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和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与媒体的关系似乎都不算良好。两者均曾与媒体发生过激烈的争吵,指责媒体对他们本人进行“政治迫害”,驳斥特定记者充满偏见且不可信任,还批评关于他们的报道为“假新闻”。

这些抨击随着二人涉嫌违规的调查开展而不断升级:内塔尼亚胡现因两起腐败案而成为了以色列警方的调查对象,而特朗普的团队则因涉嫌与俄罗斯勾结而正接受调查。

现在,以色列海法大学正希望将过去一年来常被二人提及的“虚假新闻”(fake news)作为其开设的课程。该校表示,这也是该校的首个此类课程。

“随着主流新闻继续失去可信度和社交媒体日益成为现实的主要塑造者,公众是否会最终丧失从虚拟世界中分辨事实的能力?”这一新课程的宣传材料中写道。

亚尼夫·列维坦教授。(图片来源:供图)

“通过研究近年来传统新闻的被侵蚀程度以及纳粹宣传者等信息操纵者的历史方法、获取批判性思维技巧并解码当今主流媒体和另类媒体的信息,参加新课程的海法大学学生将成为致力于(探索)事实的新一代思想领袖。”该课程承诺道。

该课程将作为海法大学政治学院国家安全研究项目的一部分。授课教授亚尼夫·列维坦(Yaniv Levyatan)博士指出,“假新闻”现象以及世界强势领导人描述事情的方式对民主国家的未来构成了“严峻挑战”。

“假消息造成了我们再无法相信任何人或事的局面,因为我们无法评估我们遇到的大量信息的可信度。”宣传与心理战专家列维坦评价道。

假新闻早已有之

由故意散播的误导性信息或恶作剧组成的黄色新闻(或称“宣传”,propaganda)早在中世纪早期便已经有记录。它出现在古埃及虚称的战场胜利、早期基督教异教吃人的谣言、15世纪对犹太人的血祭诽谤、美国革命时期对原住民的诽谤和纳粹德国时期。尽管此处的例子甚少,但谎言的规模实则十分庞大,以至于人们无法设想去怀疑其真实性的后果。

但在2016年的美国大选后,“假新闻”概念立即浮出了水面,几家美国主流媒体曝光了一个庞大的社交媒体行业。它们曾制造了关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的虚假故事。一份报告显示,数百篇“假新闻”由受俄罗斯支持的作者匿名写成,并通过自动化的“机器人”在互联网上发布。

列维坦表示,在大选结束的一年之后,“假新闻”似乎在特定行业内的规模和影响力正不断扩大,并被整个政治领域的暗箱操作者效仿。

2017年6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推特内容被展示在The Daily Show内。(图片来源:Drew Angerer/Getty Images/法新社)

“人们并不明白,包括假新闻在内的网上流量中有50%是由机器人完成的。这并非毫无缘由。当然,也有人能从这种情况中受益,也希望这种状态继续下去。”他说道。

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内塔尼亚胡一再试图遏制媒体界的许多贬低之声,并认为这是对他的偏见。1999年,内塔尼亚胡在面对竞争对手埃胡德·巴拉克(Ehud Barak)的挑战时,他却嘲笑了媒体对他的报道,并带领利库德成员高声说道:“他们害-怕-了。”

长期以来,内塔尼亚胡一直减少出现在新闻发布会上,也尽量不接受以色列记者的采访,还公开点名他不喜欢的新闻报道或媒体。但自特朗普当选以来,内塔尼亚胡对媒体的明显敌意正越来越激烈,最近更开始将媒体称为“假新闻”制造者。

比如,他最近在参加多个集会时曾对媒体猛烈抨击称:“假新闻业正处于高峰期”,并指责它为“反对我和我家人的政治迫害”。

与特朗普一样,内塔尼亚胡针对的也是个别记者。曾经一名记者报道称内塔尼亚胡的妻子萨拉曾在一条繁忙的高速公路上将丈夫踢出车外,为此内塔尼亚胡将该记者告上了法庭。去年,知名以色列调查记者伊拉娜·达扬(Ilana Dayan)报道了总理工作人员受虐待,又花了六分钟时间公开宣读了内塔尼亚胡对她的指责。后者称她为“左翼极端分子”,并抨击了她的从业资格。

美女与野兽

海法大学传播学教授、大众传媒领域专家加布里埃尔·魏曼(Gabriel Weimann)称,“假新闻”既是虚假事实的现象,也是政治家攻击新闻的手段。这一方法在社交媒体时代拥有着特殊效力。

“社交媒体宣传着假新闻。”他告诉《以色列时报》道,“我们正在谈论一个没有任何监管、不受控制、没有审查过程、没有任何编辑等传统守门人的平台,而且所有这些平台的传播速度都非常快,年轻人间尤为如此。”

魏曼称,社交媒体有可能促进民主和政治话语的参与程度,但这也可能是最大的缺陷。

“互联网尤其是社交媒体的美好和问题在于,它是迄今为止最开放、最自由、最民主的平台。” 他说道,“每个人都可以发表歌曲、图片、经验等任何你想要发表的内容。没有人会控制内容。但它也可以被用来散播谎言。”

加布里埃尔·魏曼教授。(图片来源:供图)

魏曼称,这种自由也可以被“你的高中朋友、恐怖主义者和政治家所获得”。

内塔尼亚胡和特朗普都加强了对社交媒体的使用,以绕开媒体并直接与公众沟通。

以色列总理办公室经常使用以色列人常用的通信软件WhatsApp来发送紧急事件声明,且通常是匿名的。此外,内塔尼亚胡也经常在脸书和推特上发布消息、自我陈述和视频。

内塔尼亚胡在今年早些时候接受福克斯新闻(Fox News)采访时承认,通过社交媒体与公众“过度连接”可能会造成问题,导致决策失误。但他表示,在当今世界,政治家们必须玩转这个游戏。

“政治家如今面临的问题并不是(与时代)产生隔断,而是过度连接。它们完全受到了网络中不断变化的浪潮的支配。这是不好的。”他说道。同时他补充称:“我认为这是不可避免的。它就在那里。我们(如果)都能利用这一点,就都能明白(现实)了。”

除利用社交媒体平台将传统媒体标记为“假新闻”外,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也都被指责利用这一广阔的平台来传播自己的谎言。

2016年5月12日,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在总理府内在线回答推特用户的提问。(图片来源:Amos Ben Gershom/以色列政府新闻办公室)

“特朗普和内塔尼亚胡不仅责怪媒体散播假新闻,而且都利用网络媒体传播假新闻。”魏曼说道,“特朗普的例子有成百上千,但没有比‘阿拉伯人集结’的视频能更好地体现这种假新闻了。”

他指的是以色列2015年选举中最有争议的时刻之一。彼时民调显示,犹太复国主义联盟可能占得上风,击败内塔尼亚胡所在的利库德党。在距投票结束几个小时前,内塔尼亚胡在其脸书主页上发布了一个视频,使大量阿拉伯以色列选民为其投下了选票。

“右派的统治是危险的。”内塔尼亚胡在录像中说道,“阿拉伯选民纷纷来到投票箱。左翼组织正在把他们赶走。”

这一言论引起了以色列总统鲁文·里夫林、美国奥巴马政府等各类政界人士的强烈谴责。

当年阿拉伯以色列人的投票数量确实大大超过以往,从而使代表他们的联合(阿拉伯)名单党成为了议会第三大党。但并没有证据证明内塔尼亚胡在视频中提出的观点,而他随后也就此事进行了多次道歉。

“这是由总理在社交媒体上传播的假消息。”魏曼说道,并强调称“总理”、“社交媒体”和“假新闻”三个因素使这一故事“特别危险”。

海法大学的假新闻课程负责人列维坦亦警告称,政治领导者具有使社交媒体成为精神控制手段的危险潜力。

海法大学俯瞰图。(图片来源:供图)

“通缉”假新闻

“在《1984》中,当局主要通过‘电幕’来控制我们,监视我们在做什么。”列维坦援引乔治·奥威尔的这部反乌托邦经典著作说道,“今天,智能手机、社交网络等这些能让我们使用自己自由意志的技术手段可让精英渗透我们的脑海。”

魏曼认为,目前人们尚无明确的方法来处理假消息。不过,无论散播消息的是自动化机器人还是国家元首,关键都在于如何教育下一代社交媒体用户成为“批判性消费者”。

“我们需要在人们年轻的时候就教他们如何接触网上的新闻。”他说道,“这需要在学校里完成。这是我们与互联网互动的核心部分。它需要在最基础的层面上进行传授。”

魏曼呼吁社会形成“负责任的浏览”新文化,并称海法大学的“假新闻课程正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

海法大学美国社会(American Society of the University of Haifa)首席执行官凯伦•伯曼(Karen Berman)表示:“海法大学是打击这一流行病的领导者,以确保所有人都能更好地分析信息。”

列维坦希望完成课程的学生“能够更加关心他们所吸收的信息,对信息产业有更加坚定的理解,而且……”他补充道,“要更好地分析和理解现实。”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