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推出的减税计划被美国政府官员称为美国历史上“规模最大的减税”,此举或导致国外企业从以色列撤离,导致以色列税收减少。

特朗普提议大幅降低各种规模企业缴纳的税率,特朗普政府表示,这一税收改革将刺激经济增长,增加美国中产阶级的就业机会,帮助他们实现生活富足。

对企业而言,最高边际税率将从35%降低到15%。小型企业的最高税率将从39.6%降至特朗普提议的15%。

安永以色列的税务管理合伙人沙龙•舒尔曼(Sharon Shulman)在接受电话采访时称:“在美国,15%的低税率极有可能吸引那些将美国视为主要市场的以色列技术企业进驻美国。毫无疑问,这从长期来说会给以色列经济带来极大风险。”安永以色列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分支机构,后者提供税务、交易和咨询服务。

舒尔曼表示,已经入驻以色列的企业并不会急于迁址,但如果美国的税率降至15%,那些正计划在以色列建厂的企业很可能不会继续选择以色列。舒尔曼称,“这正是特朗普的目的”,吸引企业到美国投资建厂。

特拉维夫GKH律所国际和高新技术部门的合伙人乔纳森•埃罗姆(Jonathan Irom)称:“如果美国的企业税如特朗普提议的那样降至15%,以色列创业公司将面临巨大压力,只好尽量满足投资者需求并入驻美国。”

到目前为止,美国的税率高于以色列,美国的平均税率为35%,而以色列的最高税率为25%。 “较低的税率是吸引以色列企业家在本地投资建厂的因素,”埃罗姆说,“不过,一旦美国减税,这一因素将不再具备优势,许多创业公司会认真考虑入驻美国而不是以色列。”

“这意味着以色列的国外投资将减少,缴税的以色列企业数量将下降,在某些结构下的并购交易产生的税收也会减少。”埃罗姆说。

以色列预计在2018年1月1日前实施一项新的税收计划,减少在该国投资的跨国公司缴纳的企业税,以吸引更多企业,并确保已在以色列经营的企业维持运营。

这项被称为“创新盒子”(“Innovation Box”)的提案获得了以色列财政部和经济部的支持,该项立法分别将总收入超过26亿美元的企业和小企业的企业所得税下调至6%和12%。目前,企业税在16%至25%之间。股息的预扣税率将从目前的20%-25%降至4%。

舒尔曼说:“这个计划肯定能帮助以色列。但如果美国的利率真的下调至15%,那这个计划可能还不够。我们或面临将税率降至12%以下,或许到10%的压力。”

本月初,以色列财政部长摩西•卡隆宣布了税收优惠和福利一揽子计划,旨在每年将贫困和中产工薪家庭的净收入增加几千谢克尔。卡隆和以色列总理本雅明•内塔尼亚胡均承诺因税收盈余而决定为公民减税。

舒尔曼说:“特朗普的税收改革让以色列左右为难。一方面,如果美国确将税率降至15%,以色列就无法将企业税维持在24%。但如果以色列的税率进一步下调,那么以色列必须就其预算以及如何为减税提供相应的资金作出艰难的决定。”

特拉维夫律所Shekel & Co.的国际税务合伙人本雅明•托维(Binyamin Tovi)称:“特朗普总统的新税收计划可能对以色列造成极大影响,因为税收或向美国转移。阻止以色列高新技术公司入驻美国的办法不是降低企业税,而是改变以色列福利的条件。”

———–

相关阅读:

特朗普将于5月访问以色列 耶路撒冷与美使馆议题受关注

以色列央行支持财政部的税收优惠和福利一揽子计划

恐受特朗普入境禁令影响 以色列技术公司加快美签申请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