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星期三,美国总统特朗普承认耶路撒冷为以色列首都后,巴勒斯坦民族权力机构主席阿巴斯的回应十分强硬。

他援引这个城市与伊斯兰教、基督教的历史联系,否定了以色列要求以耶路撒冷为其首都的历史依据,他阿巴斯说:“今晚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决定不会改变耶路撒冷的现实,更不会给以色列的要求任何合法性,因为耶路撒冷是阿拉伯基督教徒和穆斯林的城市,是巴勒斯坦永恒的首府。”

诚然,伊斯兰教早期便给耶路撒冷打上了穆斯林的烙印。然而,一对以色列考古学家的发现,耶路撒冷在伊斯兰统治时期对犹太民族是相对宽容,两个宗教是共存的。他们表示,1300年前的考古证据证实了这一观点,他们想与穆斯林世界分享这一发现。

现年38岁的阿萨夫·亚伯拉罕(Assaf Avraham)和48岁的佩雷茨·鲁文(Peretz Reuven)是耶路撒冷考古学家,他们于星期三发起了一场众筹,希望筹集资金以继续他们的工作。他们将揭露耶路撒冷历史上鲜为人知的一段历史,在那期间内,犹太人和穆斯林曾进行“宗教间的对话”。

考古学家阿萨夫·亚伯拉罕(Assaf Avraham)和佩雷茨·鲁文(Peretz Reuven)(左)。(图片来源:供图)

他们的考古证据包括在穆斯林统治期间使用犹太符号。本星期三,亚伯拉罕向《以色列时报表示,犹太符号和一些其他考古发现说明了,在耶路撒冷历史上的某一个时期,穆斯林征服者觉得自己是以色列民族的延续。

“穆斯林统治初期,他们不但不反对犹太人,还把自己看作是犹太人的延续。”亚伯拉罕表示,穆斯林使用犹太人的叙事角度和符号。烛台圣灯是犹太人的象征,这一时期烛台出现在流通的硬币上,证明穆斯林与犹太人和平相处。

研究人员提供了来自倭玛亚(Umayyad)王朝(公元661年-750年)的硬币,硬币上刻有七柄烛台花纹。此外,这对考古学家在去年破译了一段戏剧性的铭文,揭示了圆顶清真寺与圣殿山的联系。

努巴村的(Nuba)清真寺中一块有千年历史的石灰岩上有提及圣殿之石( Beit al-Maqdas)。 (图片来源:Assaf Avraham)

在努巴村的(Nuba)一座仍在使用的清真寺中发现了这段铭文,刻在了一块有千年历史的石灰岩上,石灰岩指向麦加的方向。上面写道:“以上帝的名义,仁慈,慈悲,忠实的统帅奥马尔·本·哈塔布为真主的荣耀而献身,将努巴及其所有的边界和整个地区捐赠给圣殿之石和阿克萨清真寺。”亚伯拉罕表示,这段铭文显示穆斯林统治者想要重建所罗门王的圣殿,而非取而代之。

去年成功破译这段铭文后,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接见二人,并要求以色列外交部在社交媒体上公布他们的发现。外交部的阿拉伯媒体账号有超过130万的粉丝,亚伯拉罕说,当信息发布时中东地区各地均有强烈的反应。他表示作为一名以色列研究者他深受鼓舞,希望可以为穆斯林世界带来更多这样的考古发现。

他说:“我们希望向世界展示数百年来犹太人与穆斯林对话的历史证据,帮助人们辨别是非。”

考古学家的项目旨在让大众了解穆斯林与犹太人在耶路撒冷的历史,这是大多数穆斯林学校所没有提供的。一旦在众筹平台Giveback上获得资金支持,项目将即时展开。

亚伯拉罕表示:“我们希望这一发现将促进宗教间的和平对话。”

  • 不同视角有多样解读

然而历史学家对这些硬币和考古学证据是否代表了一段宽容共存的历史,有不同的解读。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硬币部门负责人唐纳德·阿里埃勒(Donald Tzvi Ariel)认为,该局就至少收藏有七枚这样的硬币,硬币本身并不罕见。但这并不能证明穆斯林统治者推动多元主义。

倭玛亚(Umayyad)王朝(公元661年-750年)穆斯林在耶路撒冷制作的硬币出现了烛台。硬币一面写着阿拉伯语铭文:“真主阿拉是唯一的神”,另一面写着“穆罕穆德是神的信使“。(图片来源:供图)

阿里埃勒说,“古时候,硬币相当于金钱,仅意味着持有者能够购买食物以维持生活。我不认为硬币的发行者有考虑促进宗教间的关系。”

“烛台硬币”的发行恰逢耶路撒冷的伊斯兰化时期,时任统治者对大卫和所罗门的圣殿很感兴趣。倭玛亚王朝常将耶路撒冷城称为“圣殿之城”(medinat bayt al-maqdis)。

阿里埃勒解释道:“因此,耶路撒冷的硬币表明,圣殿重建时犹太教的烛台成了伊斯兰教的财产。这也呼应了犹太人和基督教徒同时声称拥有这一物品的所有权。”

  • 新世界秩序的到来?

星期三晚上,特朗普将以色列古代先民与耶路撒冷连结,讲话中也说明了触耶路撒冷对于三大宗教的重要性。

考古学家试图为项目筹措资金,探索耶路撒冷的穆斯林和犹太人虽有争议,但宽容共存的历史时期。

亚伯拉罕总结说:“现在的争论都基于仇恨。我们希望证明穆斯林和犹太人历史上是有对话的,而且这样的对话可以继续下去。”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