伯利恒(法新社)——伯利恒的一条小巷中,阳光照亮了圣母玛利亚与耶稣的金色肖像,似乎示意着肖像所在的艺术工作坊内正进行着古老艺术的复苏。

圣诞教堂被人们认为是耶稣降生之地,而教堂旁的建筑内则聚集了擅长耶稣肖像艺术的一群爱好者。

约2000年前,基督圣像学这一学科开始在耶路撒冷附近兴起。画者们工作时静默地祷告,其艺术作品绝不像在纪念品商店里出售给游客和朝圣者的那些廉价的、大规模生产的画像。

“这些画像对我们来说并非商品,而是我们尊敬和荣耀的神圣图像。”伯利恒圣像中心(Bethlehem Icon Center)负责人尼古拉·尤哈(Nicola Juha)说道。

尤哈解释称,他们与其它机构所绘制的这类肖像往往被用作信徒点燃蜡烛并祈祷时的背景。

传统观点认为,第一幅基督圣像由圣徒路加于公元60年绘制。

伊恩·诺尔思(Ian Knowles)从家乡英国来到遥远的伯利恒,现在他的学生不仅有巴勒斯坦基督徒,更有来自加拿大、波兰等国的学习者。

伊恩看着自己的学生认真地、一笔一笔地描绘圣象时说道,他一开始离开家乡,想在这里花两周的时间钻研。九年过去了,他依然在这里。

2017年4月11日,默基特希腊礼天主教会大主教约瑟夫·朱尔斯·泽瑞(右)正为伯利恒圣像中心的学生施与祝福。(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COEX)

2017年4月11日,默基特希腊礼天主教会大主教约瑟夫·朱尔斯·泽瑞(右)正为伯利恒圣像中心的学生施与祝福。(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COEX)

他的一幅画作——《Our Lady of Palestine》(意为“巴勒斯坦的圣母”)描绘了圣母玛丽正在圣地的代表性场景——耶路撒冷、卡梅尔山与尼波山前哭泣的场景。

在画室附近一座蓝顶教堂附近,十几名学生正手持即将完成的画作进行祷告。资助了这个圣像画中心的默基特希腊礼天主教会大主教约瑟夫·朱尔斯·泽瑞(Joseph Jules Zerey)也正手持浸有圣油的橄榄枝向信徒们施与祝福。

“一个美丽的交融体”

每幅圣像画都是独一无二的,且均为客户订购。绘画者所使用的动物毛画笔也都是从耶路撒冷甚至伦敦精心挑选的,颜料则来自圣地。

尤哈在雕刻圣像画板的木工室中称,制成黄色颜料的手磨石来自杰里科,而用于描绘人物面部的玫瑰则来自耶路撒冷。

33岁的基督徒罗丝·科德奈勒(Rose Codneler)在英国的妇女收容所工作,她决定利用假期时间在伯利恒度过复活节前后的一周。科德奈勒称是这些圣像的独特性吸引了她。她花费了几天痛苦时间绘制耶稣的脸,而这是“更加深入地了解《圣经》中人物与故事的方法”。

“我一直都被圣像所惊艳,过去几年内这种感觉更甚,因为它们是上帝、祈祷者和社会生态的一种美丽融合体,颜料都取自自然。”她评价道。

2017年4月11日,伊恩·诺尔思(中)正在为学生授课。(图片来源:法新社 / THOMAS COEX)

2017年4月11日,伊恩·诺尔思(中)正在为学生授课。(图片来源:法新社 / THOMAS COEX)

尤哈称,该中心已成功“复兴伯利恒地区古旧的、被遗忘多时的巴勒斯坦传统,而这在宗教与地理层面来讲都是十分重要的”。

“绘制圣像是一种职业”

过去50年里,巴勒斯坦地区的基督徒人数从20%降至略高于1%。诺尔思身穿沾满颜料的围裙称,圣像中心也正为当地基督教社群服务。

“我想做一点事情,可以真正将圣像绘画恢复为正当的传统,成为当地基督社群的一部分。”他解释称,“大家可能都知道,伯利恒地区的基督徒人口在过去50年内已经被毁坏了。”

2017年4月11日,默基特希腊礼天主教会大主教约瑟夫·朱尔斯·泽瑞(右)正为伯利恒圣像中心的学生施与祝福。(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COEX)

2017年4月11日,默基特希腊礼天主教会大主教约瑟夫·朱尔斯·泽瑞(右)正为伯利恒圣像中心的学生施与祝福。(图片来源:法新社/THOMAS COEX)

同时他表示:“文化上讲,基督社群有点孤立。因此对我来说,以教授肖像绘画为职业而非爱好是我能做的一件重要的事情。”

今年,36名巴勒斯坦人报名参加了绘画班,每个人支付费用约25欧元(约合183人民币)。同时,该项目也与伦敦王子绘画学院合作,为10名伯利恒学生提供其英国肖像学毕业证,该证书在全球范围内都被认可。

另一件值得骄傲的事就是:诺尔思和其三位学生已为英国的利奇菲尔德大教堂绘制成两幅圣像画,第三幅预计于今年夏天完成。

————————

相关阅读:

数万信徒齐聚耶路撒冷参加复活节“圣火”传递仪式

黎巴嫩基督徒的以色列生根之路

耶路撒冷圣墓教堂耶稣神龛历史性修缮工作完成

圣地上的千面耶稣:以色列博物馆推耶稣主题展(图)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