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路撒冷大卫城的考古挖掘中发现了新一批第一圣殿时期的封印(bullae),上写有公元前720年以色列被亚述人征服后以色列王国和犹大王国用于官方通信的各种名字。这证明两千多年前的耶路撒冷很可能已接纳了数千名来自以色列北部的难民。

许多黏土印记被用在了以细绳捆绑、湿黏土封口并印有寄件人记号或名字的信件与文件上,因近期发现的因公元前586年巴比伦围攻而保存完好的三座铁器时代晚期建筑而被注意和发掘。该考古团队为乔·尤塞尔(Joe Uziel)博士与奥塔尔·查拉夫(Ortal Chalaf)共同带领的以色列文物局团队。

尤塞尔解释称,封印在文件开封时往往就被损坏了。但在被发现的众多封印中有一个十分罕见且完整无损,上写着“Ahiav ben Menahem”(米拿现之子亚哈),指的是以色列国的两位国王亚哈(Ahav)与米拿现(Menahem),尽管拼写上有微小差别。

2017年夏,大卫城内出土的写有“Achiav ben Menachem”的完整泥印。(图片来源:Clara Amit/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2017年夏,大卫城内出土的写有“Achiav ben Menachem”的完整泥印。(图片来源:Clara Amit/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在犹太历史中,臭名昭著的亚哈王在妻子耶洗别(Jezebel)的帮助下开展偶像崇拜,此后各时期他的名字写法各不相同。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写有以色列国王名字的遗迹却在犹大王国的首都耶路撒冷被发现。

此次发掘的联合负责人奥塔尔·查拉夫表示,这些人名与其它的发现说明,以色列被攻陷后,难民可能从以色列王国逃至犹大王国并在耶路撒冷定居。尤塞尔则表示,这些以色列官员的名字显示,他们在犹大政府身居要职。

“这些名字在一定程度上证明,逃离以色列的难民们从北部王国来到了耶路撒冷,并在耶路撒冷政府中身居要职。”两位负责人说道。

尤塞尔周一表示,考古学家此前在大卫城东部斜坡、沃伦天井(Warren Shaft)的入口处发掘出三座“建于约公元前8世纪、毁于巴比伦人”的建筑,而这些封印也在此期间被发现。

尤塞尔表示,这些建筑贡献了大量的考古成果,其中就包括这些封印。

尤塞尔称,大卫城过去40年里出土了大量的封印。他表示,总体来说,这些封印是“第一圣殿晚期犹大王国管理体系完善的又一证明”。

早期封印的特点是图像而非文字。“第一圣殿晚期——希西家王时期(约公元前700年)至公元前586年耶路撒冷陷落期间的封印上有以早期希伯来语书写的官员名字。”以色列文物局表示。

尤塞尔表示,随着封印上发现的名字增多,大卫城的考古学家们逐渐分清了谁是官员,谁“给信贴了邮票”。

“我们发现了第一圣殿时期居住在耶路撒冷的大量显贵人士的名字。”他说道。其中,“平哈斯”(Pinhas)这一名字至今仍被使用。

2017年夏,耶路撒冷大卫城内发掘出的写有“平哈斯”一名的泥印。(图片来源:Clara Amit/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2017年夏,耶路撒冷大卫城内发掘出的写有“平哈斯”一名的泥印。(图片来源:Clara Amit/以色列文物管理局)

————————

相关阅读:

大卫城附近发现第一圣殿时期巴比伦人入侵遗迹

以色列多光谱成像新设备再现第一圣殿时期“隐形”文字

考古发现最早以希伯来语记录耶路撒冷的文物

耶路撒冷圣殿山首次出土第一圣殿时期人工文物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