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犹太通讯社)——一档关于二战犹太大屠杀的一小时电视节目即将于4月19日在美国公共广播公司(PBS)电视频道播出。该节目的特殊之处在于,考古学家采用了先进的科学技术进行考古探测,讲述了令人难以置信的大屠杀逃生故事。

这个名为“Holocaust Escape Tunnel”(意为大屠杀逃生隧道)的纪录片展现了以立陶宛犹太人为主的80名被困男女是如何在纳粹威胁下努力获得自由的。不同于普通考古发掘,该节目采取了科学探测技术,显示了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逃生故事所具有的独特意义。

该纪录片的背景为当时的立陶宛首都维尔纳(Vilna),这个单词也是意大利语和希伯来语里的维尔纽斯(现立陶宛首都名)之义。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和犹太人大屠杀之前,这个城市的犹太人口数量最高达7.7万人,坐落着105座犹太会堂,还拥有世界上最大的犹太图书馆和六家犹太日报。

然而1940年苏联合并立陶宛后,维尔纳繁荣的犹太生活便开始衰落;1941年德军攻打苏联并迅速占领立陶宛后,这里的犹太社会便几乎被完全毁灭了。

在德国对犹太人展开奥斯维辛集中营毒气屠杀前,纳粹在一年之内射杀了大部分的犹太人,并将其尸体扔进了附近波纳尔森林(Ponar Forest,原为苏联存储燃料与弹药所建)的巨大坑穴里,仅一个坑穴内便埋葬了2万到2.5万具尸体。

1943年末,苏联军队从东侧行进,其游击队员在周围的森林中攻击了德国的供给线。希特勒政府因此决定将所有尸体火化,以掩盖屠杀行为。

德国人首先命令该地区幸存的犹太人和一些俄罗斯战俘一起砍掉森林里的大树,将它们劈成木板,并将其结合成多层结构。随后,他们将尸体夹在不同层内并将其点燃。德国人以这种方式系统地把这些人编成了10个“燃烧队”,每队有80名囚犯,其中多数为犹太人。

白天的工作结束后,这些人就被扔进坑里,脚上绑着镣铐。而其中一个由76名男性和4名女性组成的分队则决定他们应该负有将真相传递给世界和后代的义务。

因此,他们使用偷偷藏下的锉刀锯开了双脚上的镣铐。在接下来的76天里,他们仅使用勺子和双手便凿出了一条长130英尺(近40米)、宽和高分别为2英尺(约0.6米)的隧道。

1944年4月15日是当年逾越节的最后一天,也是队员们设定的逃离日。当第一批12名囚犯离开隧道时,德国警卫开火,几乎将整个团队全部杀掉。逃脱的12人穿过铁丝网,加入了传奇人物阿巴·科夫纳(Abba Kovner,犹太诗人,在二战中建立了联合游击组织United Partisan Organization)指挥的游击队。至战争结束时,12人除一人逃跑外均在世,并最终定居在了以色列和美国等地。

在纪录片中作用突出的历史学家理查德·弗罗因德(Richard Freund)则称,如今仅仅这十几名维尔纳逃亡者的故事也遭到了11名幸存者妻子和孩子的普遍怀疑,因为这条隧道缺乏任何物证。而当时的立陶宛则由于被指控战时与德国合作而对调查不甚热心。

臭名昭著的“燃烧坑”是纳粹用来焚烧犹太遇害者遗物和遗骸、销毁罪证的地方。(图片来源:(Ezra Wolfinger for WGBH/JTA)

臭名昭著的“燃烧坑”是纳粹用来焚烧犹太遇害者遗物和遗骸、销毁罪证的地方。(图片来源:(Ezra Wolfinger for WGBH/JTA)

然而近年来,随着新一代立陶宛人的态度改变,其政府愿意寻求大屠杀的相关真相,并邀请外界专家参与其中。

他们最先与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研究员乔恩·赛利格曼(Jon Seligman)取得了联系。曾指导波兰索比布尔(Sobibor)集中营及六个以色列遗址考古项目的美国哈特福德大学学者弗洛因德也对此感兴趣。2014年,同有维尔纳犹太血统的两位人决定合作研究该项目。另一名合作成员便是具有东欧犹太血统的高级制作人保拉·阿斯派尔(Paula Apsell)。

塞利格曼和弗洛因德最初曾设想探索维尔纳犹太大会堂(Great Synagogue of Vilna)的命运。那里曾为犹太的礼拜与学术中心,后被德国摧毁。前苏联人后来将遗址夷为平地,在那里建了一所学校。

在其他专家和年轻志愿者的支持下,两位学者在会堂遗址处取得了戏剧性的发现,并对立陶宛犹太人逃生隧道的相关报道产生了兴趣。

在研究后者时,几位负责人并未使用铲子和机器这些传统方法挖掘遗址。

“传统的考古活动采取的是具有高度破坏性的方法。”弗洛因德告诉犹太通讯社,“你只有一次机会,也不能重复考察。此外,我们决定不去亵渎这个遗址,不想对逝者造成二次伤害。”

因此,团队采用了广泛应用于天然气和石油勘探的两种无创技术。其一是通过地质雷达(GPR)的雷达脉冲来反馈在地表面下方的物体图像,开发GPR软件的地球物理学家迪恩·古德曼(Dean Goodman)在洛杉矶对结果进行分析。

第二种方法被称为电阻率层析成像技术(ETR),科学家通过研究物体的电学性质而探测地下物体的材质。这一技术已被广泛地应用于人体医学成像中。

正如犹太通讯社当时所报道的那样,这些技术使调查人员在2016年科学地确认了这条战时逃生隧道的存在和尺寸大小。《纽约时报》也将这篇报道列为当年最佳科学报道之一。

其中一位隧道逃生的幸存者是什洛莫·戈尔(Shlomo Gol),他的儿子亚伯拉罕(Abe)出生在德国慕尼黑的一个难民营。1986年,77岁的戈尔去世,而今年7月份他的儿子也将68岁。他们一家最初移民至以色列,随后搬到了美国。

住在佛罗里达州彭布罗克派恩斯的亚伯拉罕告诉记者,朋友们回忆称他的父亲是一个天生的领袖,当时是充满活力的年轻人。然而,老戈尔当时作为一个年轻的父亲 “内心畏缩”,并没有说出他的这段经历。

小亚伯拉罕是通过两件事才了解到父亲的过去经历的:已定居在以色列的那些幸存者们总在每年逾越节最后一天总举行聚会。晚餐时,几个男人在几杯伏特加的作用下放松了舌头,谈论起了过去,没有注意到一个小男孩(亚伯拉罕)正在聆听。

几年后,亚伯拉罕发现了父亲保留的关于过去的文字记录,并将其翻译成了英文。日记中有一个小片段:煤油和焦油混合物不断散发出恶臭味,囚犯们也不得不将其倒在木柴堆上以取暖。

在发现隧道时,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塞利格曼写道:“作为一个家族来自立陶宛的以色列人,我在发现波纳尔隧道时忍不住留下了眼泪。这个发现是希望战胜绝望的温暖见证。这条隧道的发现不仅使我们能够呈现大屠杀的恐怖感,也展现出了(人们)对生命的渴望。”

弗洛因德称,随着最后一批大屠杀目击者的去世,历史学家将不得不越来越依赖于科学技术进步,从而保持和增进我们对二十世纪这场悲剧的认识。

“Holocaust Escape Tunnel”将于4月19日美国东部及太平洋时间晚9点及中部时间晚8点在PBS播出。

————————

相关阅读:

犹太大屠杀纪念馆在线照片展:一瞥大屠杀岁月中的逾越节

失散犹太姐妹团聚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

安妮八行诗歌手稿以14万欧元高价成交

七旬老人获以色列“大屠杀幸存小姐”桂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