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纯素食主义组织Vegan-Friendly的数据显示,目前以色列约有30万名纯素主义者(比素食主义更严格,除肉类外,也不不吃鸡蛋和奶制品),占人口总数近4%,据称以色列是世界上纯素主义者人口比例最高的国家,且人数在加速增长。

一项一月份展开的调查显示8%的以色列人是素食主义者,近5%的以色列人是纯素主义者。而四年前,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称仅有2.6%的以色列人是素食或纯素食主义者。

从五月份动物权益保护组织Anonymous发起“挑战22”活动至今,已有约7000名以色列人参与其中,尝试纯素食22天。现在,约250家以色列餐厅已获得Vegan-Friendly的证书,也就是说这些餐厅1/4的菜式不含任何动物产品。

以色列也经常被列入世界上对纯素主义者最友好的国家之一,这一部分要归因于以色列的主食不含动物产品,例如法拉费(Falafel,中东一种油炸素丸子)和鹰嘴豆泥(hummus)。本周一,特拉维夫的第二届年度纯素节吸引超过1万人参加,活动包括纯素饮食、手工艺品及音乐活动,主办方称这是世界上最大型的素食节。

“纯素主义者的构成变化是最大的。”Vegan-Friendly的创始人,同时也是本次纯素节的组织者奥姆利•帕斯(Omri Paz)说,“过去的纯素主义者比较不接地气,或者说主流民众觉得他们和别人有些不一样,有些奇怪,但是现在许多新加入的纯素主义者来自主流民众,有律师,有老师,每一个人都可以成为纯素主义者。”

参加纯素节的人各式各样,有穿着鼓鼓囊囊的扎染长裤,身穿印有“我素食我自豪”T恤的另类,也有一家人享受野餐的普通人。公园里各式摊位排成一排,制作各种纯素食物,从纯素蛋糕到冰淇淋到沙威玛,应有尽有。

甚至是达美乐披萨也展示出了他们的纯素披萨,这款披萨于去年在以色列首先出售。以色列达美乐的市场副总监伊多•弗里德曼(Ido Fridman)说达美乐至今已售出约30万份纯素披萨。

纯素潮流和食品工厂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不无关系。

一个带希伯来语字幕的纯素讲座在YouTube上获得了近百万观看次数,而以色列全国仅有8百万人。最新一季的以色列版《老大哥》胜出者是一位纯素活动家,而整个国家1/5的人在电视机前收看了这一真人秀。另外,电视台播放了6集新闻调查节目,曝光以色列肉类和奶类加工厂虐待动物的真相,节目大受欢迎。

人们动物保护意识的提高让纯素主义更加强大起来。Vegan-Friendly成立仅两年,今年纯素节的参加人数便飞升了25%。而两年前成立的另一动物权益保护组织Free 269近日开设了以色列首间动物庇护所,专门保护工业农场动物,还在其他国家成立了数十个分支。

“通过Facebook和YouTube的病毒式传播,成千上万的人可以看见我们的信息、图片和视频。”帕斯说,“人们习惯吃法拉费和以色列沙拉,这对我们帮助也很大。”

以色列的纯素主义开始于世俗的自由主义者,但现在宗教人士也开始参与其中。许多人注意到圣经中亚当和夏娃在伊甸园中也是素食主义者。

倡导保护动物的宗教组织Behemla的主席耶胡达•谢因(Yehuda Shein)说自己毫不畏惧以色列人在安息日及其它节日吃肉的悠久传统。

“犹太教并没有一定要吃肉的戒律。”谢因说,“人们可以作出自己的选择,选择不吃肉,吃点别的东西。但我们的目标是要将这些讯息传递给大众。”

纯素主义在以色列并不是什么新鲜事物。非裔希伯来以色列人几十年来一直坚定反对使用动物产品。不过当有些人为近来纯素风潮而欢呼时,有些资深的纯素主义者则担心这不过是一时风尚。

阿里•雷夫(Arie Rave)八年前在特拉维夫开起了纯素餐厅Buddha Burgers,现在正准备开设第六家连锁店,他说他希望新加入的人能认真对待纯素主义。

“没人是一夜之间忽然就变成纯素主义的。”雷夫说,他的餐厅现在充满了各种印有纯素主义道德理念、健康及生态益处的海报,“纯素主义不是一天形成的,它不是一次谈话,不是一份菜单,它是一种理念。”

weixinqrcode-article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