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正是鸟类从欧洲迁徙到非洲过冬的高峰期,但成千上万只候鸟选择留在以色列北部过冬。

每年,400余种共五亿余只候鸟飞过约旦河谷到达非洲,一年内再飞回欧洲。

2017年11月16日,几只鹈鹕在Agamon Hula 湖中。(图片来源:法新社/ MENAHEM KAHANA)

但经过近几年迁徙后,约四万只灰鹤今年却选择留在以色列Hula谷过冬。它们以庄稼为食,在人工湖上筑巢。为了保护农民的作物,以色列政府向这群灰鹤喂送着达八吨的玉米。

2017年11月16日,一只幼年灰鹤在Agamon Hula湖边。(图片来源:法新社/Menahem Kahana)

以色列北部的Hula谷上空每年约经过几百种鸟类,成为了以色列主要的观鸟胜地。以色列也因而被视作鸟类学家的“朝圣”目的地。

2017年11月16日,几只灰鹤在Agamon Hula湖附近。(图片来源:法新社/ MENAHEM KAHANA)

Hula谷成为观鸟胜地的过程纯属意外。20世纪50年代时,Hula谷的沼泽被排干;四十年后,犹太国立基金会(KKL-JNF)意识到了排干沼泽对当地生态系统的危害,于是,Hula谷再次被注入水,农民也开始在再次湿润的土壤上种植玉米和花生,而这些正是鹤类喜欢的食物。

2016年12月7日,在Hula谷Agamon Hula湖上空飞过的灰鹤。(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以色列位于亚、欧、非三大洲的交界处,境内各地气候迥异:南部沙漠气候干旱,北部山地则气候清凉。面积达以色列1000倍的整个北美大陆所吸引的鸟类种类仅不到以色列的两倍。

2016年12月7日,在Hula谷Agamon Hula湖上空飞过的灰鹤。(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2016年12月7日,Hula谷Agamon Hula湖上的灰鹤。(图片来源:Tomer Neuberg/Flash90)

犹太通讯社对本文亦有贡献。

————————

相关阅读:

最美胡拉谷:秋水落霞 候鸟南飞(组图)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