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内阁本周于加沙举行了双方2014年来的首次会议后,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本周二旗帜鲜明地表达了对此次和解的态度。

“我们希望有人讨论和平进程,承认以色列,当然也就是承认这个犹太国家。如果巴勒斯坦以牺牲我们为代价发起虚假和解,我们是不会接受的。”他在马阿莱阿杜米姆(Ma’ale Adumim)定居点说道。

“我们对任何想促成和解的人都态度直白:承认以色列国,解除哈马斯军事力量,并与意图摧毁我们的伊朗断绝关系,等等。”他补充道。

内塔尼亚胡没有意识到、或故意忽略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本周一接受埃及媒体采访时的表态。否则他应该明白,巴勒斯坦领导人成立联合政府的要求与以色列的要求密切相关。

2017年10月3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总理”拉米·哈马达哈(中)主持法塔赫与哈马斯和解会谈。(图片来源:法新社/Pool/Mohammed Abed)

2017年10月3日,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总理”拉米·哈马达哈(中)主持法塔赫与哈马斯和解会谈。(图片来源:法新社/Pool/Mohammed Abed)

让我们逐一来看。

阿巴斯要求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控制边界、政府部门和加沙地带安全,并称他不会允许哈马斯保存军事力量。他表示:“我不会让黎巴嫩真主党的教训重现”加沙。

好,他们会“解除哈马斯军事力量”。

阿巴斯还要求目前控制加沙的哈马斯由巴勒斯坦解放组织管理。正是因为阿巴斯,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自20世纪80年代末起便已经承认了以色列国。

好,他们已经“承认以色列国”。

的确,内塔尼亚胡仅要求巴勒斯坦政府承认以色列国,但早前他曾明确要求巴勒斯坦承认以色列的犹太国家身份。尽管阿巴斯及其政府曾发誓永不承认以色列的犹太国家身份,但内塔尼亚胡政府继续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共存,双方还曾两次坐在谈判桌前进行和平会谈。

阿巴斯表示,除协助着此次联合会谈的埃及外,没有任何国家可以介入巴勒斯坦内部事务。

从政治层面讲,若和解成功且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控制了加沙地带(然而这个结果似乎不可能出现),伊朗对巴勒斯坦事务的影响力或将因逊尼派强国埃及和伊朗的死对头沙特支持巴勒斯坦建国而大为减少。

另外哈马斯表示,伊朗现在是哈马斯最重要的军事后援。然而美国主要资助和训练的是巴勒斯坦的军事力量。如果美国下达最后通牒,巴勒斯坦可能不会放弃美国的军事支持而选择伊朗的武器支持。

因此,如果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与哈马斯成立了联合政府,且哈马斯的军事力量被解除,那么伊朗对哈马斯以及巴勒斯坦的影响力将大大减弱。

好,他们会“与伊朗断绝关系”。

担心哈马斯获得国际合法性

随着巴勒斯坦联合政府谈判的开启,以色列所担心的是,致力于摧毁以色列的哈马斯将利用和解来获得国际合法性,并正式成为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的一部分;但同时,哈马斯又可能会坚持摧毁以色列的目标,并继续保存武装力量和武器。

2017年7月6日,巴勒斯坦民族组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在与突尼斯总统会面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图片来源:法新社/ FETHI BELAID)

2017年7月6日,巴勒斯坦民族组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在与突尼斯总统会面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图片来源:法新社/ FETHI BELAID)

一位以色列高级官员本周二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时表示:“哈马斯试图获得国际合法性,但不承认以色列的存在权利,不解除武器,又不接受四方原则(Quartet principles)。哈马斯仍是一个图谋摧毁以色列的、残暴且乱杀无辜的恐怖组织。”

然而阿巴斯曾表示,他试图像“统治约旦河西岸一样统治加沙”。以色列似乎对此并不开心,却又默许约旦河西岸的巴勒斯坦安全力量和以色列国防军共同打击恐怖主义

此外,美国、俄罗斯、欧盟和联合国所谓的中东问题四方(Middle East Quartet)曾表示,除非哈马斯放弃恐怖主义并接受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解放组织过去的协议,否则将不会赋予其合法性。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中东特使杰森·格林布拉特(Jason Greenblatt)本周一也在一份附加声明中重申了这一立场,称美国欢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重新控制加沙地区,但成立的联合政府“必须明确承诺不会使用暴力,承认以色列国,接受双方之前的协议和条约,并进行和平谈判”。

因此,阿巴斯和国际社会将达成一致:除非哈马斯放弃武装并承认以色列国,否则将不赋予其合法性。

哈马斯曾宣称不会放弃武装,阿巴斯则表示将在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完全控制加沙前继续大力削减对加沙的财政支出(此前这一做法已加重了加沙的电力和水危机)。因而目前,联合会谈似乎陷入了一个致命的僵局。

2017年7月25日,加沙地带的武装力量参加反以游行。(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2017年7月25日,加沙地带的武装力量参加反以游行。(图片来源:法新社/Mahmud Hams)

在财政削减和埃及的国际孤立与施压下,哈马斯不得不放弃了自己的影子政府,重新开启了和谈。

哈马斯领导人伊斯梅尔·哈尼亚(Ismail Haniyeh)本周二表示,他的组织“愿意付出任何代价促成巴勒斯坦民族和解”。不过,他们将满足的是除了解除武装之外的要求。

同时,以色列安全部门曾多次强调加沙是一个火药桶,且双方的第四轮冲突随时可能爆发。

与其说这是“牺牲”以色列所换取的和解,不如说这是避免另一轮战争的机会,但这需要阿巴斯以及内塔尼亚胡各自表明所需利益。尽管近期媒体对巴勒斯坦和解的报道铺天盖地,但这一愿景依然十分遥远。

拉斐尔·阿仁(Raphael Ahren)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巴勒斯坦获国际刑警组织正式成员身份

中国将更加积极介入巴以和平进程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