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昨天访问美国之际,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告诉世界,他真得不介意地中海和约旦河之间只有一个国家,这意味着犹太复国主义、犹太人在自己古老家园上建立一个犹太民主国家努力的崩溃。而那位以色列总理站在他身边,发自肺腑地笑了。

在一次双方相互恭维、不停握手、夸赞对方国家、人民与妻子的新闻发布会上,唐纳德·特朗普特别提到了实现巴以和平的野心。同时,他也诚实地说道自己对这些问题不了解,也不打算了解。在被以色列记者问道是否想以两国制方案解决巴勒斯坦问题时,这位美国总统轻描淡写地说道:我考虑过两国制和一国制,我更喜欢巴以双方都喜欢的那个选项。”内塔尼亚胡随即大笑。

“只要巴以双方对解决方案满意,我都会很高兴。”特朗普重复道,“我对两种方案都可以接受。我思考了一下,觉得两国制方案对双方来讲看上去或许更容易一些。但实事求是地说,如果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和巴勒斯坦人、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开心,我对他们选择的最佳方案也会满意。”

也许特朗普真得对此无所谓。

但内塔尼亚胡知道他不能无所谓。然而,这位在不到一年前发誓确保“以色列不会成为一个双国国家”的以色列总理选择不反驳那位快乐的美国总统。他以一个以色列有很多观点的老笑话作为回应,他选择不强调特朗普的观点,因为在地中海与约旦河之间的这片土地上的犹太人与非犹太人数量几乎一样多。在犹太国家与争议地区之间建立一个单一主权的国家、一个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共存的单一国家必将使犹太人占多数的以色列崩塌,或者使作为民主国家的以色列崩塌;另一种可能是,两者都会崩溃。

特朗普可能不太会觉得不舒服,但内塔尼亚胡应该会。然而,他笑了起来,然后在联合新闻发布会的剩余时间里表演语言杂技,避免说出“两国制方案”的话。相反的是,他一再重申要求以色列保持对地中海与约旦河西岸间区域的总体安全控制,并要求巴勒斯坦人承认以色列的犹太国家地位。不过,特朗普总统提出的可能采取的方案将结束以色列的“犹太国家”性质。

使巴勒斯坦领导人接受、哪怕只是口头接受1967年战争前分界线的两国解决方案、而非认为该区域全部属于巴勒斯坦就花费了几十年的时间。许多以色列人甚至可能大多数以色列人都与内塔尼亚胡一样,相信巴勒斯坦人仍然没有真正接受以色列存在的合法性;许多以色列人甚至可能大多数以色列人也与内塔尼亚胡一样,要求巴勒斯坦人明确承认以色列是一个犹太国家,并将其作为任何和平协议的先决条件;也有许多以色列人支持内塔尼亚胡提出的对西岸实现整体安全控制、确保巴勒斯坦独立不被滥用而伤害以色列等要求,从而像内塔尼亚胡昨天所说的那样,确保另一个伊斯兰独裁实体不会在这片区域出现。

但在昨天,“非专家”特朗普也要求以色列定居点建设有所收敛(“我想看到你收敛一下对定居点的建设”);可同时他却又以一国制方案来削弱犹太复国主义。如果特朗普总统不考虑到两国制解决方案中的某些变量,那么内塔尼亚胡将在任期内继续高调推进其此前的做法。

内塔尼亚胡本来可以重申他的坚定信念,坚持巴勒斯坦不会获得全部主权;他本可以再次呼吁建立一个非军事化的巴勒斯坦实体。如他在三个星期前曾告诉他的内阁成员所说:“我希望给巴勒斯坦人的不是一个确切意义上的主权国家,而是一个“国家-”。

但他选择不说。他选择将局面变得对拒绝承认以色列的巴勒斯坦人有利、对为了《圣经》时期的朱迪亚与撒玛利亚地区主权完整而牺牲民主的以色列人有利、对那些喜欢自欺欺人地认为巴勒斯坦人口没有那么多的人有利。-

内塔尼亚胡可能与自己强硬的联盟伙伴(比如教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他曾威胁称如果内塔尼亚胡或特朗普支持两国制方案,局面将会出现“地震”)一起为自己多争取了一点时间。但他让犹太国家走上了失败之路。

在会谈前两位领导人的首次联合新闻发布会上有很多实质性的利益话题。两人相互恭维:特朗普努力对其在大屠杀纪念日声明中未提及犹太人而进行弥补,对以色列的坚韧表示欢迎和称赞扬,保证在对以色列不利的国际舞台上与以色列站在一起,并坚称将打击伊朗核威胁

两人都详细地谈到了以色列与大部分阿拉伯世界达成伟大的地区和平协议的表面机会,从而推动巴勒斯坦进行妥协。这也是内塔尼亚胡多年来所坚定相信的一点,他也相信这一点因为沙特、埃及与海湾国家对伊朗问题的共同关注而有所促进。

当特朗普对自己所提出的解决方法做出乐观而充满信心的评论时,内塔尼亚胡没有充分回应,而是继续大笑。“这是交易的艺术。”内塔尼亚胡奉承道。

内塔尼亚胡平静地自娱自乐。作为以色列在任时间第二长的总理,昨天是他与共和党总统在白宫的首次会面,他以不惧怕矛盾的方式表达了他最坚定的信念和关切:他提及(世界)需要打击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并强调了伊朗人以在导弹上用希伯来语写下威胁言语等方式公然打击以色列;他还称巴勒斯坦人正继续教育他们的人民应消灭以色列。“如果任何人认为,我,作为对以色列国家安全负有责任的总理,将盲目地走入一个想破坏以色列的巴勒斯坦恐怖国家,他们就大错特错了。”他强有力地说道。

他还表示,“冲突的根源”是“巴勒斯坦人坚持拒绝以任何形式承认以色列”。然而,允许特朗普大谈一国制可能的做法却是内塔尼亚胡对我们所生活的这个以色列国家的刺痛和公开打击。因为如果我们的总理不愿大声、清楚地表态,在国际共识下捍卫犹太性的、民主的以色列,还有谁会这么做呢?当然不会是唐纳德·特朗普总统。

——————

相关阅读:

民调:多数以色列人反对合并约旦河西岸地区

特朗普与内塔尼亚胡通话 承诺助以色列实现巴以和平

巴黎和平会议:两国方案是解决巴以问题的唯一途径

民调:过半以色列阿拉伯人对公民身份感到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