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加密的古希伯来语写成的倒数第二份未公开的死海古卷最终由海法大学博士后研究员艾什巴尔∙瑞特森(Eshbal Ratson)博士破解。她表示,这一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共耗时一年。

38岁的瑞特森利用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y Authority)死海古卷电子图书馆提供的高科技图像在电脑上工作了无数个小时,最终解密并拼凑了这60片极小的“拼图”。现在,它们已经组成了一幅完整的“历法文卷”,概括了彼时库姆兰(Qumran)地区的人利用精密的数学计算方法确定年节律和生活方式的方法。

多位学者本周称,这一拼图发现 “重要”而“令人激动”。

“发现一堆被认为毫无复原希望的小碎片并理解文本意义总是令人激动的。”特拉维夫大学教授诺姆∙米兹拉希(Noam Mizrahi)表示,“这一发现从很多层面而言都十分重要。”

被拼接起来的死海古卷碎片。(图片来源:海法大学)

瑞特森称,靠近库姆兰地区的犹地亚沙漠(Judaean Desert)自70年前以来共发现了900多份古卷,此次被解密的古卷是被发现的倒数第二卷,只有通过新的数字技术才能对其解密。

此次的解密成果推动了多个领域的研究前进:除宗派历法的技术研究方面,研究人员发现该古卷的内容主要由一位抄写人员写成,偶尔辅以另一位抄写员的纠正和注释。这便证实了许多希伯来语的语言学假设,比如“tekufa”一词最早被用来形容季节更替时的节日和假日,且古卷内亦略提到了少有人知的“献柴盛宴”(Feast of Wood Offering)。

除了数学计算和语言学突破外,该古卷亦让人们了解到了库姆兰地区在第二次圣殿时期内长达150年的权利争夺。彼时力量弱小的库姆兰人曾极力反抗控制历法的耶路撒冷集权僧侣政权。

瑞特森的初步结论最近在《圣经文学》(Biblical Literature)期刊上发表,由她和导师、死海古卷海法项目研究负责人乔纳森∙本-多夫(Jonathan Ben-Dov)共同撰写。

拼解2000年的历史谜题

极其易碎的60片古卷碎片在几十年前与其他未被解密的碎片混在了一起,后由死海古卷的早期研究人员拼在了平板上。尽管此前曾有宗教学者对碎片的来源提出了不同的猜测,但他们均未留下文字记载。不过瑞特森表示,她从平板上碎片的拼接方式中得到了线索。

这些深棕色羊皮纸碎片的大小不等,最大的面积为3.9厘米×2.8厘米,小的不超过1.5厘米×1.5厘米。瑞特森称她使用了类似于Photoshop的一款图片处理软件放大并处理了单词间的裂缝。

艾什巴尔∙瑞特森博士。(图片来源:海法大学供图)

当她慢慢地在电脑屏幕上移动和添加碎片图像后,她注意到了一个很长且扭曲转折的旁注。 “(这就是)解密古卷的关键。”她说道。

这个旁注碎成了6片,详细阐述了庆祝神秘的“献柴盛宴”的方法。旁注开始于两列文字之间,但之后突然写到了其他地方,这让她不由思考这些文字是不是同一个注释。海法实验室内的博士生阿萨夫∙加耶尔(Asaf Gayer)推测称,也许抄写员只是因为两列之间无处写字了,才将文字写在了其他地方。

基于加耶尔的推测,瑞特森将古卷两处的注释文字拼在了一起。这就让她将不同的行列连在了一起,从而使碎片化的文本更加连贯。

“有时候,只要有个开头,接下来便顺利多了。”她说道。

瑞特森估计,拼在一起的60片碎片只是原古卷内容的一半左右。然而,由于这一文本遵循了其他历法古卷内的常见公式,所以她相信,自己有能力根据半个单词或句子提示修复文本。

“一旦你拼出了一些完整的句子,你便可以知道剩下的内容。”瑞特森说道,“就像拼图一样,刚开始我们并不知道完整的图案,但过了一会我们就会知道接下来的图案是什么,也就知道如何将碎片拼在一起。”

特拉维夫大学的米兹拉希赞同了瑞特森对文本的基本修复方法,但他补充称,既然大多数公式化语言基于的都是不完整的片段,那文本就可能存在漏洞。

“我们总是需要对文本修复持谨慎态度,但这一特殊类型(的文本)十分公式化。”米兹拉希说,“该类型的文本修复相对安全,但记住,它是粗略的,永远不可能准确。”文本修复可以为读者提供一个粗略的概念,但学者时常会发现文本出现不匹配或不一致。

在库姆兰被发现的、尚未被移出洞穴外的死海古卷。(图片来源:public domain via wikipedia)

这部古卷和其他八部一样,都是用学者米利克(Milik)的“加密A(Cryptic A)文字”写成。瑞特森称,这种文字于20世纪50年代被解密,实为一种替换代码。抄写员会用字母表里的其他字母、用上下颠倒的字母或与希腊语或古希伯来语类似的特殊符号替换希伯来语字母。 “这是一种简单的加密文字……因为语言本身就是希伯来语。” 她说道。

本-多夫假设称,加密是“一个特权问题”。米兹拉希同意这一看法并表示:“用神秘文字写作具有某种社会功能。它能让人觉得,读别人不懂的东西很重要。”

瑞特森称,以加密A文字书写的、所有已被破解的内容并没有被加密,学者也将继续思考其作用。

“每一篇新文本都为我们揭开了宗教和精神生活极其丰富而复杂的画面。”米兹拉希说道,“看到这些微小的碎片如此有意义,实在令人欣慰。”

库姆兰洞穴远景。(图片来源:Shmuel Bar-Am供图)

为调查更多关于死海古卷洞穴的谜题,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和以色列政府正联合开展一个项目,且对其寄予厚望。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