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我们在街上、派对上等场合遇见陌生人时,我们的大脑都在不知不觉地处理面部信息,将其分为有威胁性、可信赖等不同的类别。

由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教授拉恩·哈辛(Ran Hassin)领导的研究团队发现了这一现象,研究结果也于本周发表在了《自然-人类行为》(Nature Human Behavior)期刊上。目前该团队正着手对相关现象的原因展开研究,探索:大脑是如何决定“想要”看到哪些脸的?又如何忽视了其他的脸?我们能对大脑的这项功能产生外部影响吗?

城市生活示意图。(图片来源:estherpoon; iStock by Getty Images)

该研究描述了大脑无意识处理人脸信息的过程,并指出,大脑有意识地选择着两类可见的面部:与支配和威胁有关的面部以及与可信度有关的面部。

“之前的研究已经明确了让人脸更具威胁性或可信性的特征。”哈辛在电话采访中说道,“长着大眼睛的脸庞看起来更加可信,较为女性化的面部不太具有威胁性。”

希伯来大学研究的被测试者正观看人脸图像和几何图。(图片来源:希伯来大学)

哈辛及其研究团队进行了六项试验,向174名被测试者展示300套快速变化的图像,后者的一只眼睛可以看到人脸图片,另一只眼睛则看着几何图形。随后他们被要求在看到人脸时即刻按下电脑按键。

在快速猛烈的刺激下,大脑需要经过几秒钟才能反应到人脸,再将图像信号传送给有意识的大脑进行处理。研究者们观察到,被测试者反应最快的面部正是具有男子气概和宽大的脸庞的那部分,而这也与之前研究所得出的力量与支配特征相关。

哈辛在希伯来大学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当我们在世界上游走时,潜意识有一个重大任务:判断哪种刺激‘值得’引起潜意识注意,哪种刺激不值得。”

“我们所发现的大脑算法极大地将与支配性和潜在威胁有关的信号进行了排序。”哈辛指出,“通过(被测试者的)每次按键,我们直接看到了这些图像打破无意识、引起意识注意的速度。”

“为什么我们的大脑会先感受到威胁而非其他情况?有人假设称,原因是大脑希望人能逃避危险的情况,但这种说法目前尚无数据支持。我们正在研究,看看这种说法是否正确。” 哈辛在采访中说道。

恐怖场景示意图。(图片来源:leolintang; iStock by Getty Images)

“这些处理过程是动态的,并且常常基于个人动机。”哈辛说道,“假设你正在寻找伴侣,你的大脑‘看待’他人的方式就会和你已有伴侣时不一样。”

不知不觉中,你的大脑就会“优先考虑”潜在伴侣的脸,并忽略其他面孔。与此类似的是,当人具有逃避危险等其他动机时,大脑的运作情况也会类似。你的眼睛可能会在人群中优先注意到某些“凶恶”的脸型,并刻意避开。

过去十年来,哈辛的研究重点都是人的决策、记忆、动机和观点形成等无意识领域。“这项研究探索了形成人们意识的无意识过程。”

处理信息的大脑算法

“我们的大脑中存在一种处理信息的算法。”哈辛说道,“如果我们能弄清该如何使用并追踪这一算法,就有可能去改变它,从而改变意识。但是我们还没有得到答案。”

哈辛希望这些发现能有助于更好地理解自闭症、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以及抑郁症等精神障碍。“我们也可能以此训练人们去感知或忽略某些面部特征。”

哈辛解释道,该研究结果有望帮助抑郁症或自闭症患者。

“抑郁症患者倾向于看到周围的沮丧脸庞,从而使自己一直处于抑郁状态。”哈辛表示,“如果我们能训练患者的大脑不要只看见抑郁的脸庞,就可能对他们有所帮助,但这种想法还需要经过数年的研究才能实现。”

示意图:靠在墙上的男性。(图片来源:tommaso79, iStock by Getty Images)

同样,自闭症患者发现自己很难理解对方的面部表情,因而无法判断对方是高兴还是生气。“因此,如果我们能改变大脑的算法,让面部表情不再微妙,就会对他们有帮助。”哈辛说道,“遗憾的是,这种想法现阶段还只出现在科幻小说中。但如果我们能实现就太棒了。”

本次研究由希伯来大学詹姆斯·马歇尔(James Marshall)社会心理学研究所的哈辛、费德曼(Federmann)理性研究中心的一位成员、希伯来大学研究生雅尼夫·阿比尔(Yaniv Abir)、普林斯顿大学教授亚历山大·托多洛夫(Alexander Todorov)和曾在荷兰乌特勒支大学(Utrecht University)任教的罗恩·道奇(Ron Dotsch)教授联合开展。

该研究由美国-以色列两国科学研究基金会(United States–Israel Bi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资助。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