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和朝鲜领袖金正恩即将到来的会面已经成为全球热议的话题,但可能很快以色列也会有同样具有戏剧性(虽然不太具有历史意义)的会面: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和其前助手、现国家证人尼尔·赫夫兹(Nir Hefetz)。

二. 《新消息报》(Yedioth Ahronoth)报道称,赫夫兹同意与内塔尼亚胡及其妻子莎拉“会面”。警方使用该调查方式旨在观察两名嫌疑人交流时的反应。

但报道同时指出,调查人员仍在考虑是否实行这一 “不同寻常” 的方法。此前内塔尼亚胡的两名下属阿里·哈罗(Ari Harow)和什洛莫·菲尔伯(Shlomo Filber)成为证人后并未经历此种调查方式。

三. 《今日以色列》(Israel Hayom)专栏作家哈依姆·夏因(Haim Shine)表示,内塔尼亚胡涉嫌帮助媒体以换取更多正面报道,但这无可厚非。他写道:“明事理的人都明白内塔尼亚胡并没有腐败——政界人士都想要正面报道……如果这也算贪污的话,那议会大多数成员和政党领袖都需要接受调查,人们应该调查的通过这样的消息警方获得了什么样的帮助。”

四. 随着腐败案调查的展开,有关提前选举的报道越来越多。人们认为,即使其他执政联盟政党同意让步,内塔尼亚胡也可能发起临时投票。

《国土报》记者约西·维尔特(Yossi Verter)写道,关于兵役豁免草案的争论导致执政联盟危机,而警方建议起诉内塔尼亚胡一事推动了提前大选。但他认为,这一切都是一个月前利库德集团制定的战略。直到现在,司法部长阿维奇·曼德尔布利特(Avichai Mandelblit)并未真正起诉总理。

五. 然而,《今日以色列》(Israel Hayom)的民意调查显示:57%的以色列人宁愿提前大选,也不愿就兵役豁免法案向超正统派妥协,相比之下仅17%的人愿意接受兵役豁免法案。

一系列民意调查都增强了内塔尼亚胡连任的信心。调查显示他的支持率远远领先于其所以竞争对手,尤其是未来党。

约拉姆·尤瓦尔(Yoram Yuval)教授认为,内塔尼亚胡身陷腐败丑闻却依然享有高支持率并不奇怪。他在《新消息报》中写道,深层原因在于以色列人潜意识里对叛逆的渴望——“内心深处,我们都希望像内塔尼亚胡一样:了解自身极限,游动于合理与禁忌之间的灰色地带,成功逃脱任何试图抓住我们的人。”

六. 《纽约时报》的大卫·哈伯斯塔姆(David Halberstam)在文章写道,内塔尼亚胡的美国之行似乎有两个不同的议程:一个是为了以色列,另一个则是其自身。

他写道:“内塔尼亚胡用英语向美国听众发表演讲,大声疾呼伊朗的危险性。面对使用希伯来语的以色列新闻媒体,内塔尼亚胡对则声称自己是受害者,并连续数月攻击以色列执法部门的可信度和调查动机。”

七. 《华盛顿邮报》发表伊朗核协议谈判代表温迪·谢尔曼(Wendy Sherman)的文章,表示美国若想认真对待与朝鲜的会谈就需要做好准备。她说:“与伊朗谈判前,明确了谈判的预期目标,我们制定了一份长达100多页的完整协议。该协议内容详细,极具技巧。(美朝会谈)也需要提前做足功课。”

八. 提前做功课的人也许不会对《纽约时报》的一篇报道大吃一惊。该报道称新美国驻以大使馆部分将坐落于东西耶路撒冷之间的无人之地,人们可通过谷歌地图定位大使馆新址,该地点已存在多年了。

地图展示耶路撒冷美国领事馆和美国大使馆的地点。(图片来源:谷歌地图)

但政策的确影响了未来大使馆所在地的选择。周四晚,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希瑟·诺特(Heather Nauert)在回答有关美使馆选址的异议时表示:“我们不会决定边界。这是谈判最终阶段需要讨论的问题。我们决定(大使馆的)位置一部分在西耶路撒冷,一部分在无人之地。”

美国虽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但仍拒绝承认耶路撒冷位于以色列。

九. 《约旦时报》报道称,约旦官员购买农民的橄榄园土地铺设管道运输以色列天然气,农民对此大为恼怒。

为当地居民辩护的律师表示:“该管道宽25米,从橄榄园土地下经过意味着每一寸土地都将被破坏。”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