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Taub Center for Social Policy Studies)的一项研究表明,以色列劳动力正经历现代化进程,自动化也让面临失业风险的劳工人数减少。

以色列正从传统生产与制造导向型经济向信息技术与服务型经济转变,高科技和服务是其中的重要引擎。因此陶布中心也就自动化对以色列劳动力的威胁进行了调查。

调查发现, 由于市场对高科技人才的需求日益增加,2013年至2015年间那些工作岗位极容易受自动化冲击的人才比例出现下滑。然而,本地犹太裔劳动力比例的下降程度比阿拉伯裔以色列人及移民更甚。

“该研究发现,在从事高风险职业的劳动力比例下降的同时,低风险职业的劳动力比例相对增加。这也是劳动力持续现代化的表现。”陶布中心在声明中表示。

本月19日至20日,以色列的政策制定者和商界领导者在耶路撒冷参加会议,讨论了自动化对以色列劳动市场的挑战,之后陶布的研究结果也被公布。

19日,英特尔以色列前总裁穆利·伊登(Mooly Eden)警告称,以色列政府在应对自动化对劳动力市场的冲击时力度不够大。

伊登从自动化汽车、聊天机器人和数字银行等自动化成果中看到了“成千上万人口失业”的可能。“我们可以对此做好准备。”他表示,“但在我看来,我们完全没有准备好。”

女性文员人数减少

由克劳德·贝雷比( Claude Berrebi)和克里尔·谢尔巴曼(Kyrill Shraberman)教授开展的这项陶布研究表明,自动化对以色列女性的影响更大,办公室女性文员的数量明显下降。这一变化表明,随着银行分行关闭、文秘服务外包及办公室行政事务电脑化,相应岗位可能已经经历了自动化。

研究表明,以色列生产与制造领域(被认为因自动化而面临高风险的领域)的阿拉伯裔技术人才比例有所减少,而其在销售与服务及文职工作中的比例有较大幅度增加。

在无酵饼工厂工作的女性工人。(图片来源:Tsafrir Abayov/Flash90)

在无酵饼工厂工作的女性工人。(图片来源:Tsafrir Abayov/Flash90)

在要求具有一定学历的领域工作的阿拉伯裔以色列劳动力比例仅提高了1%,低于犹太裔劳动力的1.9%,因此阿拉伯裔以色列人的平均工资增长速度也更低。

导致这一现象的原因可能是阿拉伯以色列人的技术水平相对较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开展的国际成人能力评估(PIAAC)结果表明,16-64岁的阿拉伯以色列人中仅有1%有高级阅读理解与数学计算能力,而这一比例在犹太裔人口中高达10-13%。

与长期居民和本地人口相比,犹太移民中无特殊技能劳工的比例有所增加,学术人才的比例也有小幅增长。在1990-1995年移民至以色列的45-54岁男性中,无特殊技能劳动力(如清洁和安保人员)比例也显著增加。研究人员表示:“这些数据表明,成年男性移民融入当地社会困难重重。他们在十多年前便移民到以色列,在适应现代劳动力市场的过程中经历了许多困难。”

语言是移民融入劳动力市场的主要障碍,多数情况下是因为希伯来语,有时也因为英语。一般来说,移民尤其是女性移民接受学术教育的比例相对较高,却与当地劳动力市场的要求不匹配。所以,女性移民通常从事没有学历要求的职业。因此,相比长期居民或本地人而言,移民的就业率相对较高。

扩大的收入差距

陶布中心也研究了一年期正式教育如何能提高每小时平均工资水平,并发现:2003年以来的教育回报率整体有所上升。这一变化可鼓励劳工接受更高的教育,从而改善生活质量,提高劳动力技术水平。

然而,教育回报率的上升也导致劳动者间工资差距的扩大。2014年,接受18年学校教育(相当于硕士水平)的男性每小时工资比接受12年学校教育(相当于高中水平)的人高出35%。

女性之间的工资差距更大,高达41%。然而,2011年至2014年间,阿拉伯男性的教育回报率却下降了,且其工资增长率与普通男性相比更稳定。陶布研究表示,虽然男性移民与普通男性间的工资差距依然较低,但其教育回报率也有所上升。2014年,18年教育水平的移民与12年教育水平的移民间工资差距为22%。

以色列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为独立的、无党派的社会经济研究机构。

————————

相关阅读:

以色列成立部长小组解决高科技行业劳动力短缺问题

以色列劳动生产率较经合组织平均值低14%

以色列新移民为“创业的国度”带来创新思维

2015年以色列新增移民人口创十年来最高纪录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