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前盯着手机等电子屏幕看时产生的蓝光会影响睡眠质量。然而以色列的一项研究在对睡眠质量和时间受短波光影响的程度进行研究后表示,过滤器可以使这一问题迎刃而解。

由以色列海法大学和特拉维夫阿苏塔医院(Assuta)联合开展的一项研究证实,笔记本电脑、智能手机、平板电脑等电子设备屏幕发射出的大量短波蓝光会影响睡眠。

但是该研究的一位作者称,人们没有必要为了睡个好觉而变成拒绝科技的勒德分子(编辑注: Luddite,指19世纪英国工业革命时期因机器代替人力而失业的技术工人,现引申为持有反机械化以及反自动化观点的人)。如果蓝光是影响睡眠质量的根本原因,那么使用既有的过滤器阻止蓝光发射就能解决问题。

过度使用电子设备屏幕而带来的问题在此前的多项科学研究中已被证实,其中最著名的是2015年哈佛大学的一项研究。它证明了夜间使用蓝屏电子设备会干扰使用者正常睡眠周期的昼夜更替(24小时的睡眠/清醒循环),并称在夜晚过度使用电子设备的人患癌症、糖尿病、心脏病和肥胖症的风险也会增高。

已发表在《国际时间生物学》(Chronobiology International)杂志上这项以色列研究由海法大学时间生物学跨学科研究中心主任亚伯拉罕•哈伊姆(Abraham Haim)教授携海法大学、特拉维夫-雅法学院及特尔海学院的学者共同完成。

蓝光在可见光谱中的波长最短,能量也最强。在自然界中,蓝光短波(亦称HEVs或高能量波)碰撞大气分子,使蓝光散射进大气层中,因此天空呈现蓝色。自然蓝光对身体有诸多益处,有助于调节睡眠模式,而人造蓝光则相反。

如今许多电子设备采用的是LED背光源,可发射强蓝光,抑制褪黑素的产生。这对人体又有着怎样的影响?

该研究旨在验证人在入睡前暴露于蓝光或红光下是否会影响睡眠模式,并确定干扰睡眠的最大因素究竟是波长还是光强度。

研究人员邀请了19名年龄为20-29岁的健康受试者,但未告知他们这一研究的目的。在试验的第一阶段,受试者们佩戴上能精确记录入睡和醒来时间的检测仪,且每天需记录关于睡眠习惯和质量的日志,并填写调查问卷。第二阶段试验在阿苏塔睡眠实验室进行,测试者在晚9点至11点间(松果体开始产生和分泌褪黑素的时间)盯着电脑屏幕,并被暴露在高强蓝光、低强蓝光、高强红光和低强红光中。

之后,研究人员用仪器测试其脑电波,判断夜里睡眠期间的不同阶段,其中也包括受试者自己未察觉的苏醒时间。此外,研究人员还要在夜里的不同时间点测量受试者的口腔体温,收集尿样(分析褪黑素)。第二天早晨,受试者须填写关于睡眠感受的调查问卷。

结果显示,受试者每暴露在蓝光下两小时,其平均睡眠时间便减少16分钟。此外,蓝光还使受试者的褪黑素分泌量明显减少,进一步影响了睡眠质量。然而受试者夜间暴露在红光下时,其褪黑素分泌量与正常水平几乎没有差别。

此外,蓝光还阻止了身体启动降低体温的自然机制,这也是造成睡眠质量不佳的又一原因。

“入睡后人体开始降温,大约在凌晨四点时体温下降到最低值。当体温回复到正常值时,我们就醒来了。”哈伊姆解释道,“暴露在红光下之后,身体能继续行使这一自然功能;但暴露在蓝光下后,人体一整夜都保持着正常体温,进一步证明蓝光对人的自然生物钟有所损害。”

也许这项研究最重要的发现就是人暴露在蓝光下会严重干扰睡眠的连续性。受试者暴露在红光下(无论强光还是弱光)之后,受试者平均会(在自己察觉不到的情况下)醒来4.5次;暴露在低强蓝光下之后,这一数字达6.7次;而暴露在高强蓝光下之后更是达到了7.6次。这些结果也和调查问卷记录下来的受试者感受相符——暴露在蓝光下后感觉更加疲劳且情绪不佳。

哈伊姆教授表示,解决这一问题的秘诀就在褪黑素的分泌。换句话说,为了多分泌褪黑素,我们必须减少使用蓝光屏电子设备的时间。

“在科技发达的今天,白天暴露在电子屏幕前已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而这一情况在夜晚更甚,将来也会加剧。”哈伊姆说道,“然而我们的研究表明,损害生物钟并影响睡眠的并不是电子屏幕本身,而是它们发射出的短波蓝光。幸运的是,许多设备都可以过滤有害的蓝光并将其替换为弱红光,从而减少了抑制褪黑素分泌所带来的伤害。”

————————

相关阅读:

以色列睡眠改善技术2breathe获国际创新大奖

让这些技术守护你的睡眠

以色列研究为皮肤癌抗击战带来希望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