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地时间3日上午,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马哈茂德·阿巴斯,重申了美国对巴以问题的关注和解决冲突的意愿。

此次为特朗普首次会见阿巴斯,他于当天会面期间表示将帮助以色列与巴勒斯坦解决冲突。

“我们会解决这一问题。我们将十分努力解决这一问题。这一问题由来已久,不过我们将努力解决,且我认为如今是非常、非常好的机会。”特朗普在于白宫罗斯福室(Roosevelt Room)举行的联合新闻发布会上说道。

特朗普同时称,他愿意扮演任何所需要的角色来使双方达成这一万众期盼但仍显遥远的协议。

“为促使协议达成,我愿意做一切需要做的事情。”特朗普向阿巴斯表示,“不过我更倾向于成为调停者、仲裁人或推动者。”

2017年5月3日,特朗普与阿巴斯在白宫的总统办公室会面。(图片来源:美联社/Evan Vucci)

2017年5月3日,特朗普与阿巴斯在白宫的总统办公室会面。(图片来源:美联社/Evan Vucci)

特朗普在随后与阿巴斯的午餐时间表示,尽管数十年来历届政府采取了大量努力促使双方实现和平,但达成协议或非不解之症结。

“坦率地说,要解决这一问题或许并不像人们一直以来想象的那么困难。”特朗普说道,“我们需要双方的意愿。我们相信以色列是愿意(实现和平)的,我们也相信巴方亦是如此。如果巴方果真如此,那么我们就能够达成一致。”

此言论立即遭到了抨击。前美国驻以色列大使丹·夏皮罗(Dan Shapiro)在自己的推特账号上写道:“我是天生的乐观主义者,但天哪!”

2017年5月3日,特朗普在白宫为阿巴斯举行欢迎仪式。(图片来源:美联社/Susan Walsh)

2017年5月3日,特朗普在白宫为阿巴斯举行欢迎仪式。(图片来源:美联社/Susan Walsh)

阿巴斯也在联合发布会上表示了巴方愿意与以色列达成协议的条件,其中包括要求以色列退回1967年以前的分界线之后。

“我们的战略选择是在两国方案基础上实现和平,建立以东耶路撒冷为首都的、以1967年分界线为国界的并与以色列和平稳定相处的巴勒斯坦国。”阿巴斯陈述道。

同时阿巴斯向特朗普表示,他相信巴以和平在特朗普任期内有可能实现。

“我们相信我们有能力让这些努力收获成果,因为总统先生您有达成这一目的决心和愿望。”阿巴斯表示道,“同时我也相信我们可以在国际法规定下解决巴勒斯坦的难民和囚犯问题。”自今年4月中起,关押在以色列监狱中的千余名巴勒斯坦囚犯发起了绝食抗议,反对以色列监狱中的恶劣条件及不公正对待。

同时阿巴斯称,现在应当是以色列结束占领行为的时候。

“现在是以色列结束对我们人民和我们土地50年侵占的时候了。我们是世界上唯一还处于被占领状态中的人。”他呼吁道,“我们渴望并希望获得自由、尊耀和对自己国家的自决权。”

“同时我们还希望以色列认可巴勒斯坦国,正如巴勒斯坦人认可以色列国一样。”他说道。

阿巴斯的这些言论引起了哈马斯的不满,其发言人萨米·阿布·祖赫里(Sami Abu Zuhri)在推特上写道:“没有人授权马哈茂德·阿巴斯代表巴勒斯坦人民,也没有人有义务遵从他所说的话。”随后他补充称:“我们拒绝认同阿巴斯所说的所有最终地位议题都是可以解决的,因为国家权利属于所有巴勒斯坦人,没有人可以将其让渡出去。”

特朗普此次并未表示对“一国方案”或“两国方案”的态度。同时,他在声明中表明了对巴勒斯坦人开展恐怖袭击的谴责,称此举为和平设置了障碍。

“如果巴勒斯坦领导人不一致反对煽动暴力和仇恨的行为,和平将不会长久。如今人们(心里)有仇恨,希望这种仇恨不会持续太长时间。”特朗普表示。

阿巴斯则称,以色列与巴勒斯坦间的最终和平协议将使以色列与其它阿拉伯国家关系得以正常化。

“如果我们能实现公正的、广泛的和平,阿拉伯与伊斯兰国家也将与以色列形成正常的关系。”阿巴斯评价道。

1993年9月13日,时任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左二)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时任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右三)在美国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左三)见证下签署《奥斯陆和平协议》并握手,马哈茂德·阿巴斯(右一)出席。(图片来源: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1993年9月13日,时任以色列总理伊扎克·拉宾(左二)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时任主席亚西尔·阿拉法特(右三)在美国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左三)见证下签署《奥斯陆和平协议》并握手,马哈茂德·阿巴斯(右一)出席。(图片来源: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特朗普在会见开始首先赞扬了阿巴斯于1993年签署《奥斯陆和平协议》时的成就,并肯定了巴以双方在打击伊斯兰国等恐怖组织方面的合作成果。同时特朗普表示希望帮助阿巴斯在巴以“最终”和平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结束几十年以来的争端。

“你曾在第一个巴以和平协议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特朗普转头告诉阿巴斯道,“你应该记得很清楚吧?我想帮助你成为在能给双方人民和中东地区带来安全、稳定和繁荣的最终且最重要协议上签下名字的巴勒斯坦领导人。”

————————

相关阅读:

特朗普的巴以一国制方案或使以色列陷入困境

和平从青少年谈起:Roots项目增进巴以年轻一代互相了解

巴黎和平会议: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的唯一途径

巴以续签协议 合作维护约旦河西岸水供应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