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旦河西岸北部(撒玛利亚)一个仅有200多人口(大约50户)的犹太定居点阿莫纳(Amona)近日处在了以色列舆论的“风口浪尖”。一面是前来强制拆除犹太定居点的以色列军警,一面是为了保护自己家园而不惜与以色列官方对抗的犹太定居者,一幅“强拆”与“反强拆”的画面,很可能会影响未来以色列政治走向。

阿莫纳地处耶路撒冷以北大约30公里,最早建于1996年,但自修建以来一直饱受争议。反对者认为,阿莫纳所在的土地归巴勒斯坦私人所有,而且当地的犹太定居者拿不出证据表明其已经从巴勒斯坦所有者手中购买了该土地,因此应当属于非法;而阿莫纳的犹太定居者则认为,阿莫纳以及周围的土地“长期被荒废”,因此修建定居点并不属于“违法”,甚至有定居者认为,所有的约旦河西岸都应该属于以色列和犹太人。

根据2014年12月以色列高等法院的判决,所有阿莫纳的定居者必须在2016年12月之前搬离。判决生效之后,阿莫纳不仅成为了一个“强拆”的对象,而且成为了以色列右翼和以色列左翼政治力量对垒的“标杆”。阿莫纳以及广大的犹太定居者及其支持者都希望“利库德集团”、“犹太家园党”以及“我们的家园以色列”等以色列右翼政党能够在议会中通过新的法令,阻止最高法院判决的生效,促成定居点的合法化;而与此同时,以色列中间翼和左翼政党则表示要求以色列政府支持和尊重最高法院的判决,坚决要求拆除阿莫纳定居点。议会在野党“未来党”党首拉皮德就公开呼吁“尊重最高法院判决”,“阿莫纳必须完全拆除”。如此一来,以色列政坛大有因为阿莫纳定居点而导致“左右对峙”的激烈局面。

2016年12月15日,阿莫纳定居点的犹太少年正采取措施拒绝离开阿莫纳。(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2016年12月15日,阿莫纳定居点的犹太少年正采取措施拒绝离开阿莫纳。(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如果真的因为阿莫纳定居点而形成“左右对峙”,那么极有可能导致以色列当前内阁的解体,最终促成提前选举。顺便说一句,以色列议会在野党“未来党”的领导人拉皮德也曾信心满满地认为阿莫纳事件将会“促成以色列政府的倒台”和“提前大选”。尤其是在这一届以色列议会之中,内塔尼亚胡领导的以色列利库德集团以及联盟的右翼力量仅仅占据61席,如此微弱的优势使得内塔尼亚胡一直希望拉拢左翼的以色列工党入阁,增加联盟席位,从而保证自己的总理位置不至于因右翼联盟内部其他挑战者出现而旁落。

但是令犹太定居者遗憾的是,以色列右翼并没有在这件事上团结起来,力挺阿莫纳。除了内塔尼亚胡外,“犹太家园党”领导人、教育部长纳夫塔利·本内特和司法部长沙凯德在阿莫纳事件上犹豫不决,让定居点民众及其支持者十分失望。国防部长、“我们的家园以色列”领导人利伯曼也因阿莫纳而陷入尴尬,因为利伯曼就长期居住在伯利恒以南的犹太定居点,因此他也被不少定居点民众及其支持者攻击为“为了保住位置而向左翼和阿拉伯人投降”。

随着12月底日期的不断临近,关于阿莫纳被强拆的命运似乎也不可避免。包括阿莫纳大部分定居者在内的以色列右翼和极右翼支持者已前往阿莫纳进行集会,决心保卫阿莫纳。近日数千名以色列右翼支持者就聚集到了耶路撒冷,高举标语“以色列国土不容谈判”“决不放弃以色列国土”,表示支持阿莫纳。

剑拔弩张的局面,很容易让人想起历史上以色列“强拆”犹太定居点的往事。在上世纪80年代为了遵守和埃及签订的和平协议,以色列政府决定强行拆除在西奈的犹太定居点,在强拆西奈最大的犹太定居点亚米特(Yamit)时双方爆发了激烈的冲突。顺便说一句,如今利库德集团领导人、以色列总理办公厅主任哈内戈比当时就住在亚米特,那时仍然年少的他也参加了反抗拆除定居点的示威活动。

时过境迁,到了2005年,以色列沙龙政府宣布“单边脱离计划”,决心拆除在加沙地区的犹太定居点,而在2006年,在阿莫纳周围的9个新犹太房舍被以“非法”为名拆除。在这一段时间内,以色列军警和犹太定居者之间的冲突酿成了大规模的伤亡,以色列警察骑着高头大马围攻并殴打定居者的照片也震撼了以色列社会,一定程度上导致了2006年以色列右翼内塔尼亚胡政府上台执政。阿莫纳,同以色列历史的强拆一道,成为了以色列社会的一个“伤疤”。

一边是自信秉持历史使命和上帝意志的犹太定居者,一边是自信秉持人道主义和法律精神的左翼社团,当以色列最高法院判决执行期限即将到来之际,以色列“强拆”定居点的伤疤很可能会被再次揭开,重新刺痛着碎化的以色列社会。

——————

相关阅读:

调查:以色列半数犹太人反对撤离约旦河西岸

联合国官员称以色列定居点计划自断和平后路

以色列拨款7000万谢克尔搬迁西岸军事基地以扩建定居点

以色列拨款7000万谢克尔搬迁西岸军事基地以扩建定居点