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拉维夫南部Salome 大街53号刚到下午便排起了长队。大街的对面是一个豪华的新住宅区,街角有一个折扣超市,数十人在一个金属路障后面排队等候。

时间慢慢过去,队伍也慢慢变长。到午夜时,排队的人数往往猛增到几百人。多数人都在耐心等待,或玩着手机,或用手支着头休息,或靠在墙上。警察每隔20分钟巡逻一次,确保队列安静,但某个位置依然会时不时发生冲突。

队列中可以听到乌克兰人和俄罗斯人用蹩脚的英语交谈,也有时会出现推挤,随后便安静下来。他们等待一整夜,直至以色列人口、移民与边境事务局(Population Immigration and Borders Authority)次日早晨8点上班。

欢迎你来了解以色列非法移民的另一面。

在过去几年里,政界人士和活动人士将非法移民议题聚焦到了该国境内约五万名来自非洲的庇护申请者。今年9月初,以色列总理本杰明·内塔尼亚胡曾造访特拉维夫市南部的贫民区Neve Shaanan,以色列文化部长米里·雷格夫(Miri Regev)也曾称这里的以色列人好似“自己国家的难民”。

但是,约2.2万名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人在过去两年内以游客身份悄悄地潜入了以色列,试图以难民身份居留,理由是乌克兰东部战乱或格鲁吉亚政治局势动荡,使其生活处于危险当中。他们因此排队等待好几天,希望能向以色列内政部申请难民身份。

Hotline for Refuges and Migrants为以色列非营利机构,专为难民和移民提供辩护等法律服务。该机构此前发布的一份报告称,这些“难民”是某些公司营利大计划中的一部分。这类公司利用以色列庇护系统的漏洞收取乌克兰和格鲁吉亚人数千美元,为其在以色列提供所谓的“工作机会”。

这些公司在网上打出广告,怂恿希望移民以色列的人购买其以色列“旅游”服务,价格从800到1200美元不等。他们劝说这些充满希望的“游客”前往以色列,在到达本-古里安机场(Ben Gurion Airport)后便可获得有效期为三个月的旅游签证。

这些公司训练其“顾客”如何在机场入境关口应付边检官员,并确保他们删除所有可能暴露自己过去的通讯记录。

这些公司还虚假承诺他们可以轻松快速地获得难民身份和工作许可,并为其提供月薪超过1.4万新谢克尔(4000美元)的工作机会以及医疗保健等一系列免费的社会服务。

难民旅游

2011年,时任以色列内政部长阿格维多·利伯曼(Avigdor Liberman)宣布向乌克兰开放旅游落地签,以此加强双边关系,并效仿此前以色列取消俄罗斯游客旅游签证的举措。2014年,内政部又对格鲁吉亚游客同样实行落地签。

2017年9月13日,以色列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参加耶路撒冷的政党活动。(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政策刚一实行,人们就前来申请庇护。”Hotline for Refugees and Migrants发言人德罗尔·撒多特(Dror Sadot)说道,“很多中介发现以色列的庇护系统并无效果,于是他们便从中钻空子获利。”

撒多特称,以色列对于寻找经济机会的人而言颇具吸引力。其原因有许多,首要原因便是贫困国家公民可以在以色列机场获得旅游签证,这意味着入境门槛很低。

处理难民身份的申请过程需要几年时间。在此期间,申请者实际处于法律边缘,可以尝试寻找工作。而较早从上述国家移民至以色列的人已形成了一个团队,经营诈骗性业务,并宣称可以“帮助”同胞们申请工作签证。

这些公司的欺骗对象为弱势群体,他们或因乌克兰东部战乱而身处险境,或迫切需要工作机会。相关公司则利用误导性广告、猎头网站甚至个人博客、视频等更直接的方式,宣称获得以色列难民身份和工作许可轻而易举,欺骗有移民意向之人。

“对有意离开乌克兰并在以色列获得居留许可的人来说,最好的移民方式就是获得难民身份。”一家名为“Go Green”的网站如此宣传道。他们继续写道,申请难民身份的过程“完全合法”,且一旦获得难民身份,他们便可以获得工作许可、政府提供的住房等经济援助。

以色列至今并未向任何来自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人提供避难身份。

该网站亦写道,以色列对于难民申请的审核十分“谨慎”,这就解释了“获得有经验的律师帮助的重要性”。

2017年10月31日,http://rabotavizraile.com.ua/网站上关于移民以色列的广告。(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事实上,以色列极少向任何人给出避难身份。过去十年内,只有八名厄立特里亚人和一名苏丹人成功获得了以色列的难民身份;而相比之下,这一比例在全球范围内分别高达87%和56%。

以色列至今并未向来自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任何人提供避难身份。

这些诈骗公司利用避难申请结果公布的几年等待时间,怂恿乌克兰人和格鲁吉亚人前往以色列短期工作。从法律上来讲,等待庇护申请决定的人是不得在以色列工作的,但为了确保该国境内五万名非洲移民可以生存,以色列曾出台一项政策,要求不执行该法律。

今年10月15日,以色列人口、移民与边境事务局宣布,内政部将“即刻拒绝”乌克兰人的庇护申请,受战火冲击最严重的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Donetsk)和卢甘斯克(Luhansk)的移民除外。

这项决定出台前,以色列内政部曾于今年2月宣布将简化庇护申请程序:若以色列认为一个国家的居民未受威胁,内政部将即刻拒绝来自这个国家的所有庇护申请。来自格鲁吉亚的申请者便首先遭到了拒绝。

“来自乌克兰的绝大多数申请者主要是那些希望‘正式’留在以色列、获得临时居留身份的人,这样他们便可以在以色列工作。”人口事务局发表声明称,“这一现象为整个系统造成了沉重的负担,难民身份确定部门的负担最重,因为该现象延长了庇护申请的处理时间,使真正的庇护请求无法得到处理。”

2017年10月31日,GoGreen网站上承诺帮助乌克兰人移民以色列的内容。(图片来源:网页截图)

由于难以获得相关数据,撒多特称Hotline for Refugees and Migrants并未发现庇护申请有大幅减少的迹象,但内政部却表示来自格鲁吉亚的申请数量已经减少。撒多特强调称,尽管以色列认为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国属于“安全”国家,但仍有人可能因为自身的特殊情况而迫切需要获得难民身份。

内政部官员原本需要检查来自“安全”国家的每份申请,但由于过程简化,他们不再需要向委员会呈递每份申请。撒多特称,如此一来,等待时间便从几年缩短到了几周。

但Salome大街53号的队列仍然和之前一样长。

无望的排队

几乎每周末晚,排队的人数都有几百人。但这仅仅是冰山一角。

人口、移民与边境事务局称,过去三年里,乌克兰人和格鲁吉亚人递交了21691份庇护申请,占过去几年总申请额的绝大部分。

2015年,703名乌克兰人递交了庇护申请,但2016年这一数字猛增到了6680人。2017年上半年,乌克兰人已经递交了近6000份庇护申请。

以色列《环球报》报道称,2013年,来自格鲁吉亚人的庇护申请只有一份,但2014年这一数字增加到了27,2015年则增加到736,2016年达3668。尽管格鲁吉亚庇护寻求者声称自己受到了本国反对党的迫害,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只是为了寻找更好的经济机会。

2015年3月20日,一名亲俄叛乱者在乌克兰东部的Novoamvrosiivske村看守大炮。(图片来源:美联社/Mstyslav Chernov)

Hotline for Refugees and Migrants的报告称,内政部正试图控制机场的非法移民入境情况。2016年,以色列人口、移民与边境事务局以入境目的不明为由拒绝了5700名乌克兰人和3500名格鲁吉亚人入境,他们最后不得不即刻返回自己的国家。

用乌克兰语在网上快速搜索“移民以色列”,网页显示了几百家公司的信息,它们承诺帮助移民轻松快速地获得难民地位,在以色列开启新的生活。而骗局的结果通常是:猎头公司收到了移民的汇款,却并不能助其快速获得难民地位,满怀期待的人们只能在Salome大街53号日夜排队,有时情况甚至更为恶劣。

Hotline for Refugees and Migrants曾记录到一些极端情况。通过上述公司获得工作许可证的人中部分遭遇了奴隶般的对待,每天被迫在工厂工作12至15个小时,且不得离开工厂,但他们的月工资却仅有2000谢克尔(约合600美元)。

这时,相关部门便会对工厂进行突击检查,找到伪造证件的工人并立刻将其驱逐出境。

但是,这些骇人听闻的故事并未阻挡移民浪潮。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