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央行的最新研究表明,2009-2015年间,央行每购入1亿美元,谢克尔汇率便下跌0.07-0.09%。

来自以色列央行研究部的西加尔•里本博士是本次研究的负责人,他分析了以色列央行在该时期干预外汇市场对汇率产生的影响。

以色列央行一直在努力遏制谢克尔升值。谢克尔目前的交易价格近乎达到2014年以来的最高水平,为约占国民生产总值三分之一的外贸出口商带来巨大损失。谢克尔反弹的原因之一包括:英特尔公司最近收购Mobileye等外企对本地公司的并购案导致货币涌入以色列;本国天然气生产导致对进口能源资源的需求降低,进一步推高谢克尔汇率。

在停止干预外汇市场十年左右之后,以色列央行于2008年3月恢复其干预机制。起初,干预是按预定金额进行的——每天购入2500万美元,后来演变成每天购入1亿美元。该报告称,在2009年8月,该银行改变政策,转而自行决定其干预措施,购入的金额并未事先确定。

该研究分析以色列央行对市场的干预是否导致汇率下跌。其结果显示,从2009年9月至2015年年底,在其他条件不变的情况下,中央银行每购入1亿美元,谢克尔便贬值0.07-0.09%。研究人员发现,该时期月均购买规模达8.3亿美元,导致当月汇率下降0.6%。

研究还表明,除了干预措施本身,导致产生干预预期的总体货币政策也对谢克尔的汇率产生影响。

该研究指出:“干预措施也通过干预本身发出的有关该银行总体货币政策的信号产生作用,而不仅限于干预资产市场而产生的直接作用。”

研究发现,当央行估计实际汇率偏离长期均衡汇率(被高估)时便出手干预市场。

研究人员还发现:外汇储备相对国内生产总值的水平也对干预产生影响——水平越低,则干预力度越大;出口增加,央行倾向于降低干预力度;在1年期通胀预期较低的情况下,央行将倾向于加大干预力度。报告指出,央行对外汇市场的干预也是为了实现通胀目标。

以色列中央银行最近也面临批评人员施加的压力,他们表示,央行的干预政策并未抑制谢克尔升值。

今年1月,曾帮助设计央行的外汇干预机制的以色列央行前市场运营主管巴里•托夫在接受彭博新闻社采访时表示,央行购入美元最初帮助以色列度过了全球金融危机,但是现在其扭曲的价格可能正在伤害本国经济。托夫建议,鉴于以色列外汇储备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增至三倍,央行应大幅降低干预力度。

2015年,以色列央行为刺激通胀及控制货币,将基准利率下调至历史新低的0.1%,上个月还将其维持在该水平。

今年2月,央行行长卡尔尼特•弗拉格暗示,如有必要,以色列央行将继续干预市场,购入美元以抑制谢克尔升值。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