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地区出土了四千年前迦南人使用的“埋葬容器”,里面装有九只无头蟾蜍的残骸。

这套在耶路撒冷圣经动物园附近发现的完好无损的陶罐和里面的东西揭示了青铜器时代中期的葬礼仪式状态,也为了解古代蟾蜍的食用方法提供了渠道。

此次挖掘的联合负责人、以色列文物管理局(Israel Antiquities Authority)考古学家舒亚‧基斯勒维茲(Shua Kisilevitz)本周一告诉《以色列时报》称,虽然在葬礼中献祭食物是青铜器时代的传统,但能“发现蟾蜍十分不寻常”:“据我所知,以色列仅在瓦迪-阿拉(Wadi Ara)地区曾发现过蟾蜍遗骸,且其时间可追溯到青铜器时代后期。”

在耶路撒冷圣经动物园附近发现的盛有蟾蜍残骸的陶罐。(图片来源:佐哈·图尔格曼-亚夫/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在耶路撒冷圣经动物园附近发现的盛有蟾蜍残骸的陶罐。(图片来源:佐哈·图尔格曼-亚夫/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基斯勒维茲表示,挖掘人员此前通常会在现场发现装满食物的完好器皿,因为相传人死后可能会进入来世,需要食物。

这些蟾蜍骸骨是在耶路撒冷圣经动物园与附近购物广场间的青铜器时代中期67个竖墓穴中发现的。此次发现实属罕见,也表明蟾蜍是彼时当地人日常饮食的一部分。

“我们认为,当时的人们是生吃蟾蜍的。”她说道。

在解释这些蟾蜍为何无头时,基斯勒维茲称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南美洲人习惯把蟾蜍的头和脚趾都砍掉,这样可以更容易地去掉有毒的蟾蜍皮。“这可能是他们准备(食用)蟾蜍的方式。”她补充道。

尽管青铜器时代中期的墓葬品中几乎没有其他生物,但蟾蜍并非已被发现的唯一动物。近东历史学家格雷西拉·N·赫斯托索·辛格尔(Graciela N. Gestoso Singer)在其学术文章中写道,同时期墓地中还曾发现被当作食物祭品的绵羊、山羊、牛甚至瞪羚的残骸。此外,“青铜器时代中期II期葬俗中最不寻常、最吸引人注意的地方在于,(人们)在墓穴中偶然发现了马的残骸…这些残骸有时看上去像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场葬礼”。

“意外发现”

基斯勒维茲称2014年出土的竖穴墓是个“意外发现”,它是在耶路撒冷城区扩张计划开始前的抢救挖掘期间被发现的。

“对考古学者来说,古时被人们故意封藏起来的墓穴是极为珍贵的,因为它们就像时间胶囊一样,几乎可以让我们找到当时的物体。”基斯勒维茲与同事佐哈·图尔格曼-亚夫(Zohar Turgeman-Yaffe)在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新闻声明中表示。

“纳哈勒-雷法因(Nahal Repha’im)盆地区域是当时适合人们定居的肥沃之地,在迦南人时代更是如此。近年来,该地区已发现了两个定居点、两座神殿和一些墓穴遗迹,为深入了解当时当地居民的生活状况提供了新线索。”他们补充道。

基斯勒维茲表示,耶路撒冷的吉罗(Gilo)、吉瓦特-马苏阿(Givat Masua)等其他高海拔地区也出土了迦南人的墓穴。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及一只狗在耶路撒冷圣经动物园附近的青铜器时代迦南人墓穴口。(图片来源:Shua Kisilevitz/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及一只狗在耶路撒冷圣经动物园附近的青铜器时代迦南人墓穴口。(图片来源:Shua Kisilevitz/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随着该考古团队对墓穴里的残骸进行清理,基斯勒维茲和亚夫发现了封锁这一直径为40厘米的竖穴墓的圆弧石。

基斯勒维茲表示,团队人员把圆弧石移开后,发现了一个由硬石灰石雕刻而成的、长1到1.5米的通道,因而形成了一个直径约1.2米、高略为80厘米的小型人工洞穴。这个洞穴里面仅有疑似被人摆成胎儿蜷缩状的部分遗骨,头骨则被放在了一个裂开的头枕上。

“有趣的是,他们是如何把尸体放进去的?”基斯勒维茲思索道。她表示,这个狭窄的竖穴墓每次只能容许一人进入,亚夫经常需要把头向前伸才能进去,而其他人随后还要抓住他的脚才能把他拉出来。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手举出土的蟾蜍陶罐。(图片来源:Shua Kisilevitz/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手举出土的蟾蜍陶罐。(图片来源:Shua Kisilevitz/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除了蟾蜍陶罐外,考古学家还在该遗址内发现了其他完好无损的陶罐,内部盛有非耶路撒冷本地枣椰树与香桃植株上的花粉。基斯勒维茲表示,香桃植株产自北方,而枣椰树可在约旦河谷等地区找到。“它们一定是被栽种好的。”她说道。这引发了考古学家们的好奇,意欲探索这些植物是否在葬礼习俗的整个过程中起到了作用。

特拉维夫考古学研究所(Tel Aviv’s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与斯坦哈特自然历史博物馆(Steinhardt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的达夫娜·兰格特(Dafna Langgut)博士同海法大学津曼考古学研究所(Zinman Institute of Archaeology)的利奥尔·韦斯布罗德(Lior Weisbrod)博士在最新技术的帮助下,分别完成了对花粉陶罐和蟾蜍陶罐的分析。其研究成果将在10月18号于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举行的耶路撒冷及周围地区考古学最新研究大会(New Studies in the Archaeology of Jerusalem and its Region)上进行展示。此次大会向公众开放。

————————

相关阅读:

研究人员称迦南人曾“迁居”黎巴嫩

耶路撒冷2700年前或已接纳犹太难民

加利利地区出土两千年前石器加工遗迹

大卫城附近发现第一圣殿时期巴比伦人入侵遗迹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