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维夫(犹太通讯社)——丹尼尔·鲁宾(Daniel Rubin)是犹太人回归(aliyah)潮中的一张新面孔。

十年前,27岁的鲁宾从洛杉矶搬来以色列,在耶路撒冷的犹太宗教学校念书。后来,他在以色列军队服役,读大学和工作期间往来于以色列和美国。

但上个月,他和妻子移民到了以色列。他们定居在特拉维夫,这样一来鲁宾就可以在此成立他的初创企业,并享受这座海滨城市的地中海风情。

鲁宾表示:“特拉维夫是座年轻、有趣、刺激的城市。我来自洛杉矶,所以我特别喜欢沙滩。”

鲁宾夫妇是2016年定居在特拉维夫的3000名新移民中的一员,特拉维夫也连续三年被冠以以色列“犹太人回归之都”的称号。

鲁宾的故事也反映出犹太人回归的最近变化。

来自前苏联地区的移民自20世纪90年代开始有所减少,犹太回归潮陷入史上低点。继续选择移民的人多数来自西方国家,也更倾向于定居在以色列的大城市。作为以色列的文化之都,特拉维夫成为了目前最受欢迎的移民目的地。

丹尼尔·鲁宾:“特拉维夫是座年轻、有趣、刺激的城市。”(图片来源:Noi Arkobi)

丹尼尔·鲁宾:“特拉维夫是座年轻、有趣、刺激的城市。”(图片来源:Noi Arkobi)

“以色列曾救了数百万名来自穆斯林国家和东欧地区的犹太人。”知名犹太人口统计与移民学者塞尔吉奥·佩戈拉(Sergio DellaPergola)表示:不过现在,离散的犹太人都是自由人了,他们中大多数都在工作,都是城市人,也不再在贫民窟遭受迫害。因此,现在的移民潮和过去是截然不同的。现在的犹太人回归是出于自愿,而且基于以色列所提供的就业和生活能力进行。

以色列是由逃离迫害的犹太人建立的国家。在19和20世纪,俄国及欧洲反犹主义和纳粹大屠杀都推动了以色列建国的早期活动。以色列建国后,犹太人从20世纪50年代的中东、70年代的埃塞俄比亚以及90年代的前苏联国家源源不断地涌入了以色列。

近年来,法国的反犹主义以及乌克兰内战导致以色列移民数量继续攀升,来自俄罗斯的移民人数更是在2016年创下了10年来的新高。不过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的移民浪潮已逐渐褪去。以色列中央统计局数据显示,在为以色列增加了100万名移民后,前苏联的犹太移民潮已大致结束,移民总数又降至20世纪80年代以前的最低点。

与此同时,以欧洲和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犹太移民数量则相对稳定。因此,来自西方国家的新犹太移民数量在总数中占据了很大一部分。

来自西方国家的犹太人明显更喜爱大城市。自1989年起,以色列城市能够吸引到的新移民比例不到4%,特拉维夫作为以色列人口第二多的城市,人口数量为耶路撒冷的一半,新移民比例仅为3%。但2016年,特拉维夫成为了12%新移民的目的地。以色列移民部表示,另外三个最受新移民欢迎的城市分别为:耶路撒冷(10%),内坦亚(9%),以及海法(8%)。

十几个近期移民到特拉维夫或正在考虑移民的人在采访时表示,创业氛围、自由环境以及大都市式的生活方式是特拉维夫最具吸引力的特点。

在耶路撒冷生活了一年后,鲁宾和他23岁的妻子塔莉娅搬到了特拉维夫。鲁宾表示,他们很喜欢耶路撒冷以及那里的现代正统犹太社群;但只有在特拉维夫,他才能经营自己的初创公司The Pub Hub,在白天将酒吧改造为共享办公区域。上个月,他在特拉维夫最繁华的罗斯柴尔德大街开设了第一家店面。

2015年6月18日,特拉维夫一名男性在步道上骑车与狗狗一同散心。(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2015年6月18日,特拉维夫一名男性在步道上骑车与狗狗一同散心。(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鲁宾表示:“特拉维夫的氛围、活力和机会都是独一无二的。”

以色列经受住了全球经济衰退的考验,特拉维夫又因是其金融和商业中心而贡献突出。过去13年里,以色列经济以每年平均4%的速度增长,失业率降至近5%。

这主要归功于以色列的初创企业。特拉维夫市政府的数据显示,以色列全国5000家早期初创企业中有1450家都在特拉维夫,平均每300个市民中就有不止一家初创企业,这在全世界是首屈一指的。大部分的初创企业都着眼于国际市场,这也为当地会说英语的人才提供了大量工作机会。

受访者表示,特拉维夫最吸引人的地方就是其生活方式——咖啡厅、夜生活、沙滩,以及众多会说英语的人。市政府数据显示,特拉维夫有1748家咖啡厅、酒吧和夜店,平均每230个市民中就有1家,此外还有1500家餐馆。

以色列Birthright’s Excel项目(面向全世界犹太人的为期一年的奖学金项目,让犹太年轻人了解并参与以色列社会活动和创业进程)官员乌里·加夫尼(Uri Gafni)对上述特点做了总结。

他说:“特拉维夫为这些来到以色列的年轻专业人士提供了他们所需要的东西——夜生活、酒吧、沙滩。这种自由开放的环境包容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让他们能在工作与生活之间获得微妙的平衡。”

Nefesh B’Nefesh组织的员工表示,虽然特拉维夫吸引了许多世俗人群,但越来越多像鲁宾这样的正统犹太人也来到这座城市。该机构数据显示,在过去两年他们曾帮助的移民中,17%为正统犹太人,这与以色列各地的情况相似。

近年来,特拉维夫市政府对生活质量进行了投资,推出了共享自行车、重建迪岑哥夫广场和露天市场等服务。同时,特拉维夫还被定位为“国际都市”,2016年举行的“同性恋游行周”(Pride Week)吸引了超过20万名狂欢者和一些美国名人参加

移民潮的缺点之一在于人们也可以选择离开。佩戈拉表示,许多搬到特拉维夫的移民有时也会回到家乡,或者往返于两地。由于今年夏季房价同比上升了13%,即便是在以色列生活的人也会被挤出这座城市,特拉维夫与以色列其它城市之间的迁移率已经成为以色列最高。

佩戈拉认为,对特拉维夫来说好消息就是,虽然几十年来有人搬离,但仍有渴望在大城市改变人生的年轻一代为这座城市注入新的活力。

——————

相关阅读:

2015年以色列新增移民人口创十年来最高纪录

以色列新移民为“创业的国度”带来创新思维

五名开封犹太后裔移民以色列

犹太新年前夕以色列人口达840万 移民人数创新高

以色列将接纳9000名埃塞俄比亚新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