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Shoresh研究所的一项新研究表明,身为家长的超正统哈瑞迪派犹太人与阿拉伯以色列人或许正逐渐选择让子女去非哈瑞迪派学校和世俗学校读书,以保证他们学习到核心课程,进而保障其经济独立的能力和在竞争激烈的经济环境中工作的能力。

Shoresh收集的数据表明,2000年到2009年间,哈瑞迪派宗教学校一年级新生的数量每年增长4.2%,且宗教学校的招生人数每年增长1.2%;而同一时期的这一数字在世俗学校中仅为0.3%。研究报告指出,这些年份入学的儿童多出生于1994年至2003年间,且招生情况的年度间变化反映了群体之间的差异。

然而自2003年起,哈瑞迪派犹太人的出生率开始下降。不过他们的人数仍然远远超过其他的犹太教派,出生率自然也高于世俗犹太人。

报告显示,尽管出生率有所不同,但自2009年以来,三大群体内一年级新生数量的年度变化特征却几乎相同。考虑到不同群体间的生育率差距,研究人员认为原因“很可能是许多哈瑞迪派教徒如今选择让子女去非哈瑞迪派的宗教学校上学。”

以色列儿童在教室里。(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我们发现了一个特别有趣的现象,似乎说明:许多身为家长的哈瑞迪派教徒开始明白了他们先辈并不明白的事情。” Shoresh发布的手册《教育及其对以色列的影响》(Education and its Impact on Israel)作者丹·本-大卫(Dan Ben-David)教授在邮件中写道,“尽管政界人士和拉比继续坚持他们的(哈瑞迪派)学校不能教授核心课程,但情况却似乎发生了比较大的改变,大量哈瑞迪派家长意识到了核心课程的重要性。”同时,这种转变似乎“尚未被公众意识到”。

“尽管哈瑞迪派的生育率仍然远远高于其他犹太教派,但自2009年以来,哈瑞迪派学校的一年级新生增长率与其他犹太宗教学校相差无几。”本-大卫表示,“很明显,大量哈瑞迪父母已开始让子女去其他宗教学校学习核心课程了,这就可以使他们在成年后有比父辈更好的就业机会。”

本-大卫解释道,2009年入学的一年级学生多出生于2003年,恰逢许多正统犹太人因福利待遇被大幅度削减而平生第一次开始工作。“这些人很有可能当时因为准备不充分而受到了打击,从而促使相当一部分家长希望自己的孩子长大后能有更好的起点。”

本-大卫补充道,穆斯林阿拉伯群体内也呈现出了相似的模式。越来越多的以色列穆斯林正跻身中产阶级,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受到比在穆斯林学校中更好的教育。“因此,许多人开始让子女去条件更好的阿拉伯基督教学校读书,或去融合城市的犹太学校上学。”

报告指出,即便如此,以色列人口增长最多的群体仍然是哈瑞迪派犹太人和穆斯林,他们接受的教育质量也是最差的。此外,约一半的以色列儿童正接受第三世界水平的教育。

报告还显示,以色列儿童所受的教育质量将“决定国家的未来”。

报告称,尽管以色列可能是世界上受教育程度最高的国家,但其教育的质量却居发达国家最低,因为人们只重视教育的年限而不重质量。教育年限和经济增长之间的联系相对较弱,但教育质量和经济增长之间却有很大关联。

此外,作为人均受教育时间最长的发达国家之一,以色列的生产力水平却位列最低之列,贫困率亦居末流。报告指出,以色列经济好于大多数国家,学术机构亦为顶尖水平,只是经济和学术上的成果需要使全社会共享。

“改进以色列教育体系的关键在于,要用实际的证据来代替一叶障目的希望和幻想,并且寻求可从政治和领导层面实施的必要改革措施。”

“如果不能及时醒悟并了解现有体系的风险,以色列将面临全盘皆输的危险。” 报告写道。

Shoresh研究所为独立的政策研究机构。

————————

相关阅读:

研究称以色列犹太人和阿拉伯人部分教育差距基本消除

以色列计划借助超正统派维护以国网络安全产业优势

报告称以色列超正统犹太男性就业增长停滞

以色列犹太学校资金预算创历史新高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