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亚伊尔•斯特恩的父亲在特拉维夫被一名英国警察枪杀4个月后,他出生了。从他蹒跚学步开始直到4岁,他都相信父亲在美国工作,总有一天他会回来的。亚伊尔一掌握字母表,便开始给父亲写信,说非常想念他,并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他。

1947年11月29日,联合国投票通过了关于巴勒斯坦分治的决议,各自建立一个犹太国家与一个阿拉伯国家。巴勒斯坦的犹太人欣喜若狂,情不自禁地唱起歌、跳起舞。

亚伊尔当时感到疑问,为何大家都如此高兴,别人告诉他说犹太人将要建立自己的国家了。也是那时,他知道了他的父亲是在1942年2月12日为犹太人的独立与英国人战斗中被杀的震惊消息。

亚伊尔的父亲叫做亚伯拉罕•斯特恩,在20世纪30年代,一直是地下组织Etzel的成员。这是一个以武力对抗阿拉伯恐怖活动的准军事组织,他们坚信每个犹太人都有住在巴勒斯坦的权力,将许多当时还是“非法的”移民带到巴勒斯坦是他们的使命。1939年5月英国发布的白皮书对移民进行了严格限制,Etzel开始了反抗英国人的行动。Etzel的会歌就是由斯特恩所作,名为《无名的战士》。

4个月后,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Etzel停止了对抗英国的行动。毕竟,英国当时也在打击纳粹。然而,斯特恩却坚持认为英国是巴勒斯坦犹太人真正的敌人,必须坚持与他们作斗争。于是他脱离了Etzel并创建了Lehi。

地下组织Lehi的成员都很崇拜斯特恩(代号亚伊尔)以及他的信仰。大多数人与他素未谋面,却都毫无保留地追随他以及他的训令,出生入死。年仅15岁的孩子,被煽动起对英国人的仇恨,他们在Lehi找到了他们生命的意义,他们都对能够参与如此重要的事业而感到兴奋。

而地下组织Haganah的成员则比Etzel以及Lehi要拘谨得多,他们强烈反对斯特恩将英国视为巴勒斯坦犹太人的直接威胁,并担心他的组织会损害战争的成果。结果,Lehi的成员不断置身于被犹太人同胞出卖给政府的危险当中。

二战爆发后,英国要求Etzel提供一份被监禁成员的名单,从而把他们释放出去。然而组织之间的关系如此不和,导致Etzel的领袖对Lehi成员视而不见,让他们继续待在监狱受苦。

1985年,国防部在斯特恩被枪杀的斯特恩大街的房屋里设立了一家名为“亚伊尔之家”的博物馆。尽管缺乏如今其它以色列博物馆所应有的先进技术,“亚伊尔之家”却能让游客体验到英国统治下的巴勒斯坦那些惊险动荡的岁月的精彩一瞥。

进入博物馆一开始有一段7分钟的影片,击鼓声、音乐声与题词能让你感受到75年前被英国追捕的笼罩于绝望氛围中的Lehi。影片是在摆放着最初家具的真实房间里播放的,这里正是斯特恩被枪杀的地点。你能听到让他躲进小房间的敲门声,看见暴露了他的帽子、剃刀和剃须刷。你还会听到夺去他生命的三声枪响。

斯特恩的房间(图:Shmuel Bar-Am)

斯特恩的房间(图:Shmuel Bar-Am)

接着你会走进纪念Lehi 127名成员的区域,展出了55名在参与地下组织期间被杀害的成员的遗像,他们中有男人和女人,也有男孩和女孩。而其他的Lehi成员都在建国时加入了以色列国防军,并在独立战争期间牺牲了。

展出的还有“olei hagardom”的照片,这个词有时仅指被英国人审判、执行绞刑的地下组织成员,在这里还包括被土耳其人执行绞刑的地下组织成员,因为他们是英国人的间谍。摩萨德的“大马士革的男人”伊利•科恩于1965年在叙利亚首都的公共广场上被处以绞刑。

三名被英国人杀害的Lehi成员(Shmuel Bar-Am)

三名被英国人杀害的Lehi成员(Shmuel Bar-Am)

另一个房间是献给“亚伊尔”的,展出了他的背景资料、他在大学的优异表现、在意大利的研究、他的魅力、他将英国人赶出巴勒斯坦的执着,以及他诗人的天赋。

在博物馆的其它区域,你还能了解到一艘名为斯特鲁马的船,以及数百名被拒绝登陆巴勒斯坦而最终沉入大海的“非法”移民。展览描述了Lehi成员几次机智地逃离英国人的监禁;展出了许多人用来藏武器的牛奶罐,以及用来印发宣传单张的印刷机,这对正在发展当中的Lehi成员产生了重大的影响。墙上武器的陈列旁边是一幅巴勒斯坦地图,上面有1929年针对毫无防备的犹太人的大规模阿拉伯暴乱的地点。

Lehi成员用来印发宣传单张的印刷机(图:Shmuel Bar-Am)

Lehi成员用来印发宣传单张的印刷机(图:Shmuel Bar-Am)

展出的还有关于Lehi行动的描述与照片,包括战士们炸毁8架英国喷火式战斗机的机场,以及刺杀英国外交官洛德•莫因。最后,你会看到斯特恩的一张由850名Lehi成员的小照片所组成的罕见的照片。

由前Lehi成员及家人所运营的非营利组织以色列遗产协会的自由战士(FFI-LEHI)占用了“亚伊尔之家”的一个房间,用来开展纪念仪式与活动、拍摄影片、准备出版的书籍。所有对Lehi感兴趣的都可以过来在丰富的档案中获得想要的信息,你也可以登陆他们的网站

————

相关阅读:

镜头里的圣城:耶路撒冷一百年前的模样

德以携手保护特拉维夫包豪斯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