。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新闻稿指出,这座以土买建筑看起来是被故意毁坏的,“可能发生在哈斯摩尼王朝对该区域的争夺期间。”

在拉基士(Lachish)发现的建筑遗址表明其可能是被哈斯摩尼王朝王朝(Hasmoneans)故意拆毁的。(图片来源:戴恩·克里斯滕森)

公元前112年,哈斯摩尼国王约翰•许尔堪一世(John Hyrcanus I)攻占了马沙。在希腊化时代,马沙地区是附近的一座以土买要塞,居住着约6000至10000人。之前曾经挖掘过该区域的阿莫斯•科隆纳(Amos Kloner)在一篇《圣经考古评论》(Biblical Archaeology Review)文章中提到,“被攻占之后,马沙的居民被强制改信犹太教或离开当地。”

在建筑内的一个房间里发现的宗教容器,该建筑位于拉基士的一个军事训练地中心(图片来源:克拉拉·阿密特/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科隆纳指出,随后在公元前40年,“罗马征服塞琉古帝国(Seleucid empire)后,帕提亚人(Parthians,即哈斯摩尼领袖安提柯•玛他提亚Antigonus Mattathias的盟友)在反抗希律王(Herod)的战争中破坏了马沙。公元132至135年,在第二次犹太人起义中,贝特•古夫林附近的居民在马沙挖掘了地下的狭窄通道和方室,作为藏身和储存之所。”

霍瓦特•阿姆达附近的区域有很多始于犹太人起义反抗罗马统治者时期的遗址,包括藏身的地道和来自大约公元132至135年巴尔科赫巴起义时期(Bar Kochba Revolt)的一口完整的炊锅。此外,考古学家还发现了其他的地下空间,可能是用于宗教洗浴、榨油以及类似于在贝特•古夫林附近发现的鸽房或采石场的地方。

在拉基士的一个军事训练地中心发现该建筑(图片来源:迈克尔·哈伯/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此次挖掘由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和美国的贝特•李海基金会(Beit Lehi Foundation)资助。贝特•李海基金会是一个摩门教的非营利组织,赞助了多个以色列的挖掘项目。希伯来大学和巴伊兰大学(Bar-Ilan University)的考古系学生以及一些美国志愿者参与了挖掘。

考古学家称,“我们希望在春季继续对遗址进行挖掘,从而收获更多的发现。”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