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人类对水资源需求的不断增加和长期以来对水资源的不合理利用,很多国家和地区已经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水资源短缺问题。有研究报告显示:全世界将近一半人口日常用水的水质欠理想,且大约三分之二的全球人口在2025年将会遭受水资源短缺之苦……

此外,人口爆炸式地增长也给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三地的水资源利用造成了不容忽视的压力。按照水资源短缺国家的划分标准,人均每年可用水量低于1000立方米即为贫水国家,低于500立方米则会被列为慢性水资源短缺国家。而黎巴嫩、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这几个中东国家(和地区)除了黎巴嫩的年人均可用水量达到1300立方米以外,其他的三个国家(地区)的年人均可用水量均低于500立方米的红线,分别为:以色列300立方米,约旦230立方米,巴勒斯坦地区则仅有95立方米。因此,以约巴三地的水资源短缺形势极其严峻。

以巴约水资源与用水情况

以色列自1948年建国以来,一直吸引着全世界的犹太人移民到《圣经》中所记载的这样一块“流着奶和蜜的应许之地”,并在国内实施鼓励犹太人生育的政策。因此,以色列国内的人口也由建国初期的80多万人骤增到现在的800多万人,使得以色列重要天然水源地——加利利湖的用水量激增,湖面水位正在呈逐年下降的趋势。加利利湖及其周边地区的生态环境也开始出现恶化迹象。

俯瞰加利利湖(图:Chen Leopold/Flash90)

俯瞰加利利湖(图:Chen Leopold/Flash90)

以色列邻国约旦的情况则更为复杂。约旦在全球缺水国家中排名第二,超过90%的国土面积年降水量不足200毫米,靠近红海的亚喀巴地区(Aqaba)年降水量甚至不足50毫米。而2003年爆发的伊拉克战争及近来的叙利亚危机也使得大量伊拉克与叙利亚难民进入约旦境内,联合国难民署(UNHCR)登记在册的约旦境内叙利亚难民人数便超过了60万人,另有许多非法入境约旦的也门与利比亚难民。如今,约旦境内还存在着大量未经规划的难民营,给约旦这个本就极度缺水的国家增加了沉重的负担,致其全国用水总量较难民到来之前增加了3倍之多。2012年夏,约旦就因为遭受了严重的水资源短缺危机而不得不向水资源相对充沛的邻国以色列购买淡水,以解燃眉之急。

巴勒斯坦地区的人口增长率一直走在世界前列,平均每个巴勒斯坦母亲要生育6个孩子,以希望在人口上形成优势,从而早日使其摆脱困境。然而,迅速增长的巴勒斯坦人口在水资源利用方面却没有带来多少红利。

约旦河西岸山脉含水层中所蕴藏的地下水是巴勒斯坦地区居民赖以生存的主要水源。但值得注意的是,如今在约旦河西岸地区却存在着众多不受当地政府监管的“私井”,导致原本已经相当宝贵的地下水资源急剧减少。令情况雪上加霜的是,约旦河西岸居民对地下水的过量抽取还造成了土壤盐碱化,使地下水水质恶化,严重威胁到巴勒斯坦人的用水安全。此外,当地的经济发展也因水源污染而处处受到制约。

在全球气候变化以及人口增长的大背景下,中东地区水资源分配不均的现状可能会进一步地引发并加剧粮食减产、难民危机乃至武装冲突等一系列的后果。前联合国秘书长布特罗斯·布特罗斯-加利(Boutros Boutrous-Ghali)曾说过:“下一次在中东地区爆发的战争将会是围绕水资源的,而不是政治。”约旦前国王侯赛因与埃及前总统萨达特都曾表示:再次将国家卷入战争的推手将会是水资源。

解决水资源危机的正确方式——铸剑为犁。(图片来源:罗锦程绘)

解决水资源危机的正确方式——铸剑为犁。(图片来源:罗锦程绘)

不过,尽管围绕中东地区的水资源现状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消极言论,但水资源是在人类社会各方面均极为重要的一种自然资源,如利用得当则同样可以成为维护各国和平发展的重要纽带,明显降低冲突各方彼此之间的敌对程度,最终走向和平合作,实现“铸剑为犁”。

以巴约水合作模式构想

海水淡化是以色列具有明显优势的水资源综合利用技术,它利用海水脱盐生产淡水的水资源开源增量技术,人为增加淡水总量,并以不受时空与气候的影响的方式可以保障沿海地区居民饮用水和工业设施的稳定供水。如今通过海水淡化而得到的淡水资源在以色列的淡水总量中所占比例正在不断增大,2015年以色列通过海水淡化得到的淡水总量达到了500万立方米,预计在2020年能够突破650万立方米。以色列也由于掌握了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在不久的将来将摆脱缺水国家的头衔。

虽然以色列的海水淡化技术明显降低了对地下水以及地表水利用的依赖程度,但是仍有其局限之处。首先,海水淡化技术主要适用于沿海缺水国家或地区,类似约旦、约旦河西岸这样的中东内陆国家与地区的应用前景则会受到地理条件上限制;其次,海水淡化需要雄厚的资金与技术作为后盾,同时也是大型能源消耗类项目,一些相对欠发达的国家只能对此望而却步。此外,海水淡化所制造的副产物盐卤因含有大量的重金属离子,可能对当地的生态环境造成破坏。因此,如何协调好海水淡化与环境保护成为了摆在人们面前的一道难题。

反观约旦,沙漠占全国面积的80%以上,且东部沙漠地区以日夜温差大、干燥多风等恶劣气候条件闻名,年降水量不足50毫米。正因如此,日照强烈、地广人稀的约旦境内的太阳能资源优势明显,每年有300至320个日子都是晴天,年平均日照时间超过3000小时,平均辐射强度高达2600千瓦时/平方米/年。如今,约旦将近一半的城市居民都在使用太阳能供热系统,在南部偏远地区以及贝都因部落也逐渐开始普及使用太阳能用于发电与供热。

约旦南部的干旱地貌。(图片来源:罗锦程)

约旦南部的干旱地貌。(图片来源:罗锦程)

此外,约旦政府还成立了可再生能源与能效基金,以鼓励中小企业、学校和居民安装小型光伏发电设备。2012年12月,约旦首批小型光伏项目已实现电力自发自用,余量上网。约旦的风能资源也具有明显的优势,风速平均可达7米/秒,目前约旦国内的风力发电尚属起步阶段,仅有几个为数不多的小规模风电场,风力发电的发展潜力同样十分可观。因此,约以合作的互补特征十分明显。

海水淡化技术尽管在资金支持、能源供给、地理条件等要求方面有着独特的要求,但也实现了人工手段制造淡水,因此仍然是解决以巴约三地水资源危机的不二法门。以色列具有先进的海水淡化技术,但是淡化海水所需的能源却相对缺乏;约旦拥有丰富的太阳能风能等可再生资源,然而水资源匮乏却严重制约了国家发展;巴勒斯坦地区的自然条件较优越,可是民众却难以得到洁净水源。若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三地以跨境水资源综合利用管理作为合作发展的重要平台,努力实现优势互补,那么这一区域水资源短缺的问题即可迎刃而解。

以水资源为纽带的约旦、巴勒斯坦、以色列命运共同体 。(图片来源:罗锦程绘)

以水资源为纽带的约旦、巴勒斯坦、以色列命运共同体
。(图片来源:罗锦程绘)

这一合作图景或可如下:约旦利用国内丰富的可再生能源资源为以色列提供海水淡化所需的能源;以色列则为约旦和巴勒斯坦输送经海水淡化技术生产的淡水资源;巴勒斯坦地区生态环境基础好,可作为以约巴三方水资源储存与过滤的天然保护缓冲地带。此外,巴以双方还可以就地下水资源的合理利用进行协商:巴勒斯坦方面负责保护地下水免受污染与过度开采,以色列则可以利用海水淡化技术为巴勒斯坦提供所需的淡水,解决当地人用水难的问题。这一合作若得以实现,将在巴以和平进程中发挥不可比拟的积极作用。

红海-死海沟渠尝试

“地球的肚脐”死海 (Dead Sea)为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湖泊,也是以色列、巴勒斯坦、约旦三地极为宝贵的旅游资源。然而由于各方面原因,约旦河注入死海的淡水总量正逐年减少,死海也正在走向消亡。据统计,死海水位正在以每年一米的速度下降,长此以往,死海将在2050年完全消失。不断下降的死海水位还导致了死海沿岸的地质结构发生了变化,地表塌陷事件时有发生,给游客造成了巨大的安全隐患。

面对死海枯竭危机,以色列提出了以色列、约旦、巴勒斯坦三方共建红海-死海沟渠 (The Red Sea – Dead Sea Conduit)的计划。沟渠一旦建成,每年可有20亿立方米的水被从红海输送至死海。不过,死海水位低于海平面四百多米,与从亚喀巴湾(Gulf of Aqaba)红海海水抽取的海水产生了四百多米的高度落差。如果在沟渠途经点建设一座海水淡化厂,工程师们则可以利用该高度差带来的重力势能为红海的海水淡化提供能量,经其淡化的红海海水便可供沟渠附近的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和约旦使用,预计每年可淡化海水近850万立方米。此外,海水淡化的副产物盐卤还可以被注入死海,稳定其水位和组成成分,从而减缓死海枯竭的步伐,一举两得。

2015年2月26日,约旦与以色列正式签署了红海-死海沟渠一期工程合作协议,项目投入运营后将在很大程度上缓解巴勒斯坦与约旦两地人民的用水问题。

水资源、能源、粮食生产之间的联系表现为一种高度相互依存的关系,因此以巴约三地水资源短缺问题的解决有助于消除这一地区所存在的能源危机以及粮食安全问题。此外,充足的水资源补给亦能有效推动国家经济平衡与可持续的发展,使国家走向繁荣稳定的发展道路。约旦、以色列、巴勒斯坦地区若能深化在水资源综合利用管理方面的合作,将成为由水资源为纽带所构建的命运共同体,在中东地缘政治以及维护地区和平稳定方面产生深远而积极的影响。

————————

相关阅读:

巴以续签协议 合作维护约旦河西岸水供应

以色列技术从空气中取水 以解决全球缺水问题

以色列水资源革命

以色列:五大技术帮助世界对抗水资源短缺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